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江苏青联改革新变化——服务更垂直 覆盖更广泛

2020年08月11日 07:12:3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最近,南京市浦口区桥林街道林蒲社区农户王成龙种的10亩青梨大丰收,他却高兴不起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批发商进货量大幅减少,青梨出现严重滞销。7月下旬还有两万斤青梨没有销路,他心急如焚,夜不能寐。

  让他没想到的是,7月24日,南京市青年联合会走访了解到情况后,在青联委员的微信群里发布助农消息。消息一发出,微信群立刻“爆”了。“我订两盒!”“我订10盒!”“我订300盒!”青联委员纷纷接龙。短短15分钟,两万斤青梨被订购一空。

  这是青联委员参与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青联改革成效也从中得到检验。”团江苏省委书记司勇说,近年来,江苏省青联不断改进工作作风、创新工作方式,用一项项举措严明委员标准、优化委员结构,用一件件实事提高青联组织在全省青年群体中的覆盖面和贡献度。

  结构调整带来新活力

  前段时间,江苏省青联委员、网络作家张铠一直忙于组织在宁网络作家走进高校和社区,为在校学生和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开办讲座,讲述创作经历和创作经验。

  “网络文学创作一定要有正能量。”这是他成为南京市网络作家协会主席后,对年轻作者说得最多的话,“爱好和职业是两码事,文学创作是场持久战,不能急功近利,要博览群书,才能写出读者喜欢、社会需要的作品。”

  一年前,江苏省青联换届。与往届相比,新一届江苏省青联委员中,90后的比例逐渐升高,659名青联委员平均年龄为34.1岁。在青联委员的构成方面,还大幅提高了快递小哥、网络作家等新社会阶层人士的比例。

  随着更多新社会阶层人士的加入,青联委员之间发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他们为各自所在群体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所谓新社会阶层人士,是指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等新兴业态以及新社会群体。

  近年来,团江苏省委、省青联高度重视新社会阶层人士的青年统战工作,发起成立“苏青S+”新兴青年群体联盟、青少年新媒体联盟等,并吸纳政治可靠、代表性强且热心青年工作的新兴青年群体带头人进入青联。

  去年10月,为进一步坚定爱国团结跟党走的初心,江苏省青联在红旗渠举办“爱国·团结·奋斗”精神培训班。江苏省青联副主席、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陈彬参加了首期培训。通过培训,他更加坚定了服务网络文学青年的决心。

  织起传播正能量的社会网络

  去年在南京中山陵脚下举办的演唱会尽管场面不大,但许小猛颇为自豪。这是长三角打工者艺术团在团江苏省委、省青联的帮助下,首次举办专场演唱会。“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打工者变成新市民”,江苏省青联委员、长三角打工者艺术团创始人许小猛介绍:“为打工者群体服务、展现打工者群体的精神风貌是我们的责任”。

  艺术团成立近10年,团员仅30多人,但人员组成多样,其中有一线操作工、售货员、电焊工,也有景区工作人员、专业音乐人等。他们的音乐作品关注的都是涉及打工者、留守儿童、春运等的社会话题。多年来,许小猛带领团队研究如何用歌声唱出基层年轻人的心声,传播正能量。

  尽管青联换届已过去1年多,但江苏省青联委员陈韵龙樾所在的文化艺术和体育界别小组微信群一直很活跃。大家经常交流所属领域经验,让他收获颇丰。“相比其他职业,音乐人、歌手可以影响一批人。”他说。

  这几年,郭嫚带着团队创作了很多广受青年喜爱的国风音乐。成为青联委员后,郭嫚的工作和生活也发生改变。“以前觉得听众喜欢自己的作品就够了,现在考虑得更多了,比如如何联合其他音乐人,把我们的国风音乐传播出去,让更多年轻人喜欢并爱上传统文化。”

  去年10月,她和其他国风音乐人收到团中央的邀请,一起举办了第三届“中国华服日·宋风雅集”。在强大的网络传播力下,华服文化、中华文化得到更大范围的推广。

  如今,这些青联委员用强大的号召力吸引周围的年轻人,同时带领他们做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为青年提供精准服务。青联为他们搭建“舞台”,让青联委员们“唱戏”,织起传播正能量的社会网络。

  做好新媒体时代“传声筒”

  “这两年,省青联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得更有活力了。”江苏省青联委员、新浪江苏总编辑冯晓婷说,在新媒体时代,需要正确引导青年发声。作为省青联“老委员”,她做了许多“新事情”。

  疫情暴发后,江苏省青联新闻出版和新媒体界别依托各类媒体,积极开展宣传引导。冯晓婷和同事及时调整倡议方向和传播节奏,围绕“应对疫情 为爱坚守”展开传播,号召广大青少年在家科学防范,向最美“逆行者”致敬。

  “飞机打药”“湖北确诊新冠肺炎无良车主偷跑回常州”……疫情期间,常州辟谣联盟的微信群“谣言四起”,如何回击?成员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常常从早上五六点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作为一个民间公益组织,群成员中有网络工程师、医生、律师、民警、会计等,会员运用专业知识,通过各个渠道传播辟谣帖。

  “权威机构辟谣信息会通过网站、微信公众号等方式向大众广而告之,但传谣的人并不一定能看到。我们会把信息精准传递到个人,让传谣者知道他们传的不是真相,而是谣言。”江苏省青联委员、常州辟谣联盟负责人金沁说。

  与一般辟谣不同,如发现线索,他们会发动年轻人进行求证,甚至会前往现场核实。目前,该联盟吸引了近600名会员参与,还有近3000名志愿者自告奋勇为联盟观察“谣言动态”。目前,联盟累计辟谣和举报频次超3.5万次。

  扩大青年工作“朋友圈”

  作为一家草根志愿者组织,无锡市梁溪区互联网志愿者协会一直深受缺培训、缺指导、缺场地等问题困扰。梁溪区青联积极帮他们解决困难,推荐其入驻无锡市网络(青年)社会组织培育孵化基地。该基地是近年来无锡市青联把握青年网络化集聚特点,向网络青年社会组织发力,与无锡网信办共同成立的。如今,通过举办网络创益大赛,他们发现、集聚了一大批网络青年社会组织。

  团江苏省委副书记、省青联主席张迎春介绍,随着改革不断深入,江苏省青联紧紧把握青年分化趋势和结社动向,着力加强全省各级青联组织建设,在全国率先出台《县级青年联合会工作指引》,从组织设置等方面对县级青联工作进行规范,提升县级青联规范化水平。

  作为平台型、枢纽型的组织形态,“青年之家”在联系服务青年社会组织方面发挥着重大作用。南京“小红梅·新青年堂”通过优质服务和深度参与,培育、支持青年文化“志趣社群”12家,平均每年开展150场次青年文化活动和新思想课程,直接影响青年数万余人。像这样的“青年之家”,在江苏有1000多个。

  如今,青联组织体现出更强的组织活力,青年工作延伸出更多“手臂”,原来游离于传统组织体系外的青年,正得到更多关注。(李超 蔡漪铃 贺圆圆)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635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