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从“管企业”到“管资本” 江苏国资监管大格局加速形成

2020年01月16日 07:57:30 来源: 新华日报

    在1月14日召开的全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江苏省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兼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徐郭平直言,当前江苏国企改革、国资监管须“更注重各项改革措施的系统集成和协调推进”。

    这一要求下,2020年全省国资国企改革发展总思路顺势而出——全面加强国有企业党的领导党的建设,推进国资国企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升改革综合成效,持续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不断提升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加快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

    统筹谋划,推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

    全省各地均有国企,企业分散在各大行业,每个行业又有各自的特点,统筹布局并非易事,这是国企改革走向纵深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

    如何破解这一问题,统筹谋划国资国企高质量发展?“当前,亟须加快推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据介绍,站在更高起点看国企改革,2020年全省国资系统既要高标准编制“十四五”规划,推动国有资本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合理流动与优化配置,推动省属企业优势互补业务重组整合,促进国有资本进一步向重点行业、关键领域和优势企业集聚,也要建立“处僵退劣”长效机制——巩固“僵尸企业”出清成果,确保今年底前,省属企业中劣势企业和低效投资数量在2017年底基础上缩减超过80%。

    “进入改革深水区,要让国企改革的步子迈得更快一点,就必须从战略高度聚焦主业,坚定不移‘瘦身健体’。”省国资委副主任李秀斌认为,一方面,“一带一路”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和交通强省建设等蕴藏的机遇,为更高水平谋划国企改革“一盘棋”提供了抓手;另一方面,实现国有资本有效聚焦、发展资源集约配置,也离不开“减掉尾巴”。

    去年,江苏省省属企业在2018年清理退出劣势企业和无效投资的基础上,又清退120多户(项)。“瘦身健体”的同时,集中统筹、优化国资布局的工作加码——新组建的联合征信公司实际运营,省环保集团完成工商注册登记并将于近期挂牌,省级国际货运班列公司组建加紧推进……

    系统集成,激活国企高质量发展潜能

    持续推进一流企业创建过程中,一批省属企业迅速崛起——江苏交通控股公司2019年实现利润169亿元,稳居全国同行业第一;农垦集团不断提升现代农业发展质效,去年利润总额和归属集团净利润蝉联全国农垦35个垦区第一;高投集团2019年共出资组建11支基金,累计组建基金首破千亿元……

    “企业加速向一流企业转变,但也应承认,江苏国企科技创新、品牌建设基础较薄弱,真正具有核心技术优势的企业不多,处于产业链、价值链高端的企业也不多。”徐郭平说。

    由此出发,2020年提高国企改革综合成效与推进一流企业创建的“一揽子”措施打包而出。

    ——今年我省将加大商业一类企业混改力度,适时开展全省第二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引入高匹配度、高认同感、高协调性的战略投资者;

    ——进一步完善“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和决策事项清单,并以完善外部董事制度为抓手,年内基本实现省属国有独资、全资公司全面建立外部董事占多数的董事会,提高董事会决策效能;

    ——加快推动建设市场化经营体制,尤其是入选国企改革“双百行动”的6户企业,今年必须全面完成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改革;

    ——加快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推动省属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计划。同时,有序推进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积极开展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

    ——大力提升企业科技创新能力。加强正向激励力度,完善企业研发投入视同利润加回机制,并加大对科技进步的考核加分力度。

    职能转变,力推“管企业”转向“管资本”

    完善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是国企改革的重要保障。眼下,形成一套更高效的、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迫在眉睫。

    “从‘管企业’到‘管资本’,虽然近年来国资委监管职能转变工作一直在推,但力度不够,今年还要加码。”李秀斌说。在当前全省国资系统,则要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根本性转变”。

    记者注意到,省国资委不仅提出2020年加大授权放权力度,还指出,加快构建集“机构职能上下贯通、改革发展统筹有序、系统合力明显增强”等特点于一身的“江苏国资监管大格局”。

    “大格局”之下,转变国资委国有资产监管方式,既是把原属于企业董事会的职权交还董事会,使国资委进一步集中精力聚焦资本面,也对国企内部管控提出更高要求。徐郭平表示,今年,各省属企业要在转变集团总部机构职能、完善子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加强行权能力建设的基础上,结合实际授权放权,充分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确保各项权力授得出、接得住、行得稳。

    不仅如此,作为权力授放的并行措施,今年我省还将深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内部综合改革,通过深化出资人制度改革,优化出资企业股权结构、治理机制和组织架构,健全适应管资本要求的新型管控模式,更好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国有资本布局调整和结构优化中的作用。(李睿哲)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467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