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重大误解需在法定期限内行使撤销权

2020年09月11日 18:40:13 来源: 海安市人民法院

  近日,江苏省海安市人民法院审结一起撤销权纠纷案,其中撤销权除斥期间问题值得关注。

  许某系星星公司的业务员。2016年8月至2017年1月间,许某从星星公司等多家丝绸织造公司购进各类丝绸面料,销售给吴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贸易公司,双方约定总货款为1817.3万元。

  吴某先履行部分合同,使得许某持续发货,其则将货物低价抛售以偿还贸易公司所欠债务。许某从杨某处以53.82元/米的价格购进A面料7736.4米、从易某处以18元/米价格购进B面料3006.8米,该两批面料与星星公司无关。许某将两批面料分别以55.2元/米、20.48元/米的价格销售给吴某,吴某以44元/米、15元/米的低价销售给钱某后,陈某从钱某处以45元/米、15.5元/米的价格分别收购3303.3米、1520.3米。

  2017年1月,吴某因无法支付许某剩余货款902.1万元,更换联系方式逃匿至四川省。

  2017年3月3日,星星公司负责人至公安局报案,称其公司业务员许某将500余万元货物销售给一个叫吴某的人,一直未能回款,现吴某已失去联系,公司货物可能被骗。

  公安机关立案后侦查认为吴某有实施诈骗的嫌疑,在四川将吴某抓获。吴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其为套取现金,将从许某处获取的货物通过钱某低价抛售给陈某的事实。之后,公安机关将陈某等抓获。陈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明知钱某销售给其货物来路不正仍予收购的事实。陈某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2017年5月17日,陈某与星星公司达成和解协议,协议载明:乙方(陈某)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而被甲方(星星公司、许某)指控,现乙方为求得谅解,自愿在本协议生效后退赔甲方经济损失80万元,甲方对乙方的上述行为表示谅解,请求司法机关不予追究乙方的刑事责任、或减轻乙方刑事责任,适用缓刑。星星公司在协议上加盖印章,陈某签名,许某未签名。当日,陈某律师向星星公司转账80万元。

  2018年2月6日,检察院就陈某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12月29日,法院对该案作出刑事判决。

  2019年5月,陈某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其与星星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星星公司向其返还80万元。

  陈某主张,其与星星公司签订和解协议,系误认为其购买的钱某的两笔产品出自于星星公司,给星星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其为获得星星公司谅解,尽早解除对其采取的挤压措施,最终减轻刑罚,适用缓刑,而向星星公司支付80万元赔偿款。

  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重大误解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三个月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撤销权消灭。《民法总则》于2017年10月1日开始实施,本案刑事判决于2018年12月29日作出,陈某自此知道撤销事由,其2019年5月30日向法院申请撤销权之诉,已经超过除斥期间。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判决驳回陈某诉讼请求。

  法官点评

  撤销权的性质是形成权,其存在影响着撤销权人与相对人之间法律关系的稳定性。撤销权的消灭主要有两种情形:一是因除斥期间经过而消灭;二是因权利人抛弃而消灭。

  关于撤销权消灭事由的规定,《民法总则》对《合同法》的规定进行了修改,《民法总则》区分不同情形分别规定了除斥期间的起算时间和经过时间,且限定了撤销权行使的最长保护期。其中,重大误解的当事人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三个月内行使撤销权,否则撤销权消灭,这是基于重大误解情形中误解方往往存在一定的过错,而相对方虽然也可能有过错,但没有欺诈、胁迫那样的主观故意的考虑。另外,《民法典》将原民事相关法律规定中的“一个月”改为“三十日”,“三个月”改为“九十日”,更为具体合理。

  本案中,陈某在刑事判决作出时即应知道其购买的两笔产品并非出自星星公司,其自知道或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超过三个月方提起诉讼,已过除斥期间,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于法有据。

  本案的发生提醒人们,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权利人应当及时行使权利,莫因权利消灭而追悔莫及。(韩丽霞 李云倩)

[编辑: 王亚丽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648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