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盐城:农房改善升级 让百姓住进“稳稳的幸福”

2020年04月15日 12:05:29 来源: 新华日报

  4月8日,拿到新房钥匙,70多岁的姚正云感觉握住了“稳稳的幸福”。当天,建湖县冈西镇徐王村二期新型农村社区分房,104户农户圆了安居梦。

  “住得好”是全面小康题中之义。盐城作为苏北面积最大、人口第二的设区市,改善居住条件是农民群众最关切的诉求之一。据前期调查,盐城150万户农户中,45万户有住房改善意愿,占总数近三成。

  “重任在肩,责无旁贷。盐城要从最突出的问题发力,绝不能一边账面上实现全面小康,一边让农民住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被小康’。”盐城市委书记戴源说。越艰难的任务越要高质量完成。近年来,盐城将农房改善作为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力点,各级政府用诚意和智慧,精心打造农房改善升级版。

  全程问需,让农民更满意

  “建湖农房多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房屋老旧,村庄布局较分散,农村形态面貌较差。2018年9月,我们到村调研走访,八成村民愿意搬迁,改善住房。”建湖县冈西镇副镇长姚万春记忆深刻。全村共668户,最后搬迁613户,除进城入镇和货币化安置者,214户选择住进新型农村社区。

  坚决不建农户不需要的房。拆不拆、搬不搬,群众说了算;怎么补、补多少,全部公示上墙;房屋建哪里、如何建,交给群众比选……建房选址、户型设计、建设施工、后期管理,“尊重农民意愿”贯穿于农房改善工作各环节。

  “用心用情,房子建得有质量,更有温度。”江苏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主任建筑师邵君伟参与过建湖、盐都、滨海等地的新型农村社区的设计,“许多方案磨合N次,经过四五轮过堂‘大修’才评审通过。”

  “按照规范,屋内楼梯踏步宽度最小220毫米,高度最高200毫米,但农户希望舒适度再高些,最后方案改成宽不低于250毫米,高不超过170毫米。分毫之间,足见用心。”

  尊重农民生活习惯,盐城新型农村社区以两至三层为主,不建多层高层,提倡80至120平方米主力户型,并建有堆放农具的辅房,配以通透的院落。站在院内,闲适的村民依然能“端着碗”和邻居聊天。

  困难群众住得怎样,是政府最深切的牵挂。去年,盐城完成建档立卡贫困户危房改造任务,今年,全市计划完成住房改善4万户,新建、扩建新型农村社区100个左右,全面完成四类重点对象住房改善任务。

  在徐王村新型农村社区,五保老人周龙湖一人住32平方米的“单身公寓”,隔壁,是住着90平方米的邻居。把原先为困难群体集中而建的32平方米、56平方米的小户型“打散”,与其他户型相邻相融,不仅房屋外观更错落有致,也让困难户住得更有尊严。 强村富民,让农村更受益

  “盐城河网密布,新型农村社区在整体布局上结合地形,避免‘排兵营’。”邵君伟说。在建设中,盐都借鉴古村落、古民居,彰显“白墙黛瓦、红门庭院、绿篱花香”的建筑特色;东台打造典雅古韵、盐渎渔家风格;大丰结合新老村庄整合和产业布局,形成“一村一品”。

  盐城农房改善还把独具韵味的乡愁嵌入砖瓦草木,许多村将“记忆符号”搬进新社区,香樟、乌桕等乡土树,拴马桩、石碾等传统老物件,还原出农村本土风貌。

  千百年的风土人情同样需要传承。阜宁县陈良镇新涂村将会堂、文化活动中心、居民举办民俗的宴会厅等功能叠加,在村部旁建设多功能会堂,成为满足群众生产生活需要的“最大空间”。

  农房改善改变了居住环境,更打开了土地流转之门,打开了农民增收、集体经济增强的“多把锁”,成为强村富民的“金钥匙”。

  徐王村办起土地股份合作社,接手搬迁农户土地,3200亩土地入股,大部分流转给承包大户,剩下1000亩村里耕种。农户腾出手,进园区打工或给大户帮忙,获得稳定收入。村里填废沟塘,新增耕地600亩。2018年,徐王村集体收入尚不足18万元,2019年底,该数字升至100万元。

  “昨天,徐王村分完二期新房,今天我要去顾顶村,启动那里的农房改善工作。”2018年底,姚万春又多了一个身份:到徐王新型农村社区任村党总支第一书记!

  农房改善是涉及国土、规划、住建等多部门的系统工作,这就需要选派一位统筹能力强、善于沟通的“第一书记”。于是,镇里分管农房改善工作的领导或班子成员,成为不二人选。

  交了房,还要做好社区治理“后半篇文章”。盐城建管并重,做好治(社会治理)理(物业管理)协同,完善后续管理制度,推广“财政拨一点、集体拿一点、村民筹一点”三个“三分之一”物业管理办法,引导农民参与管理、自我服务,不让新社区成为“脏乱差”的聚集点。

  方式变革,让农业更高效

  “40天后,蚕宝宝就会被送进蚕房。”4月9日,射阳县特庸镇王村村五组村民陈风群在桑园施肥。2019年,陈风群搬进新型农村社区居住。村里腾出40亩地,50户蚕农在那里集中建蚕房,老陈建了600平方米。去年,养蚕给他带来9万元收入。

  “养蚕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王村村党总支书记金文奎说,全村1240户中蚕农1100户,以前农户在房前屋后建蚕房,新型农村社区让养蚕业实现了集聚。

  农民住得好,还要能致富。新涂村在省道231东侧规划建设的太源电力等7个项目已投产,同时村里的1000亩高效农业,为新社区的居民提供了岗位。“家门口”就业留下了年轻人,为保持产业动能的持续化注入活力,也逐渐避免了不断老龄化、空心化的农村“二次空关”。

  农房改善带动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的根本性变革,强村富民有了更精准的方向和路径。

  ——空间上,“靠近田、贴近厂”。顺应村庄发展规律,做到镇村布局规划与产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等“多规合一”。同时统筹产业支撑,结合现代农业园区、工业园区、旅游景区“三园”,布局新型农村社区。

  ——就业上,“能顾家、又挣钱”。发展特色优势农业和高效设施农业,引导农民流转收租金、务工挣薪金、合作赚现金、分红享股金,增加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实现“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

  ——发展上,“上规模、增效益”。挖掘经济薄弱村土地资源潜力,将农房改善退宅还耕土地,与道路、田埂废弃沟塘进行综合整理利用。土地“醒了”,房子活了,全市100多个经济薄弱村在农房改善中挖掘土地资源优势,一举摘掉贫困帽。

  “有些村把新型农村社区布局在特色农业示范园附近,并加以旅游规划和引导,为今后乡村旅游提前铺路。”邵君伟说,目光长远已不限于生活和生计问题。毕竟,盐城农房改善工作,是谋深谋远,谋定而后动。(卞小燕)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858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