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金川河治理一朝达标 复活一条河造福半座城

2020年09月07日 07:51:22 来源: 新华日报

  从金川河泵站远眺河水流经的城区。 赵亚玲摄

  9月3日南京一场大雨,城北金川河水质没有出现反复。“今年整个汛期,金川河经受住了考验。”南京生态环境局水生态环境处副处长邹鹏感慨地说,经过近两年的努力,金川河水质明显改善了。

  “南有秦淮,北有金川”。金川河水系覆盖南京城北,流域面积近60平方公里。由于流经老城人口稠密地区,水系复杂,水环境治理欠账多,过去长期黑臭,被省市环保部门称为“长江进入江苏后,上游入江河道中最难治理的一条河”。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南京以“河长制”为抓手,市领导挂钩负责,动员各级各部门打响金川河治水会战,多管齐下、标本兼治,终于降住了这条“黑龙”。监测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上半年,金川河宝塔桥断面主要水质指标基本稳定在IV类以上。水质变好不仅造福了沿河居民,还改善了滨水板块环境,推动了南京鼓北、铁北片区的发展。

  水美岸绿,金川河“回”到居民身边

  相比“桨声灯影”的十里秦淮,金川河“低调”很多。这条贯穿南京主城区的第二大水系,从玄武湖静谧流出,淌过城墙根、由南向北穿越大街小巷,水系犹如摊开的“手掌”,“枝枝丫丫”弥漫城北。

  钓鱼爱好者老魏家住湖景花园小区,金川河的重要支流——城北护城河在他家门前拐了个弯。傍晚五点半,老魏准时来到河边,坐上马扎、抽出渔具、拉上鱼饵、抛线架竿,享受属于自己的晚间垂钓时光。眼前清风拂面,河中不时有鱼跃起,“能不能钓到鱼都无所谓,只要看看这水,心情就舒畅。”老魏说。

  沿河岸上行,滨水步道两旁是垂柳、松柏、奇石、凉亭,叠石台阶错落布置,每隔几步就有亲水平台和林下休憩的石凳,篮球场、健身器材、休闲广场分布河岸,市民一边健身,一边欣赏美景。

  行至内金川河,美景同样随处可见。在东瓜圃桥河段,两道造型酷似“小瀑布”的气盾坝,既控制水位,又打造出别具特色的景观小品。河中种植了大面积的沉水和挺水植物,形成一片“水下森林”。河道两旁,铜钱草、风车草、再力花层层叠叠,令人赏心悦目。

  河畅、水清、岸绿、景美,让滨河而居的市民近水更亲水。中央门街道新门口社区紧邻金川河,住着5200多户居民。“每天一大早,河边就开始热闹啦!”街道河长办王书杰成天围着金川河转悠,对河边一切了如指掌:早上,有打太极的、遛鸟的;下午,有躲在阴凉处打牌的,有在老年活动室里唱歌的;晚上,孩子们就窜出来了,在河边追逐嬉戏。

  绿化好了,环境美了,金川河也成了鸟儿们的“乐园”。在金川河入江口的宝塔桥旁,“回龙探珠”生态岛鸟儿结伴翻飞,“大部分是八哥,还有椋鸟、喜鹊、蜡嘴、白头翁、芙蓉鸟……”宝塔桥街道城管科王卫东说,“回龙探珠”是“金川十景”之一,如今成为网红打卡景点,前来拍照的摄影爱好者甚多。

  高位协调,全流域治水成效明显

  时间倒推十年,不会有人相信,金川河能够治好。

  从长江、金川河到护城河,水,曾带动城北早期发展,铁路临水而建、人傍水而居,作坊、工厂云集。“烟囱,曾是鼓北与铁北的标志。”河边散步的68岁居民陶卫国说,厂房、库房、棚户沿河分布。在南京市水务局副总工程师骆颖印象中,40年前,金川河便已失去景观功能。

  “甚至上世纪70年代,邻里街坊就称这河是‘汽油河’‘酱油河’。从三牌楼到中央门,工业废水到吃喝拉撒,都往里排。”陶卫国回忆。“直到河水摘掉‘黑帽’前,从入江口俯瞰,仍能见到一条‘黑龙’窜进长江,泾渭分明。”南京水务集团工程部李晓龙说。

  如今,金川河入江口同样“泾渭分明”,只不过金川河和长江“掉了个儿”——入江口的河水比江水还清。

  整治金川河始于本世纪初。骆颖记得,2000年前后,南京开始沿金川河埋截流管。运管城北污水处理厂的江苏金陵环境有限公司副经理李芳回忆,2003年,为收集处理金川河流域污水,污水厂落成投运。“但此后有个阶段,厂里处于‘吃不饱’状态,运转负荷难以跟上处理能力。”鼓楼区水务局水务管理科科长栾澔坦言,“区里和污水厂过去有矛盾,污水处理厂对进厂水浓度有考核,浓度不能太低;但区里对污水下河也有考核,虽然都为治水,最终却难谈拢。”栾澔将此归结为多头治水。南京市水务局一级调研员竺兴宏则直言,“就是考核目标不一造成的。”

  后来的解决办法,是围绕治理推行一盘棋布局,“水务一体化”改革举措出炉,精细化雨污分流拉开帷幕。南京市建委建设二处处长董文量回忆,2010年开始推进的全市主城区雨污分流工程只是“起点”,南京制定了雨污分流攻坚计划,加快进度,改善雨污混接、错接等问题。

  而金川河,正是攻坚中的“坚壁”。尽管近20年的治理投入不小,2017年也基本消除黑臭,但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金川河水质仍为劣Ⅴ类。“若没记错,2018年1月河水氨氮指标值曾一度达到20毫克每升以上,而环境质量标准里的Ⅴ类水,氨氮值需不高于2毫克每升。”邹鹏说。

  为强化统筹、根治污染,在河长制、断面长制基础上,2018年6月南京市出台“领导挂钩负责制”,市委主要领导挂钩全流域生态协同治理,高位协调各个板块,每月调度,以问题为导向,直接“问诊开药”。

  “‘一把手’亲自调度,是推动属地责任落实的重要保障,也是凝聚合力的关键支撑。”南京市水务局水环境处处长张晓峰回忆,2018年治水发条进一步拧紧后,原本可能要走数年才能落地的铁北-城北污水系统连通工程,仅用一年便完工了,“使金川河流域污水应收尽收。”

  与此同时,污水管网体检排查基本结束,传统雨污合流制小区的改造也临近收尾……标本兼治之下,金川河水得到综合治理。

  水能兴城,也能成为永久遗憾

  褪浊返清的金川河,如同一条“绿丝带”,串起了城北更新改造后的板块,形成城水相亲、以水兴城的“拼图”,让整个城北重新焕发了活力:南十里长沟流经的玄武区,“玄武铁北新城”高楼连片;南十里长沟二支流边的迈皋桥,水环境改善后沿河建起“民国老街”;城北护城河钟阜桥沿岸,万谷硅巷、金川硅巷、财大科技园硅巷沿河分布。

  城有水则秀,居有水则灵。《鼓楼铁北中央门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将“金川河风光带”纳入城市建设整体规划。在幽静的南京城墙城北段遗迹眺望,被金川河分支穿越的“老城第三商圈”中央门CBD高楼幢幢。河南侧南汽等老厂房搬迁,路网体系重新构建,形成南京高端社区密集的“鼓北板块”。

  “从没想过金川河能这么清、人气这么旺。”78岁的姜春田是鼓楼区文明办聘请的第一任民间河长,2004年起他就用“铁脚板”跑遍了鼓楼区内的金川河。“如果把覆盖的金川河支流打开,治水效果、城市水景还能更好。” 姜春田说,目前金川河在中央门街道有10条明河、挹江门有5条、山西路有1条、湖南路有1条,“但还有些河道已被城市建设覆盖,成了‘地下河’。这样的暗沟、暗涵内,年代久远的污染物仍然存在。”

  “内金川河水系确实有许多河道被覆盖,如裴家桥到西流湾公园一带,宁海中学至人和街一带,‘消失的河道’确实是城市发展中的遗憾。”骆颖说。李晓龙艰难地回忆起上学时经常唱起的宁海中学校歌:金川之滨,北京路旁,美丽的宁海是我们学习生活的地方。“歌曲叫《金川春雨》,灵感来自从校园中穿过的金川河。后来那段河面被操场盖上,校歌也快被我忘光了。”(沈佳暄 李睿哲)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6459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