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长江渔民:深深告别,款款上岸

2020年09月29日 13:31:20 来源: 新华网

  “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以船为家,终日漂泊”。虽然生活上存在诸多不便,但在渔民的眼里,一条船,就是一个家。

  随着长江大保护工作的落实、深入,长江沿岸的渔民纷纷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水面,开启上岸新生活。

  执念:船就是家 上岸困难

  去年,带着对长江和渔船的眷恋,南京市六合区龙袍街道大河口社区64岁的渔民孙学高和54岁林春禄李元祥正式告别了与江为伴的日子。

  过去,黄昏撒网,次日凌晨收网。赶上清晨的第一波集市卖鱼,顺道把菜买回来,一天的生活便都在船上了。

  如今,二人都已入住新居,孙学高享受着低保,专心带起了孙子,林春禄偶尔去周边的工厂打打零工。

  在外人看来,这样的生活,好不惬意。而在渔民看来,一辈子,都献给了长江,上岸后,有太多的不习惯了。

  对于林春禄来说,身体疾病是他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100个渔民里最起码80个是有风湿性关节炎的,以前在船上,还经常遇到血吸虫,那个是最让人害怕的!”现在回忆起来,林春禄依然恐惧。

  岸边血吸虫的科普牌依旧保存着

  常年的风吹日晒也让孙学高的皮肤变得黝黑粗糙,他的手上有不少被渔网、铁皮划伤的印记,此外,颈椎和腰椎劳损的老毛病也时不时复发。

  可就算这样,渔民们的那份“船就是家”的执念却丝毫不减。

  站在岸边,林春禄指着不远处已经拆毁的渔船说道:“那条船,就是我家的,拆的那天都没敢看。”

  林春禄家已被拆解的渔船

  望着已面目全非的“家”,林春禄的内心五味杂陈。“祖祖辈辈都是打鱼为生,我自己也做了半辈子的渔民,舍不得啊!”

  回忆起上岸前那一天,林春禄对妻子讲出了自己的担忧:没有文化,没有技术,上岸后能做点啥?

  “一是要离家近,二是不能太辛苦的,三嘛,最好工资能稍微高点。”大河口社区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三点,是渔民们普遍的诉求,而这样的诉求,面对庞大的渔民群体,是很难一一实现的。

  2020年6月29日,街道和区人社局共同开展了“送培训、送岗位、送政策、送服务”的活动。为36名渔民转产提供就业创业、技能培训、社保补贴、创业担保贷款等方面的政策培训。

  为了提高培训效果,根据渔民的职业特点,社区还特邀请了南京水产科学研究专家针对大河口渔民的实际情况,将水产养殖与农作物种植结合起来,拓宽了学员创业就业的思路,并召开两次大规模现场招聘会。

  渔民们见证了长江的变迁,而长江又哺育了一代代渔民。对长江有着深厚感情的渔民们纷纷表示,长江大保护是正确的,他们已经在慢慢适应新生活了。

  双向的“奔赴”,才是最有意义的。

  释怀:无鱼可捕 何以养家

  近年来,长江生态环境恶化,珍稀特有物种资源全面衰退,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到了“无鱼”等级。

  据孙学高回忆,他已经有30年左右没有捕到过河豚了,见到最后一条鲥鱼也是40年前的事了。40年前的鲥鱼一斤的价格在7毛钱左右,而如今,上千元都买不到一条鲥鱼。

  “我见过最大的螃蟹,当时足足有九两,现在上哪里能找到这么大的蟹!”孙学高说。

  不论是品种还是数量,渔民网里的鱼一年少似一年,同时,长江的环境也一年不如一年,受长江馈赠的渔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渔民们表示,保护好长江母亲河,也是他们共同的责任。

  在鱼的种类日渐稀少的情况下,捕鱼,也渐渐成了一个运气活。“一年才挣万把块钱,还不如出去打工。”

  首先是分水域,通过抓阄的方式,划分捕鱼水域。

  “这就是看运气,抓阄抓到肥一点的水域,产量就会高一点,水域不好,那产值自然就上不来。”孙学高说。除此以外,生产工具的落后,也是“运气活”的原因之一。

  “我们的下一代都不捕鱼了,都去城里打工了。”林春禄说,捕鱼有个季节问题,夏天在岸边的芦苇里都能捕到鱼,而冬天,苗都往深水区去了,我们就要追着它,有的时候确实很危险。又苦又危险,不让下一代干这个了。

  上岸后的林春禄后拿到了三十多万元的补贴,每个月享受低保。一家人住在安置房里,儿子儿媳外出打打工,老两口在家带带孙子。

  “虽然现在生活还在适应阶段,还有一些难处,但是能住进干净的房子里,儿孙满堂,也是一种幸福吧!”林春禄说。

  新生:群策群力 生生不息

  打渔为生,更多的是生产力相对落后时代的一种“权宜之策”;走向小康,不能只在“打渔卖鱼”的传统思路上绕圈圈。感受现代文明,过上更高质量生活,从“船上人”变为“陆上人”是必由之路。

  堆积在岸边的渔船

  渔民们对长江禁捕的意义逐渐形成了共识。

  “我们老人无所谓。为了下一代的教育和健康,我们支持上岸!”扬州仪征市农业农村局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刘勇军介绍说,长江十年禁渔是落实长江大保护的一个重要环节,仪征长江岸线的绝大多数渔民对禁捕和退补上岸的国家政策持“开明”态度。

  仪征市持合法捕捞证渔民25户,渔船及辅助船64艘,已退捕渔民50人。

  “退得出,稳得住,能小康,是我们执行渔民退补的工作目标。”刘勇军说,2019年12月30日,仪征市政府办印发《仪征市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启动长江禁捕退捕工作。

  “截至目前,合法持证渔民全部退补安置到位,共兑付渔民退捕补偿和安置资金1030.3685万元。”刘勇军说。

  据了解,仪征市政府成立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工作领导小组,负责统筹推进仪征市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各项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和退捕推进、社会保障、执法整治、市场监管四个专项组。

  6月2日上午,在长航公安局南京分局仪征派出所协调关心下,南京油运公司物资分公司在派出所会议室对南京六合大河口社区前来应聘“船厂搬运工”岗位的两名男性渔民进行面试,现场决定先录用其中一名渔民金某,待有岗位空出后,再录用另一名渔民。

  长航公安局南京分局仪征派出所所长谢模宝说,除了常态化开展禁捕执法外,关心辖区水域渔民退捕上岸后的生计问题,了解辖区渔民转岗再就业的需求,与辖区企业单位协调,帮助渔民转岗再就业也是当前派出所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

  “辖区内从事捕鱼的渔民平均年龄50岁以上,都是晚出早归,非常辛苦。年轻人不愿意做渔民,他们希望通过考大学、进企业等方式寻求突围,让自己更有尊严、更充分地参与这个时代。”谢模宝说,基于这个认识,很多渔民慢慢理解,禁捕和退补上岸对生态保护、子孙后代都有好处,主动寻求转型就业的动力也足。

  全面落实长江禁捕和退补,共同守护好长江母亲河,构筑生态文明的美好家园,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的愿望,在江苏正在变成美好的现实。(赵雅惠 虞启忠 陈雨璐 钱湘冰)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61126556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