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极地医生”练就成“全能王”:我在南极为战友“保驾护航”
2020-04-25 10:45 来源: 新华网


    4月24日,第36次南极科考队泰山站队员、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重症医学科吴昌德医生作为此次南极内陆科考队中唯一一位医疗保障人员,圆满完成为期半年科考任务凯旋,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工作岗位,讲述着自己在南极当“极地医生”时的点点滴滴。

    历经重重风险到南极,成为战友的“家庭医生”

    由于具有外科背景及丰富的重症病人救治经验,还有突出的应急救援能力,医疗救治“全能王”的优势,2019年吴昌德顺利入选第36次南极科考队。经过结组远行、雪地露营、垂直攀登、滑落停止等训练后,吴昌德练就了南极生存技能。

    2019年10月22日,吴昌德挥别家人和同事,从上海乘坐雪龙号前往南极泰山站。经过一个月在海上的颠簸,经历了西风带的狂风,11月20日吴昌德和队友终于到了中山站,但离着目的地泰山站还有很远。“路上仍风险重重,我们遇到了暴风雪、碰到过冰裂隙,中间换乘轮船、破冰船、雪地车等交通工具,12月9日才抵达内陆冰盖出发基地。”12月15日,吴昌德和16名队友到达泰山站,开始了为期半年的科考任务。

    “南极虽有可爱的企鹅,但是极寒的天气却没这么可爱了。”吴昌德回忆说,科考队员们经常出现冻伤,各种皮肤外伤、手外伤等。“外伤缝合,是我这个‘家庭医生’经常干的活,各种冻伤膏更是必备的‘家庭常用药’。”

    吴昌德为南极科考队员进行外伤治疗

    对队员的定期体检,也是“家庭医生”的重要工作,因此吴昌德也对战友们的健康状况了如指掌。“他们探索未知,我就负责为他们‘保驾护航’。” 吴昌德说。

    “极地医生”练就成为“全能王”

    南极的生存环境还让吴昌德成为了“全能王”。在南极,他拿得起手术刀,也拿得了菜刀,还成了大厨的“帮厨”:切菜、炸油条、蒸包子,样样精通;他是驾驶员,开起雪地车技术娴熟,闯过能见度极低的地吹雪,躲过惊险的冰裂带;他还是技术工,卸货、维修、安装,什么也难不倒他;他亦是科研队员,跟科考队员一起进行冰芯雪芯采样采集、观测天文……

    “极地医生”吴昌德协助科考队员观测天文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吴昌德便开始推进自己的科研项目。吴昌德与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基地医学联合实验室徐成丽教授合作,进行《动态监测冰盖高原环境对泰山站队员生理心理的影响》的医学研究,完成本次科考的极地高海拔极寒下生理学监测及采样项目。

    最难忘的生日:一碗长寿面、2个荷包蛋和16名战友

    “在南极,能吃到一顿新鲜蔬菜太不容易了,中山站给我们慰问送来白菜,我们就特别的开心,终于能吃到蔬菜了!”吴昌德介绍说,他所在的泰山站配有一位负责营养保障的“大厨”,总是变着花样给队员做营养餐。“回去之后,我最想吃的就是新鲜西红柿和黄瓜。”吴昌德说。

    在方圆500公里都看不到生物的南极内陆,与外界几乎隔绝。每天,吴昌德仅能通过中山站发来的几条新闻播报,了解外面的世界。他每天关注新冠肺炎疫情,得知中大医院党委副书记邱海波教授作为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坚守武汉一线,众多同事也纷纷驰援湖北等地,“如果没来南极,我肯定也会去疫情一线。”吴昌德说。

    科考队员在南极为武汉加油

    在南极的日子,吴昌德也想家、想孩子。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除夕,吴昌德终于与家人进行了简短的通话。“当看到不满2岁的女儿喊我一声‘爸爸’时,思念更上心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吴昌德说。

    在南极科考之行中,吴昌德也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我的生日是4月3日,当时我们正在返程的海上颠簸,16名南极内陆队员一起为我过生日。虽然没有生日蛋糕,但是一碗长寿面、2个荷包蛋,已经让我感受战友们满满的祝福。”吴昌德31岁的生日就是这样度过的。

    说起此次南极之行,吴昌德感触最深的就是团队的力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相信队友,携手共进,一定能成功!”(蔡逸秋 程守勤 刘敏)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