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象明:翰墨深处的“雨花情缘”
2020-06-30 10:23 来源: 新华网

  作为中华美学学会会员,中国书法兰亭奖获奖提名作者、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多年来,黄象明徜徉在翰墨的海洋中,以笔作舟,自得其乐。

  幼年时,黄象明受父亲影响,就对书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在著名书法家、篆刻家黄惇的悉心指导下认识到,亲近古人、从古典的书法中汲取营养,才是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在这之后的几十年中,他花费了大量时间深入研究传统文化,创作了许多精品力作。

  黄象明一直在探索最适合自己的东西,比如深思关于人性本身的内涵,或者思考如何将美育植入生活、以美育引领生活,更深层次地从书法本体中去想、去悟。作为书法的“虔诚”爱好者,他希望通过自身的经历、感悟,关注人性、道德,实现艺术上的更高追求。

  黄象明认为,书法是一门艺术,艺术的本质是抒情,抒情即表现生命的律动。书法与音乐作为艺域姊妹,是现成的参照,如果说音乐是通过时间表现音质的空间,书法则通过黑白分割的空间记录一个创造者生命的时间。音乐有节奏、旋律、和声、音色,书法有用笔、结字、章法、墨法。在欣赏音乐与书法的过程中,可以领略印证其艺术维度的各种韵律味道。在抽象的时空中,音乐与书法都是寄托喜怒哀乐的载体,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同。

  “书法是一门艺术,我们希望通过楷书了解更多的书体和美学形式,以利于开拓实践其艺术性。从楷书的社会应用层面看,鱼龙混杂的字库字体已经干扰了我们的视野,审美亟待净化。”黄象明说,同时,书法与大众的生活息息相关,是美育培养的一条捷径,因而亟待用科学方法向国民解释书法初阶的认知。

  近年来,黄象明致力于通过书法的美学形式表达对金陵佛教、山水园林、历史古迹的心灵关照。

  黄象明在书坛出道甚早,他的书法清新淡逸,但他却低调如隐士。中国美术馆馆长、教授、艺术家吴为山如此评价黄象明:“他工于楷、行、草、隶、篆诸体,功力颇深,我欣赏其有三。一赏精。用笔精到,行书手札、小楷手卷、尺牍、斗方、长卷、短笺,入骨三分。此主要在于他深入传统而悟得其妙。二赏书卷气。所谓书卷气,是文风在书风中的体现,是书法的字外之象和诗性特征。黄象明吟哦诗经,得其文韵。三赏气度与勇气。书法有法,讲究出处,提按使转变化,既遵循笔性,还服从主观情感,在似与不似之间,体悟古帖精、气、神。”

  书法作为“中国文化核心之核心”,中国文化最初的载体是笔墨。“我的生命的某个部分被凝结在纸面上,这是一种文化的记录。”黄象明说。

  黄象明还是个玩石二十多年的“石痴”,南京特有的雨花石被黄象明称为“南石头”。2014年8月,黄象明应邀为第二届世界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主题创作《南石头记》,其系列作品集中陈列于青奥会主媒体中心,向大家传递、共享金陵物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黄象明的《南石头记》系列作品选取的词句多为古代散文、宋词等。他特别谈起了其中最喜欢的一位,明代的大散文家张岱。“在阅读张岱的文章的过程当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他对人、对自然、对身边的事物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所体现的是一种自然的、自由的、和谐的状态。”黄象明说,“张岱游历过很多地方,他的《陶庵梦忆》和《西湖梦寻》两部散文中,就描写了很多南京的部分。我对他的文字也很熟悉。”

  《南石头记》系列遴选黄象明自己收藏的雨花石,通过国际先进技术造影于宣纸上,根据需要略作勾染,再配上书法、题签,同时融入构成元素,使不可思议的造化之功和古典唯美的个性书写相互融合升华。雨花石、书法和散文通过有机的链条结合在一起,让人一边通过石头来理解文章,一边通过文章来观赏石头。通过观察每颗石头的形状、成色、图景、质地等方面,用隽永的文字加以注解,诉说了南石头的前世今生。通过这样的创新尝试,赋予雨花石新的生命。

  作为新文人赏石的探索者,黄象明发现了其中隐藏的自然与人文联系,以雨花石蕴藏的美丽图景为起源,大胆创新、积极探索,将中国书法的笔法构架之美、古典文词的优雅之韵、雨花灵石的自然之美融合为一。

  “我希望可以通过我自己的角度,发现雨花石的美,再把这份美感提炼出来,作为我个人创作的珍贵符号。”黄象明说。(江天潇 沈昱君)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