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白天治疗病人晚上授课 江苏援黄石医生成"最牛主播"

2020年03月11日 09:37:47 来源: 扬子晚报

  牛常明在黄石给留学生们录课,洗手衣当绿幕。

  牛常明的防护服上写着“江苏牛”。

  牛常明(中)和患者们的合影。受访者提供

    深夜10点多,牛常明结束了在黄石一天的工作,但对他来讲,还没到休息时间。在身后的衣架上撑起一件蓝绿色的洗手衣,牛常明开始了《急诊医学》线上课程视频的录制。牛常明是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症ICU的副主任医师、江苏援黄石医疗队的队员,同时也是南京医科大学的一名老师,承担着学校本科生、留学生的教学任务。绿幕是洗手衣“扮”的,抠图是临时找教程现学的,录制通常都安排在深夜,一个学时两小时。从南京到黄石,牛常明这个“最牛主播”已经完成了三个学时的录制。

    他是大学老师

    为留学生录课,挂绿幕做抠图

    第一次录,4天只录了4分钟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各高校的开学都延迟了,本着“停课不停学”的原则,牛常明主动承担起了南京医科大学留学生《急诊医学》网络课程的前期准备及录制工作。

    “带的是南京医科大学国际教育学院16级的97个学生,现在他们都还在世界各地,因为时差,是统一不了上课时间的,所以只能采用录课播放的形式。”牛常明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以前他也经历过课程的录制,但都是在教室里架设备进行的,而像现在这样自己录课自己剪辑,然后放到学校平台上播,还真是第一次。

    因为无法与留学生实时互动,学校对录制课程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有PPT配语音就可以了,但牛常明觉得这种简单的解说并不能有很好的教学效果。“如果没有一个真人在镜头里讲解,光看PPT,没有互动感,学生很难坚持下来。”牛常明一开始想在画面里拼接上一个自拍的画面,但方方的一块,背景还要占掉不少位置,“人还是太小了,学生会觉得互动感不是特别强,所以我想能不能把人像抠出来。”

    特别会“为难自己”的牛常明从网上找了绿幕抠图的教程,“死磕”起来。“又要学软件,又要调整各种设备,录课程最开始的4分钟,我用了4天的时间。”

    一节课还没有录完

    “讲台”就从南京“搬”到了黄石

    为了达到更好的录制效果,牛常明将家中儿童房进行了改造,绿幕挂起来,两本厚字典加上三本书撑起了笔记本电脑,也就撑起了摄像头,甚至还有双屏幕的“豪华配置”,特别有主播感的“圆环补光灯”也架起来了。“那个补光灯,其实就是家里的一盏台灯,我把它掰着换了个角度,来照明补光用!”但是这个被改造的儿童房,一节课还没录完呢,就被闲置了。

    2月11日,310人的江苏支援黄石医疗队启程赴湖北,作为前线最缺的重症监护医生,牛常明是其中一员。牛常明被安排到了黄石市中医医院,负责重症病房,同时也担着医疗队的业务主任。除了每天进隔离病房治疗患者之外,病区怎么改造,感控怎么来做,人员如何来培训,很多问题都需要统筹安排。“每天出了隔离病房,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常常是开完讨论会,都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

    “学校的课程安排其实是很严格的,所以我想能不落下就不落下。”牛常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哪怕在黄石再忙碌,时间挤一挤还是有的。于是晚上忙完医疗,10点多了,其他队员可以休息了,牛常明这个“主播”开始录课程,录到夜里一点也是常有的事。

    撑起洗手衣当绿幕

    把自己治疗的新冠肺炎病例写进PPT

    挂在家里的绿幕没带来,牛常明就地取材,两个夹子,在衣架上撑起一件洗手衣当起了绿幕。

    “这门课是《急诊医学》,第一个学时讲的是呼吸窘迫综合征,第二个学时讲的是机械通气,恰恰这些都是我在黄石这边几乎每天都在处理的内容。于是在原本的PPT课件上,我又加了在黄石这边碰到的患者,他们的影像资料、他们的病历,他们所接受的医疗处置的情况,在不暴露患者隐私的情况下,把这些抗疫最前线的医疗内容加入到课程里,讲给学生听。”牛常明觉得,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用一线最真实的例子,讲急诊医学的知识,比起直接讲授枯燥的理论知识更有意义。

    “留学生们现在不在中国,他们对新冠肺炎的认识可能还没有我们那么深刻。”牛常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开始出现,他们也需要做好准备,在课程里,牛常明也把中国的经验告诉给留学生们:“预防永远是最好的治疗。”

    他是战疫医生

    姓牛,干活像“老黄牛”

    防护服被写上“江苏牛”

    “如果说每个医护人员都是战士,那么工作在重症病房的医护人员就是特种兵,我们都要冲向最危险的地方。”牛常明在出发驰援黄石时这么说,在黄石,他也是这么做的。抵达黄石后,牛常明被安排到重症病房工作。每日摸排患者病情,制定、调整治疗方案……

    被防护服裹得严严实实,牛常明时常感到呼吸不畅、干渴难耐,但他坚持跟每个患者充分沟通。见到新入院的患者,他第一句话总是:“您好,我是江苏来的医生,我们一起努力!”

    牛常明的几张防护服照片上,都没有明确写上自己的名字,“江苏牛”“黄牛”都出现过。“防护服上的名字都不是我写的,可能他们觉得我默默做事,像个黄牛一样,所以给我写上了。只要有个牛字,大家就都知道是我!”

    最初在黄石市中医医院,牛常明负责的重症病区,24张病床,每天都是满的,其他病区情况也差不多。有一些症状严重的患者会剧烈地喘气,喘气的间隙会焦急地询问医生:“医生,还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好一些?”每每这时,牛常明和战友们都会倍感压力,这种紧迫感会让他一直从早忙到晚,“没有所谓的上班或者下班,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现在黄石市中医医院的情况已经好多了,普通病房的患者基本出院了,ICU的重症患者统一转到了黄石市中心医院,我们这里的患者越来越少了。”牛常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提起这段时间对医护人员“逆行”的赞美,牛常明说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么高尚,“作为医生来说,治病救人是职责,不是施舍,医护人员在危难时刻就该站出来!反倒是患者们,我常看到他们互相帮助、互相照顾,做了很多自己职责之外的事情,他们才是让我感动的人!”(杨彦 郭原君)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69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