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哲思| 警惕溜须拍马人

2020年04月18日 20:21:53 来源: 新华网

  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我们不难发现,有的人在领导和上司面前,卑躬屈膝、曲意逢迎,甜言蜜语、阿谀奉承,吹捧的言辞令人肉麻、讨好的媚态令人恶心。这种人,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溜须拍马人。

  溜须拍马,也叫“拍马屁”、“马屁精”,是讽刺那些不顾客观事实、专门谄媚讨好以博取对方欢心的一种行为。“溜须拍马”一词的由来众说纷纭。“溜须”一词据说源于宋代,名相寇准有一门生叫丁谓,一次进餐时,寇准胡须上沾上了饭粒,丁谓瞧见了,赶忙上前将饭粒从其胡须上小心顺下,极尽奴媚之态,后人称其为“溜须”。“拍马”一词有一说源于元朝,蒙人是游牧民族,马匹是主要代步工具,人们牵马相遇时,出于礼貌,通常要拍一下对方的马屁股,了解马骠并随口称赞几句,以取得马主人的好感。久而久之,“拍马”或者“拍马屁”就成了奉承、讨好他人的代名词。

  马屁文化繁衍生息和溜须拍马人走红,是封建专制、个人专断、吏治腐败的衍生物,与此有关的各种奇闻趣事不胜枚举。有一则《颂屁》的笑话比较经典:一秀才病死来到阎王殿,刚好阎王放了一个屁,秀才立即吟道:“伏惟大王,高耸金臀,洪宣宝屁,仿佛乎麝兰之气,依稀乎丝竹之声;臣立下风,不胜馨香之至。”阎王听了大喜,赐酒一杯,又多许他十年阳寿,放回人间。十年后秀才来到地府,小鬼上殿禀报:“启禀大王,十年前拍马屁的秀才又来啦!”

  从古至今,类似《颂屁》的人和事屡见不鲜,现代社会仍有少数活跃在官场商场的“拍马强手”:直接公开歌功颂德的有之,曲里拐弯褒扬唱诗的有之,例如:“创造了引领全球发展的××经验”,“创作了轰动世界的史诗般作品”,“论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等等

  有人认为,溜须拍马人懂得赞扬,是人际关系中的一种策略。其实,赞扬与拍马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是由衷的佩服,一个是假意的奉承;一个是实事求是的夸赞,一个是不切实际的夸张。也有人认为,溜须拍马人懂得变通,是做人精明的表现。是的,人是要与时俱进,适应社会的发展。但是,最精明最有效的适应,并非是面临环境变化时的改装变色、改头换面,而是在瞬息万变的形势面前能把握住自己、控制住自己、一心一意完善自己;不是无主见的迎合,也不是无条件的盲从,而是一种沉着冷静、淡定从容的个性和遇到坎坷不退缩、不放弃的精神。

  回顾历史,观照现实,溜须拍马人有着三个基本特征:

    一是精于奉承。溜须拍马人除了会耍嘴皮子、吹大喇叭,会抬轿子、写吹捧文章,会跟风发帖、喝彩叫好,还深谙拍马的技巧和艺术。有人形容,谄媚者拍马的过程如同他们吃烤红薯的过程——对刚从灶膛里拿出的烤红薯,他们要先“拍”(拍去灶灰),然后慢慢地“吹”,等红薯不烫了,才双手捧起,用嘴慢慢地“舔”。他们往往会察颜观色,看人说话,看子下棋,善于揣摩上司和老板的心意,投其所好,实时跟进恭维语言和奉承文章;会见风使舵,在有部分事实依据的前提下适度夸张,以最恰当的力度,拍得恰到好处;会巧言令色,常常自轻自贱,或以第三人称的角度,自然流露,不着痕迹,如同对被拍者虚荣心痒处的搔挠,使其心里舒服、听着受用。如果不讲技巧,一味地靠脸厚嘴甜、“无事献殷勤”,甚至不分场合,连上司如厕也要曲从拍马,就会弄巧成拙、适得其反,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二是工于心计。溜须拍马人信奉的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会拍马才能骑上马。他们擅长投机钻营和“谋权之术”,看上去拍的是上司和老板,实际上窥伺的是权力和利益,所付出的奴颜媚骨甚至色相钱财,都是用以实现权力和利益增值的成本。应该说,无论在官场还是商场,多数人都对马屁文化嗤之以鼻,对溜须拍马人保持警惕。所以,拍马者和被拍者一拍即合,其实质是权与利的博弈,各取所需、各得其所。上有所好,下必趋之,“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有的掌权者总是以老百姓“父母官”和“救星”自居,做了一点小事,出了一点成绩,就要老百姓感恩戴德,他们出于对名利、地位的追求和威信、声望的提高,不仅得意于溜须拍马人的恭维和逢迎,有的还会组织喇叭网军、轿子团队为自己呐喊助威。拍马者则马首是瞻、攀龙附凤、狐假虎威,马屁拍的震天响。被拍的掌权者陶醉于马屁声中,不但会晕头转向、失去正常的判断力,还会把拍马者引为心腹、用作股肱,以拍马、听话、忠诚划线发展关系网,搞起结党营私的“小山头”、“小圈子”。拍马者工于心计的目标是骑马,他们通过溜须拍马谋取官职、捞到利益后,必定会恣意妄为。如宋代那个“溜须”的丁谓,在拍得寇准信任、攫取权力后,随即向寇准开刀,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三是善于伪装。溜须拍马人往往是“双面人”,在权贵面前是一副脸色、一种强调,在下属和同伴面前又是另外一种脸色、一种腔调;平日里,他们伪装成待人谦卑、和蔼可亲,表现得唯唯诺诺、忠厚老实,一旦时来运转,拍马成功上位,旋即盛气凌人、飞扬跋扈、颐指气使。他们媚上欺下、欺软怕硬,对上司极尽溜须拍马之能事,俯首帖耳、千依百顺,对自己不待见的伙伴和同事,则会打小报告使阴招黑招,为了拔高自己贬低别人,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甚至造谣诽谤。

  孔子说过:“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对那些溜须拍马之人,我们不妨豁达面对、冷静观察,看清他们柔情背后的“蜜意”、笑脸背后的“藏刀”。相处之道就是:不屑为友,提高警惕,避而远之。

  马屁文化之所以滋长蔓延,溜须拍马之所以小人得志,与社会生态密切相关。一个文明健康的社会,有着科学、民主、依法决策机制和科学的育人、选人、用人机制,官僚主义和官本位思想必定会受到抑制,溜须拍马人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也必然会大大收窄,甚至会成为千夫所指、众矢之的。

  鲁迅曾提醒人们谨防“捧杀”,法国有句谚语说得更形象:“为歌功颂德烧的香,熏黑了偶像。”如果封建政治遗毒不清除,天下只闻颂扬声,敢于直言、勇于批评的人被“棒打”甚至“棒杀”,总有一天,有些人也会被溜须拍马者的甜言蜜语、胡乱吹捧所“捧杀”。(朱步楼)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亚丽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874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