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迎“毒”而上,他们是勇敢的“排雷兵”

2020年03月13日 07:40:20 来源: 新华日报

    “方舱医院休舱之后,我们就要进场开始消杀。”3月10日起,武汉所有方舱医院全部休舱,但对于江苏公共卫生队这支疾控“特种部队”来说,一项新工作又将开始。

    江苏先后派出两支公共卫生队支援武汉,共计16人。他们义无反顾地冲向发生病例的社区,担负着流行病学调查、病原微生物检测和消毒工作,成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中的“幕后英雄”。

    切断传播途径,“关口前移”抢时间

    流行病学调查是寻找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的重要手段。

    “一个病例,只有查清楚他的病史、行程、接触者,才能做到有效切断传播,防止更多人感染。”江苏省疾控中心国家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控队员、江苏省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制所医师程晓庆说,一了解到出现社区聚集性疫情,他和同事们立即就要上门,和感染或疑似病例面对面询问最近14天都去过哪里,坐过什么交通工具,接触过什么人。

    为掌握新冠病毒的传播情况,专家组与当地疾控中心展开了多起聚集性疫情调查。负责区域内的各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居民社区等地,程晓庆跑了个遍。除了现场,对接触人员还要进行电话调查,程晓庆一天最多要打出40多个调查电话。

    “每个电话平均十几分钟,最长的记录是1小时18分钟。我们就像侦查员一样,尽最大可能控制病毒传播途径、减少增量、隔离传染源,为防止疫情扩散筑起专业的防线。”程晓庆说,每一例病例的发病日期、有何症状、接触过谁,以及各病例间的关系、接触史,疫情暴发场所的环境设施、防控举措等等,都是调查员收集的第一手材料。

    为了和病毒抢时间,“关口前移”成为必然选择。3月8日,深夜10点,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发热门诊外,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两名全副武装的江苏疾控队员。走出一位“发热不排除”病人,江苏疾控援武汉公共卫生队队员薛浩、姜荣明就迅速上前,在2米之外做起了笔录。

    “5名流调队员加上3名进行消毒的后勤保障队员三班轮流蹲守,每天从早上9点一直工作到夜里12点。”江苏疾控援武汉公共卫生队队长、江苏省疾控中心环境所副所长周连说,发热门诊里都是发热待排除人员,医生检查出来一个就做一个流调,“将这些数据及时采集录入,‘关口前移’的调查信息为患者进一步确认、密切接触者排查,起着重要的支撑作用。”

    样本“定阴阳”,与病毒零距离接触

    病原微生物检测就像“裁判员”,采集到的样本最终是“阴”是“阳”,均由这道程序破译。

    江苏疾控援武汉公共卫生队病原微生物检测组蒋云宇、洪捷、周恺和杜萌4名队员,每天要跑20个左右的隔离点,负责收集、转运、清点、登记病毒样品。目前,病原检测组已参与完成7394份咽拭子样品的消毒、收集和转运工作。每天拎着采样标本,队员们自然常与风险相伴。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几乎是与病毒“零距离”接触,但这也是确诊患者是否感染的最快速有效手段,对早发现早诊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检测实验流程中“最危险”的步骤就是在核心区提取核酸,作为急性传染病防制所突发疫情应急组省级青年文明号负责人,洪捷主动承担起这项任务。

    “我在实验室里的每个动作都要慢慢做,不然动作幅度一大,本就包裹在防护服中的身体热量会散发,防护镜就会染上雾气,会导致检测工作无法准确进行。”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医师洪捷说,每次检测下来,整个人都精疲力竭。基本上每做一批实验检测,从样本接收登记、实验环境准备、个人防护装备到实验检测及废弃物无害化处理,整个过程需要五六个小时。

    除此之外,医疗环境内的空气、物体表面的采样评估也是病原微生物检测组的重要任务。物体表面病毒载量如何?消毒处理后是否达标?这些疑问都需要病原微生物检测组来“一锤定音”。周连说,他们已经对多个消毒过的医疗场所进行了检测。“譬如在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我们在隔离病房、缓冲区,对患者经常活动场所的物体表面以及空气,采集了几十份样本。最终的结果显示所有检测都是阴性,医院整体消毒措施到位,让医务人员吃了‘定心丸’。”

    终末消毒,排除公共环境中的“暗雷”

    从家庭到公共场所再到刚刚全部休舱的方舱医院等医疗场所,消毒组的足迹遍布武汉。仅仅在方舱医院,4名消毒组的队员就已完成21220平方米的消杀。

    需要将终末消毒落实到每个角落,只有这样才能让后续的使用没有隐患。江苏疾控援武汉公共卫生队队员、盐城市疾控中心传染病消毒副主任医师孙伯超说,只有将消毒工作做到位,才能保证后续进入特定环境的人是安全的。“比如体育场馆消毒就要比普通场所还复杂,大到几十米的高空、盘踞的空调管道,小到每张座椅、每个缝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要清理个遍。”

    如果说医务人员是消灭病毒的神枪手,那么消毒员更像是这个战场上的“排雷兵”。喷雾器几十公斤重,一背就是几个小时,非常消耗体力,而且终末消毒场所,都是病毒污染场所,存在感染风险,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护目镜,雾气笼罩着双眼,汗水湿透了衣背。

    “舱内的空气我们要进行超低容量喷雾;患者使用的织物,废弃不了的我们可以通过熏蒸、浸泡、暴晒等一系列物理、化学的方法进行消毒;还有他们使用的物品物体表面进行消毒剂擦拭、湿抹等化学方法;他们使用的生活垃圾要进行处置。”江苏疾控援武汉公共卫生队队员、南京市疾控中心传染病消毒副主任医师王冲说。

    “疾控工作跟医生临床治疗同样重要。临床是减少患者存量,疾控是控制增量,增量下来了,存量自然也就下来了。目前江苏疾控力量形成的调查分析报告、撰写的方案、指南等已在武汉、湖北乃至全国推广应用。”周连介绍说。(王世停 王拓 王子杰)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704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