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看守所里的铿锵玫瑰

2020年02月27日 17:43:49 来源: 新华网

    2月27日上午10点,阳光灿烂而炫目。走出已经忙碌了几个小时的监区,左菊珍和战友们一道在镇江市看守所院内散步并交流着一上午的工作。“当时还想着封闭在这里的时间挺长,不经意也就过来了。”左菊珍说。

    是的,还有不到24小时,28日一早,左菊珍就将离开看守所,离开这个已连续“全封闭”战斗20天的地方。接下来,她和战友们将接受15天的集中隔离,然后再次“杀”回来,迎接新一轮的挑战。

    疫情就是命令!防疫就是责任!这是新冠肺炎疫情下看守所民警的工作状态。在看守所这个“大家庭”里,左菊珍其实只是临时一员。54岁的她刚刚从镇江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政委的岗位上退下来。从警32年,她将奉献精神谱写进了日常工作的点点滴滴,不忘初心,负重前行。

    看守所警力紧张,面对号召,她第一时间报名

    事情要从2月2日追溯起。那天下午,待在家里的左菊珍和女儿似乎有着聊不完的话。女儿在国外工作,每年只有过年才回趟家。不经意间,天色渐黑,该做晚饭了。左菊珍起身后,拿起手机瞧了瞧,只见微信群里有条市公安局的倡议书,呼吁机关民警积极报名,深入基层,查控疫情。没有丝毫犹豫,左菊珍第一时间在微信群里报了名。2月4日一大早9点不到,她便来到润州公安分局和平路派出所报到。

    “我能为公安工作做贡献的时间也没有多久了。”谈起当时报名的情形,左菊珍言语间很是动情,“家里负担轻,走得开,我不报名怎么说得过去?”去年,瘫痪在床多年的两位老人相继去世,此时,女儿成了她唯一牵挂。

    左菊珍不想让女儿知道自己参加防疫的事,怕她担心。“最近疫情严重,妈妈要在单位加班,可能没时间陪你了。”晚饭过后,在左菊珍的一番“动员”之下,女儿买了第二天返程的飞机票。次日一早,看着女儿戴着口罩、拉着行李箱出门的身影,左菊珍的眼眶里瞬时噙满了泪水。

    干过18年社区民警的左菊珍,对社区工作驾轻就熟。严防棋牌室、网吧等场所开业,巡查公共场合人员聚集情况,落实小区严管措施……从加入和平路派出所防控疫情第一天起,左菊珍一刻也没有闲着。6日晚,她在微信工作群里又看到一封“倡议书”——看守所警力严重不足,市公安局呼吁机关民警火速支援。

    左菊珍公安工作的第一站就是预审科,对看守所工作非常熟悉。疫情当前,她深知监区防疫压力之大,责任之重。她明白,相比社区防控,那里势必更艰苦,更加充满风险,更需要她!

    每天起早贪黑,即将退休脱下警服的她,拼劲一如当年

    2月8日,首批报名的8名民警经过严格的体检,来到镇江市看守所集结,左菊珍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也是唯一的女警。从踏进看守所大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进入全封闭的工作状态。

    左菊珍和看守所里的两名女警一起,负责管理女子监区的近十间监房,大家都亲切地喊她“左大姐”。“每天,左大姐都是第一个到监房,最后一个离开,起早贪黑,勤勤勉勉,为年轻人起到很好的表率作用。”看守所所长方道新言语间很是钦佩。

    接着没过几天,隔壁男监区又出现在押人员闹监事件,不吃不喝,大小便失禁。监管民警是个小年轻,有些手足无措。这可难不倒基层工作多年且当过派出所长的左菊珍,她迅速与镇江市精神病院专家联系,根据当事人表现出来的反常情况,请专家把脉是否患有精神疾病。得到“基本可排除精神疾病”的答复后,左菊珍开始找该人员谈心,经过四五天的开导和思想教育,该人员恢复了常态。

    疫情当前,监区民警连续多天待在看守所,承受压力之大,非常人所能想像。平时在监区,民警不允许带手机,只有晚上回宿舍,才能通过手机联系上家人。一些年轻民警精神高度紧张,心理上出现波动;有的思念孩子,偷偷抹眼泪;有的才结婚,情绪低落。左菊珍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她总会找时间和年轻人谈心,让他们的情绪得到疏解和释放。大家都愿意将心里话向这位知心大姐倾吐。

    在监区连续工作近20天,大家最难忘的是共同度过了一个特殊的元宵节。围坐在一起,吃着热气腾腾的汤圆,有的民警眼里闪动着泪花。大家知道,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从左菊珍和她的战友手中接过接力棒的,是已在警校隔离整整20天的第二批民警。尽管依旧不能回家,但接下来的15天集中隔离,对左菊珍来说,是一段宝贵的休息调整时间。“我会战斗到疫情解除的那一天。”平淡的话语里,透着果敢和坚毅。(虞启忠 何志斌)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1112563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