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苏铜携手显成效,小康路上播撒一路精彩

2020年08月19日 07:14:42 来源: 新华日报

  东西协作,不以山海为远。小康路上,苏州与铜仁并肩而行。

  2013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文明确苏州市与贵州省铜仁市的对口帮扶关系。2016年7月,苏州市对口帮扶铜仁市工作上升到全国东西部扶贫协作范畴,江苏省对口帮扶铜仁由苏州市具体负责,苏州10个市(区)分别与铜仁10个区(县)建立了“一对一”帮扶关系。

  曾经,作为贵州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铜仁所辖10个板块均为贫困县。如今,除深度贫困县沿河县计划今年底“出列”外,铜仁其余9个区(县)均已“摘帽”。

  脱贫数字背后,是无数家庭的笑脸

  “小欣雨能说话了!”在苏州市吴中区特殊儿童康复中心学习一个多月之后,这个来自铜仁市德江县的乖巧小姑娘,不仅能开口与人打招呼,还更爱笑了。

  因为先天性听力障碍,6岁的小欣雨从出生起就听不到声音,家庭困难的她一直没能接受康复训练。今年7月,在一群苏州“妈妈”的帮助下,小欣雨圆了梦。

  “她正处在抢救性康复的最佳年龄,一旦错过,可能终身失去语言功能。”吴中区特殊儿童康复中心主任吴佳悦说。中心提供免费的康复训练,还以每月5000多元的工资聘请孩子的大伯到苏州照顾她。

  2017年以来,江苏和苏州落实财政帮扶资金16.7亿元,实施精准帮扶项目1132个。近3年,铜仁有41.9万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发生率从2016年底的11.46%降至2019年底的1.16%。

  数字背后,无数家庭的命运在“贫困”面前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他们的口袋鼓起来了——

  铜仁市石阡县龙塘镇大屯村茶叶加工厂,村民张国琴一面忙碌一面笑:“要没这片茶园,我家可能还在吃低保呢!”她现在在茶园务工,一人一年就赚两万多元,家里还种了5亩茶,每年又能增收上万元。

  苏州还积极引导铜仁老乡来苏就业。今年起,“苏州抗击疫情人力资源调剂平台”已累计向铜仁发布用工需求5万余人。

  他们的发展信心增强了——

  铜仁市江口县太平镇云舍村,随处可见的苏州元素让不少游客诧异:梵净山下,竟藏着一处“烟雨江南”。曾经,因欠缺资金、规划和宣传,云舍村徒有美景,却无人气。2014年,苏州投入帮扶资金1500万元帮助当地发展文旅产业,打造的文旅协作新样本如今已成“网红”景点。

  “大山拦住的不仅是致富的路,还有人的思想观念。”云舍村党支部书记杨政军一语中的,虽然现在仍是“靠山吃山”,但“吃法”已悄然改变。

  乌江之滨,“张家港精神”造就另一个传奇

  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比邻乌江的政府广场上,立着一块倒计时电子大屏:截至8月18日,留给沿河“出列”的时间,最多还有135天。

  沿河,是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挂牌督战的全国52个未摘帽贫困县之一,是铜仁10个区(县)中唯一未摘帽的贫困县,也是江苏省对口帮扶支援地区中唯一未摘帽的贫困县。

  这里,成为苏铜扶贫协作的最后攻坚决胜之地。

  数据显示,到去年底,沿河剩余贫困人口2.02万人,贫困发生率3.3%。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形势更加严峻。

  最难啃的“硬骨头”为什么安排给张家港?江苏省对口帮扶贵州省铜仁市工作队沿河县工作组组长、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委常委、副县长陈世海说,也许是因为相似的“苦出身”吧,张家港曾是苏州最偏远最贫困的板块。他相信,穷沙洲上拼出来的“张家港精神”,同样也能在乌江之滨造就另一个传奇。

  “我们种草莓,最多卖20元一斤,他们种草莓,70元一斤还有人抢着买。”沿河县中界镇高峰村党支部书记罗文武提起张家港人,佩服不已。2005年起,他带着村民先后种茶叶、种李子、养山羊……还是没能富起来。直到2018年,张家港市经开区(杨舍镇)善港村帮助他们建了一个高标准的有机农业产业园。

  不到两年,高峰村整村“摘帽”,相关经验被写入国务院扶贫办编制的《全国东西部扶贫协作培训班案例选编》。

  比高峰村更偏僻的高山村,是铜仁最后一个通电的村。险峻的山峰,奔腾的乌江,将这个小村庄深深“隐藏”。从沿河县城到村里,单程最快2.5小时。“一路翻山越岭,还要避开随时可能滚落的山石。”工作队沿河县工作组组员、沿河县政府办副主任、县扶贫办副主任赵中华心有余悸。

  经过多年努力,高山村的脱贫任务到今年仅剩7户17人,难度却异乎寻常。工作组反复考量:要脱贫,还得修路。随着扶贫协作资金200万元到位,高山村将开挖及硬化通组路3.5公里、入户路5.3公里。包括这一项目在内,今年,江苏对口帮扶铜仁财政统筹资金拿出2.26亿元,张家港市级财政安排资金2000万元,帮助沿河实施73个项目。

  乌江见证,脱贫路上,高峰村已“摘帽出列”,高山村正迎头赶上。

  青山绿水间,东西合作谱新篇

  “首次采摘,产量近3000斤,收入超10万元!进入丰产期后,每亩年产值可达5万元。”铜仁市碧江区坝黄镇高坝田村蓝莓种植园,村民杨腊毛喜不自禁,“这比过去种红薯、玉米强多了。”

  去年,昆山市及下辖张浦镇投入200多万元,在高坝田村建了一个420亩的蓝莓种植园。杨腊毛从昆山学技术回来,领着合作社的185户村民大胆尝试获得成功。

  充分发挥人才第一竞争力!苏铜两地始终把人才交流作为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去年,铜仁派出1100多名村支书、村主任、致富能手到苏州取经,其中,325人创业成功,带动2760人脱贫。

  “以前孩子上学,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天不亮就得出门。虽然心疼,但没办法。”马绿林一家原先住在铜仁市思南县宽坪乡良田坝村,2018年搬迁到铜仁市万山区旺家花园安置点。80平方米的小家,整洁温馨,马绿林专门为女儿留了一张大书桌。

  孩子就是未来!工作队玉屏县工作组组长,玉屏侗族自治县委常委、副县长姜超说,在当地不少村庄,留守儿童的比例还比较高。要拔穷根,就要让“山里娃”变成“读书郎”。2018年起,太仓选派多名教育教学骨干专家,组团到玉屏县第一中学支教,“改校园、改课堂、改教师、改家长”,该校成绩在全县遥遥领先。

  截至目前,苏州累计有102个镇(街道、开发区)、406个村(社区、协会、商会、企业)、450所学校、118所医院,与铜仁的119个贫困乡镇、421个贫困村、558所学校、204所医院和医疗机构“结对”。有铜仁老乡说,这里几乎家家都有“苏州亲戚”。

  “苏州结对帮扶铜仁,是江苏省委、省政府赋予苏州的重要政治任务,作为苏州挂职帮扶干部,我们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工作队领队、铜仁市委常委、副市长查颖冬说。

  展望未来,苏州将通过“苏州企业+铜仁资源”“苏州市场+铜仁产品”“苏州总部+铜仁基地”“苏州研发+铜仁制造”等模式,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打造美丽中国样板以及教育人才、远程医疗、文化旅游等领域取得更多合作成果,帮助铜仁人民把“脱贫摘帽”作为新生活的起点。(高 坡 孟 旭)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6384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