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纾解患者焦虑 战疫一线来了江苏“心理部队”

2020年03月10日 07:59:12 来源: 新华日报

    3月9日,是第十一批江苏援武汉医疗队抵达后的第15天。2月24日,这支“心理部队”来到抗疫一线后,马不停蹄下病区、做咨询、办沙龙,努力帮广大患者打开心结、助医护人员纾解压力。

    当好“稳压器”,筑起“防波堤”

    这支31人的“心理部队”被分为6个小组。最初一周,他们和医疗队队员们一起闲聊、散步,参与到党小组会和医师组、护理组各类型会议中,贴近了解他们的工作及生活状态。

    同步进行的是心理状况摸底。“我们制作了医护人员心理评估量表,所有医护人员每日上传信息。”第十一批江苏援武汉医疗队队长、南京脑科医院医学心理科主任李箕君说,医疗队员们的意志力会随着体力过度消耗而消磨,尤其是不少人已持续作战一个多月,心理问题集中表现为存在睡眠障碍、焦虑不安等,解压成为当务之急。

    “有的医护人员夜里12点上班,要花一个小时来做防护准备,下班后还要清洗很长时间,做二次甚至三次清洁。长期的精神紧张,加上生物节律紊乱,造成很多人有不同程度的入睡困难、多梦和早醒。”李箕君建议医疗队队员们,睡觉前播放些轻松音乐、泡个脚,助眠加放松。

    入住方舱医院的患者,是这支“心理部队”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我们对口的6家医院包括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和江汉方舱医院,都是放置1000张以上床位的大空间。”第十一批江苏援武汉医疗队领队、南京脑科医院医务处主任谭俊华说,在这种环境下,患者之间的情绪会传递,极少数患者还会把紧张情绪发泄到医护人员身上,进而影响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

    每天,心理支援队员们也进入方舱医院,和医护人员一起查房。“只有这样,才能及时发现患者情绪变化,根据情况进行重点干预。”谭俊华说,通过心理干预,让患者在治疗过程中体会到心灵的平静,积极配合治疗,同时增强睡眠质量、提高免疫力,从而构建起整个方舱医院的“心理防线”,全方位守护病人健康。

    建座“充电站”,提升战斗力

    工作在医院重症病区的江苏护理团队来自全省各地,护士们普遍年轻,工作强度高、压力大。“每班4个小时的隔离区工作,护士需要不间断贴身护理患者,实时监护呼吸机、‘人工肺’,要给患者喂饭喂药、剪指甲等。”李箕君说,在定点住地,心理支援队采用“心理工作坊”的形式,给予团体心理辅导。

    3月8日下午,9名护士来了,大家采用一种“OH卡牌”小游戏,吐露自己当前的状态和对未来的期盼。有队员提到,有次下班以后回想,总担心自己脱防护服的步骤是不是错了、会不会被感染?还有人咨询,特别想念孩子,现在医院和住地两点一线,“孤独感”如何克服?

    “大家互相交流后发现,原来自己遇到的情况并不特殊,是同行普遍要面对的,这样一来就轻松了不少。”第十一批江苏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徐州市东方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王佳佳说,第一次参加团体治疗时小部分人会出现哭泣等状况,但在团体“拥抱”下释放了压力,第二次参加时就开朗了许多。

    心理救援队员们将这种模式称为“充电”。“心理干预尽量在自然、轻松的氛围下开展。”李箕君更愿意把“心理工作坊”看作聊天区,“我们向队员发出邀请进行团队治疗活动,大家参与都很积极,每个人都能正视问题并寻求帮助。”

    更多时候,“心理部队”和医护人员的互动是在手机上。“我们每名队员每天加3名以上医护人员的微信。”李箕君说,通过线上辅导,让大家先接受、体验自己所承受的压力,进而把负面情绪转为正面情绪。

    拉起“保险丝”,防范“心”风险

    这支“心理部队”的不少成员,曾参与汶川地震、雅安地震、盐城风灾后的心理干预工作。“而这次大家需要面对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谭俊华说,被称作“逆行者”的一线医护人员,需要专业的心理支持。

    “譬如在重症病房及ICU的医护人员,可能会出现不一样的心理问题。”李箕君说,一旦疗效不佳或者没能挽回患者的生命,他们会非常自责,“这种情绪甚至会影响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我们一定要做好预案,像‘保险丝’一样进行风险防范。”

    “心理部队”每天的工作之一,是进行案例分享——由一名队员提出案例、给出见解,专家组进行总结。“我们会进行分析,提出共性解决方案。”李箕君说,除了在前线开出“心灵药方”,他们还会给后方相关部门提供建议,保障医务人员后续得到良好的心理康复治疗。

    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对老百姓产生重大的影响。除了危机前和危机中,“心理部队”也将目光投向了危机后。最近几天,他们已开始对各社区隔离点进行调查,形成初步报告。

    “我们通过采用在线问卷调查形式,评估隔离人员的一般健康状况和焦虑、抑郁情绪。”谭俊华说,完成问卷后系统会将测验结果即刻反馈给被测人员,并提供相关心理求助建议。“譬如我们3月9日在某隔离点的问卷调查显示,首测者反馈的问题和需求主要集中在身体健康、家人健康和生活、经济能力等方面。个别首测者因家人患新冠肺炎去世而受较大打击,或面临实际困难,需要跟进处理。”(王拓 王世停 王子杰)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688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