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花季生命陨落悲剧如何不再重演

2020年07月13日 10:26:31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缪可馨所在的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大门。 本报记者沈汝发摄

  7月8日,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教育局发布通报,对备受关注的小学生缪可馨坠楼事件公布调查结果:经查,教师袁灯美存在违规违纪行为,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收受的款物予以收缴。同时,给予袁灯美降低岗位等级处分。

  此时,距离悲剧发生已经一个多月。6月4日,金坛区河滨小学五年级学生缪可馨冲出教室,翻越栏杆不幸坠楼身亡。

  6月12日,联合调查组发布第一次调查结果,排除他杀,也未发现坠楼当天课堂中存在辱骂、殴打学生的情况。随后,网上有声音质疑,缪可馨因为没有报名参加自己语文老师袁灯美的作文补习班,遭遇打击报复。针对网民质疑,金坛区在6月18日再次启动调查。

  6月21日,调查组成员接受记者采访表示:“经过初步调查发现,袁灯美在2019年举办过作文补习班。缪可馨没有参加,她参加的是社会上培训机构办的培训班。”这位调查组成员透露说,经初步调查,袁灯美体罚学生和收取家长微信红包的情况也确实存在。

  一位花季少女殒命校园的悲剧背后,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值得关注,如何避免悲剧重演,这些问题和答案对相关各方和全社会都具有警示意义。 师德师风建设应贯穿于教育全过程

  缪可馨的父母对孩子的猝然离世非常悲痛,难以接受。他们说,孩子是家中独生女,活泼开朗,成绩也不错。疫情期间,他们还一起跳舞。在缪可馨的家中,各种荣誉证书、奖状非常多。

  对金坛区联合调查组发布的第一次调查结果,缪可馨父母并不认可。“我女儿才11岁,看她写的日记,是很开心的。当天早晨穿着新衣服去上学,说好了晚上要吃什么,没有任何异常。”缪可馨的父亲认为,“我女儿的个性机灵顽强,不会走极端,里面一定有很多问题。”

  记者从金坛区教育局对在场同学的谈话笔录上看到,一名同学说:“缪可馨的期中考试语文成绩很好。这次考了第一名。周四上午状态也正常,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对于在课堂上批阅作文时,有没有辱骂、殴打缪可馨,袁灯美自称:“整节课我没有批评过缪可馨,更没有打过缪可馨。这节课班级任何孩子,我都没有批评打骂过,都是语气平和地说话。”

  据金坛区河滨小学校长李继锋介绍,袁灯美1974年出生,1993年参加工作,原来在农村小学教学,2003年调到河滨小学。

  事件发生后,袁灯美教过的学生在网上实名举报:袁灯美曾经有体罚学生的行为。

  网上有声音质疑:由于没有报名参加班主任老师袁灯美的作文补习班,缪可馨遭遇打击报复。针对网民的质疑,6月18日,金坛区决定由区纪委、监委牵头,联合教育局再次启动调查。

  “初步调查发现,袁灯美确实在2019年举办过作文补习班。缪可馨参加的是社会上培训机构办的培训班。”一位调查组成员透露说,袁灯美体罚学生和收取家长微信红包的情况也确实存在。

  袁灯美自己承认:“2019年10月份,有一次批改语文补充习题时,发现缪可馨有漏做的现象,而且错误较多,评讲以后错题没有纠正。一时心急,就打了她一个耳光。”

  记者看到,缪可馨的作文确实删改很多。“老师在孩子心目中地位是很高的。有针对性地批评甚至体罚,对孩子心理影响很大,此次事件也许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位心理学专家说,“11岁的孩子正是处于似懂非懂的年龄,很敏感,老师要呵护好他们的精神健康。”

  金坛区教育局在通报中表示,教育部门将深刻吸取教训,严格落实对教师的教育管理责任,将师德师风建设贯穿于教育全过程,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加强生命教育,让珍惜生命意识入脑入心

  花季少女生命陨落令人心痛,如何避免校园悲剧重演更值得关注。

  有关人士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学生的信息量快速增加,教师要适应孩子的变化,提高与学生平等相处能力,增强“共情心”、找到共鸣点,赢得学生心理认同。现在的学生个性很强,追求平等,老师不能一味居高临下,要和学生形成亦师亦友的关系。

  金坛区一位小学校长说,教师要真正走进学生的内心世界。在他们高兴、困惑的时候,愿意与教师分享、倾诉,把自己的想法及时表达出来。

  任何突发事件,一定是源于某种积累和触发。有关专家表示,尤其是涉及青少年教育时,一句无心的话语,一次冲动的处理,一些细节的忽视,都可能对孩子成长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因此,无论学校还是家庭,身负教育之责的人,都应有足够的敬畏之心。

  专家建议加强对教师的师德师风建设,坚持优化和净化教育者的队伍,进一步加强对师德师风的约束和规范,杜绝一切不应出现在校园中的违规行为,尊重天性、爱护个性,尽可能地避免悲剧发生。

  有关心理专家认为,学习环境或者成长环境被破坏,都会在学生成长过程中造成很大伤害,尤其是孩子处于幼儿和青春期阶段,容易出现情绪障碍,甚至引发心理疾病。因此学校和家庭在关心孩子学习成绩的同时,也应该多关注孩子心理健康,培养健康的人格。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朱力说,现在各个学校基本都建立了心理咨询室,但主要以思想政治工作为主,在老师批评时,客观上有些孩子不理解,就可能采取偏激行为,因此要加强对学生的心理疏导和心理抚慰,真正发挥心理咨询室的作用。

  孩子的抗挫力也应着力培养。金坛区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说,现在的小学生见多识广,学习资源更加丰富,但他们的抗压能力、抗挫折能力等尚无法与之匹配。

  朱力认为,一些小学生等低龄儿童有一种鸡蛋壳心理,鸡蛋壳非常脆弱,一碰就破。因此学校和家庭都要加强提高学生的抗挫力教育和培养。

  “对孩子过度呵护,会让孩子遇到有些微小的挫折就承受不了。”朱力说,因此要加强孩子的意志力、忍耐力的培养,尤其是要多开展户外体育运动,在对抗性竞争性活动中,培养孩子的团队意识、勇敢精神和抗挫折能力。

  学校生命教育亟须加强。记者调研发现,学校开展生命教育的寥寥无几。金坛区一位小学校长说,她曾经发现学生有用头撞墙、用刀割腕等自残行为,经过教育得到缓解。目前学校对安全教育很重视,但着力于外部伤害,没有重视自我伤害的行为。“一些学生缺乏对生命的敬畏。”金坛区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说,要通过生命教育,让珍惜生命意识入脑入心。

  专家建议,对小学生防自杀教育要多开展形象教育。“有些低龄儿童以为自杀就像电影里面一样,死了以后还可以活过来,没有意识到自杀的严重后果。”朱力说,如果把自杀的危险性制作成视频,让孩子清醒认识到自杀的后果,从而不会轻易选择自杀。(沈汝发)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623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