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致敬,托起生命的产房天使

2020年05月05日 08:14:25 来源: 新华日报

    产房是生命的起点,而助产士是托起新生命的第一人。她们的累、她们的笑、她们日夜不息的守护都是为了听见新生命第一声响亮的啼哭。5月5日国际助产士日来临之际,记者走近这个平凡而又特别的群体,致敬守望生命花开的产房天使。

    助产士也需要“工匠精神”

    “助产士姐姐你不要走,我害怕。你在我才有勇气生啊。”

    “我们一直在,按我说的做,宝宝会顺利分娩的!不要紧张。”

    “呼叫于老师,请进分娩间支援,现在有5个宝妈同时分娩,人手不够。”

    “小夜班助产士注意:下班后需加班。产房现在待产21人,有6人即将分娩。”

    ……

    劳动节前夕,记者来到江苏省妇幼保健院。虽然“五一”假期即将到来,但这里忙碌的场景一如往常。

    产房主管护师于晶晶从事助产工作已经10年了。在她工作的10年里,只有自己怀孕那年的春节是在家过的,其他时候的节假日,于晶晶几乎都忙碌穿梭在产房各个角落。

    产妇的平均总产程一般有11-12小时,而这需要助产士的全程陪伴。监测胎心动态、观察羊水变化、判断宫口进展……在于晶晶看来,助产工作是个需要“工匠精神”的细活,“我们的每一个微笑、每一个动作、每一句问候都会影响到产妇的身心状态和产程。”于晶晶说,宝宝出来之后如果不哭,自己会比谁都紧张,“只有听到哭声,我们那颗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

    有15年助产经验的产房主管护师王双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娃,也在这里带教,由她手上接生的宝宝数以万计。在她看来,助产不仅是门专业性极强的技术,还是经验和阅历的体现。王双至今记得第一次接生时的紧张、兴奋和慌乱。在严格训练下,她逐渐成长为一位成熟的助产士,而直到自己孩子的降生,王双才对这份工作有了感同身受的认识。“我有过那种痛苦、害怕和无助,我才能真的理解她们的需求。”

    做了妈妈后的王双变得更加感性和柔软,“助产技术不是机械性的简单重复,要用心去感受你才能得到真正成长和提高。”她常常这样对自己带教的学生说。

    “我们更愿意被称为‘助产士’”

    “很多人都认为我们只是产房的护士,但我们更愿意被称为‘助产士’。”王双坦言,助产工作不仅要会观察产程,会接生,还要会常规护理,实际上是一门有区别于一般护士的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不经过系统专业的学习和3-5年严格规范的临床实践,是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助产士的。

    近几年来,随着高危孕产妇的增多,妊娠合并症与并发症也在增多,助产士所面临的技术挑战、工作风险和社会需求也越来越大。而各大医院都面临助产士紧缺的情况。

    “我们医院产房目前有42位助产士,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90后。”江苏省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张国英表示,为了弥补助产士人手的不足,医院建成了很好的传帮带制度,如今经过专业指导和实践的90后助产士已经成为产房主力。

    自1988年进入南京市妇幼保健院工作以来,已年过半百的资深助产士支军先后担任过责任护士、助产士、助产士组长、产房助产技术带教老师等,带教的实习生、进修生、护士、助产士、产科医生也达到近千人。

    “助产岗位面临的是母婴两条生命的安危,其护理成效是专业技术水平与职业道德水准相结合的体现。”支军表示,被需要的感觉,是这一群体职业成就感和个人价值感最大的来源。“有时候会听到产妇说:‘我下次生二胎还找你’,心里会非常高兴。”

    人才缺口倒逼教育和晋升体系改革

    据了解,1989年至2017年间,江苏孕产妇死亡人数下降78.4%,孕产妇死亡率远低于全国平均值。“这离不开江苏近万名活跃在临床一线的助产士,她们为保障母婴健康和生育安全献出了自己的努力和汗水。”江苏省卫健委妇幼处处长顾寿永介绍。

    但目前,国外助产士与产妇比例1∶1000,而我国仅为其1/4,全国约缺少80万助产专业人才。“不仅如此,我国助产士缺乏独立的注册和晋升体系,缺少独立的教育教学体系,临床上的许多助产士是注册护士通过临床实践转变而来。”江苏卫生健康职业学院临床医学院院长马常兰说,助产人才教育无法适应社会对助产的要求,需要通过多方面的改进和转变来促进助产教育的发展。

    自2014年起,江苏高职类院校就已经在护理大类中增设了助产专业方向。“这个专业在招生的时候很热门,两个班招得满满的,分数线也会比普通护理专业要高。”马常兰说。但由于有些医院人事部门因为对助产专业缺乏了解,在招聘时将专业要求设为“护理专业”,那么助产专业就无法申报普通护士岗位了。“这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助产专业的就业,但事实上助产专业毕业生也完全可以从事普通护理岗位,学生所学课程比普通护理专业还要多。”

    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放开,社会对优生优育、母婴健康等方面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儿科医生、妇产科医生及助产士等专业人士缺口不断扩大。这也将倒逼助产职业教育、招聘、人才晋升体制的改革,为生命之舟的“摆渡人”赢得更多理解和尊重。(王甜)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71125942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