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打破学科壁垒 交叉学科将成第14个学科门类

2020年08月17日 08:09:22 来源: 新华日报

  刚刚结束的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释放出重磅信息,我国将新增交叉学科作为新的学科门类,交叉学科将成为我国第14个学科门类,而这距离上一次增加艺术类学科门类的重大调整已过去8年。

  比起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文学、历史学、理学、工学、农学、医学、军事学、管理学、艺术学这13个学科门类,交叉学科类显得与众不同,像是打通了所有学科之间的“墙壁”。记者采访江苏各高校了解到,学科交叉研究已成趋势,不少学校已经进行了交叉学科的规划布局。

  高精尖!集成电路等交叉学科即将出炉

  为什么学科交叉获得如此重视?南京大学学科建设与发展规划办公室主任陆现彩教授告诉记者,已有学科的分化和融合是学科发展的趋势,也是新学科的生长点。“南大以基础学科见长,上个世纪70年代末,计算机等学科从数学系分化而出,之后电子科学与工程、材料科学与工程等学科从物理学科生长而出,南京大学曾一度建有50多个一级学科,学科体量位居全国前列。”

  最近几十年来,科学上的突破和创新越来越依赖于交叉学科,据学者统计,从诺贝尔奖结果来看,最近25年交叉研究获得诺贝尔奖的比例已接近一半(49.07%)。比如集成电路专业就涵盖了工科和理科多门专业知识,相关人才培养也需要高校各相关学科之间的有效协同。

  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操太圣教授认为,此次设立交叉学科门类,是对高校知识生产方式和未来人才培养模式上的一种政策引领。“过去细化的学科分类、按部就班的培养方式适应当时社会的需要,人才的培养目标和过程都是‘一目了然’的。但对于当下社会来说,过于细化的学科分类、单一学科培养方式,已经与科技发展、社会人才需求等相脱节。”

  操太圣告诉记者,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越尖端、前沿的研究越需要突破单一学科的限制,而基于交叉学科的思维和共同努力才有可能成功,而交叉学科相对于过往边界划分明确的单一学科而言,可以提供更多元的理论基础和视角,更容易产生创造性成果。

  记者咨询各高校了解到,除了国家拟设于交叉学科之下的集成电路,包括人工智能、数据科学等多个学科都正在列入到不少高校交叉学科的设置规划当中,交叉学科将有望成为未来新兴科技的“集中地”。

  提前布局,学科交叉早成潮流

  在未增设交叉学科之前,在高校中“学科交叉”早已经成为潮流,记者了解到,各高校多学科交叉和多领域协同研究的趋势愈加明显。

  南京大学基于学科前沿、国家急需、南大特色三个维度进行了很多学科交叉性的布局。“比如面对前沿产业技术领域,我们成立南京大学脑科学研究院、化学和生物医药创新研究院等交叉学科的研究院;面对国家急需的领域,我们成立了海疆与海洋安全方向的交叉学科方向,提前布局了应急管理方面的二级学科。”陆现彩说,很多学科方向在成熟为学科之前,已颇具特色但队伍很小。“我们不会将人束缚在原有的学科边界,在行政管理方面鼓励学科交叉研究,充分激发人的创造力。比如说南大的水文学及水资源学科,虽然体量很小,但在水文地质学方面特色鲜明,与地质学深度融合,是我国地下水科学人才培养的主体。”

  不少高校根据自己的主体学科和优势特色学科选择了学科交叉方向,面向社会需要深入推进学科专业的调整。

  为加速现代农业发展,南京农业大学几年前成立了国内高校首个作物表型组学交叉研究中心,融合物理、计算机、工程、控制、植物学等多个学科的交叉发展。南京农业大学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姜东介绍,目前南京农业大学作物表型组学研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已列入《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十三五”规划》后备项目。

  在江苏大学,通过学科行动计划这一“指挥棒”,学校正不断强化农业工程学科的交叉,农业工程对接农业装备、收获机械、植保机械领域,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对接农用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在农业工程中的应用……“学校正以发展农业装备高端化和智慧化为制高点,着力解决我国农业装备共性技术供给严重缺失、高端装备支撑缺乏等‘卡脖子’问题,切实把学科发展与农业现代化进程有机统一起来。”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说。

  打破壁垒,交叉融合并非易事

  设置交叉学科是对高校学科交叉的又一次认可,但目前学科交叉还面临一定的困难。

  操太圣表示,一个学科往往遵循着其学术自身的规则和相对独立性,某种程度上学科壁垒是客观存在的。而知识的生产过程,也伴随着权力和利益的分割。“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大家都是囿于本学科的视野来看待成果,跨学科的成果很难得到应有的承认。学校层面如何完善管理制度、评价制度,让各学科的组织单位和科研人员有着更开放和包容的心态,是交叉学科发展实际推进中的关键问题。”

  南京理工大学智能电网与控制学科负责人孔建寿教授告诉记者,学校几年前围绕国家智能电网与能源互联网建设的需要,结合优势专业特色,将电气工程、控制科学与工程两个学科“融合”成为智能电网与控制,“此外我们的团队长期从事信息化技术,自然而然地把计算机与前两个学科融合在了一起。”孔建寿说,交叉学科建设起步并不容易,一方面依靠学校自身的力量,另一方面与香港城市大学建了跨学科实验室,也引进了一些交叉学科的老师,“目前已经实现了从本科到硕博研究生贯通的交叉学科人才培养体系。”

  “很高兴看到,这次赋予了交叉学科与传统学科同等地位。”孔建寿认为,交叉学科一直被视为“双一流”建设的新增长点,但交叉学科建设目前为止也没有和“双一流”建设实现接轨。“以项目合作为纽带,以资金投入为支撑,是促进学科交叉融合资源配置的有效方式。交叉学科想存活下去,要拿出成果来,一方面要有申请国家和省部级奖励的成果,另一方面要积极争取交叉学科国家层面的重大科研项目与相应的研究实验中心,目前来看也是相对比较困难。要破除高校设立交叉学科的制度障碍,保障交叉学科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等活动的平稳开展。”

  陆现彩表示,“我们学科交叉研究很多,但成熟的交叉学科并不多。学校目前正在酝酿建设若干个成熟度较高的交叉学科,将以苏州校区建设为契机和办学重要载体,在交叉学科方面做好大文章。尽管有不少问题值得深入探讨,但毫无疑问的是,交叉学科的设置将会让学科具有更强的问题解决能力,让科学研究变得更加繁荣,让学科建设更具活力,进而推进科研目标实现的路径革命。”(杨频萍 王 拓)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6374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