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江苏二孩占新生人口比例逐年升高 生育数量仍未达预期

2020年06月29日 07:41:14 来源: 新华日报

  “我们办公室10个女同事,其中3位生了‘小二子’。”“同学单位一位近50岁的大叔前不久刚刚生了‘小二子’,大家都挺羡慕。”……“全面二孩”政策实施4年来,江苏二孩及以上占新生人口比例逐年升高。

  南京市鼓楼区林女士的“二姑娘”十天前出生了。“生二孩完全是计划之外,刚发现怀上时有很多顾虑。”但父母的支持,大宝对弟弟妹妹的期待,让林女士不再纠结。“老二的很多日用品、小衣服,都是我们带着大宝一起选的,她很有参与感。”林女士说,虽然作为父母会比之前操劳很多,但看着两个孩子相伴成长,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在一家外贸公司做管理工作的秦天是一位90后,如今儿女双全。“计划生二孩前,我和老婆考虑了半年。”小秦说,最后觉得两个人还年轻,也想让娃互相有个伴,所以综合考虑生了二娃,并做好分工,“一个专职带大娃,一个专职带二娃,大宝二宝现在相处得很好”。小秦和妻子都是双职工,双方父母也没退休,压力自然有,但孩子就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权威部门数据显示:2016年全省“小二子”占新出生人口44.5%,2017年上升至51.6%,2018年是52.9%,2019年是52.6%,妥妥地超过半壁江山。虽然生“小二子”的家庭越来越多,但近5年我省居民生育意愿一直呈下降趋势:2017年江苏新出生人口86万,2018年降为72万,2019年只有68万。而在上世纪90年代生育高峰年时,全省新出生人口在120万-130万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生育数量依旧未达到预期。数据显示,全省今年一季度新出生人口同比下降10%左右。

  来自省和各市妇保院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两季度生育建卡数量远低于往年同期。很多夫妻都是拖到临近30岁甚至更晚才会生孩子,尤其在一二线大城市,这样的问题更普遍。

  现在的年轻人是真的不愿生娃了吗?“现在买房都是问题,更别说结婚生子了。我们工作刚刚起步,还得攒钱,在压力如此之大的情况下,结婚都难,更何况生孩子?”1994年出生的“后浪”男韩磊刚刚工作不久,他对记者吐槽说,“其实80后才是最苦的:父母年迈,孩子上学,家里开销非常大,抚养一个孩子都够累的了,哪还有精力生二胎呢?政策鼓励我们生二胎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对生二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1985年出生的银行职员刘女士说:“随着社会进步,人们更加注重自我价值,不再把生小孩作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要么不想生,要么生了老大后还想生“小二子”,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省社科院社会学所人口经济学博士张春龙认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们的整体生育意愿普遍下降,比如日本、德国、俄罗斯等国家人口持续负增长。国内部分人群因为喜欢孩子,本身就有多生几个的意愿,但因过去的计划生育政策不能生,现在政策放开后,生育意愿得到空前“释放”。美国的家庭也呈两极分化:一种是“丁克”家庭,另一种是家里多个孩子,但总体上看,美国居民的生育意愿也是下降的。

  还有专家表示,如今不少父母想生“小二子”,还得看“老大”的脸色、考虑“老大”的感受。毕竟现实生活中出现过生了“老二”后,“老大”因受到冷落离家出走等极端事件。生个孩子,不仅仅是多个碗、添双筷子那么简单,而要牵涉到大量的经济和精力负担。

  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曲兆鹏认为,“多子多福”的传统生育观念日益淡薄,要提高生育意愿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韩国、日本虽然采取许多刺激生育的政策,但效果都不大。人口,是一个国家的基本战略资源,必须拿出切实可行的普惠政策,才能切实刺激人们的生育意愿。(王 甜 仲崇山)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617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