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哲思|扣人心弦的“情感戏”

2020年10月10日 08:53:47 来源: 江苏省人社厅

    近日在江苏大剧院观看了滨海淮剧团演出的现代淮剧《首乌花开》,因为是来自家乡的熟悉腔调和熟悉情景,感到非常亲切,也充满期待,看得很认真,还不时地跟唱两句,但没想到,几场情感戏却高潮迭起,如此劲爆,惊心动魄,绕梁不绝。比如第三幕,刚来到大淤村的第一书记于思禾主动造访何爷爷,她是带着满腔热情来的,希望能够说服何爷爷支持种植何首乌,没想到何爷爷性格孤僻冷淡、情感阴晴不定,使得这场戏还没进门,就已锣鼓从紧,板眼趋迫,所有矛盾全部汇聚到开与不开这个刻意打造的细节上,通过开拓寻常琐事来规定戏曲情境,构思非常巧妙,笔墨高度概括,把人物的心路历程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细细地理了一下,这里至少有六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于思禾敲门没人答应,在她看来灯映窗前应该是有人在家,也许是老人耳背听不到,而何大爷平日里很少与人交往,他也不会想到会有人来看他,总以为是路过的人敲错门。第二个层次,于思禾再次敲门,不仅是用力敲还放声喊,这次何爷爷听得真切,知道确实是找自己的,这才问你是谁,知道是第一书记,本已准备开门,但听说她是扶贫干部,欲开又止,托辞说自己早已睡下。这是因为“前几年扶贫干部曾入户,家前屋后转一圈,留下钱物送‘温暖’,走完程序踪影无。” 第三个层次,于思禾叩门告诉何爷爷,她是专门来为他祝寿的,还动情地唱起了生日快乐歌,何爷爷听得真切,也听到了真心,非常感动,“几十年生日见我绕道走,几十年寿辰早已脑后丢。几十年无人登门提祝寿,几十年糊里糊涂度春秋。今日蛋糕送到家门口,我再不开门礼不周”。第四个层次,何爷爷正准备开门,但手到门边,忽又停住,她怎知我生日的?她为什么平白无故来给我祝寿?莫非有什么蹊跷,于是就说,“姑娘,你是外乡人,不懂大淤村的乡风,我们这里‘做九不做十’,‘祝寿不过午’,否则,不吉利,会招灾!”于思禾听后,“一盆凉水当头浇”,想想自己为此忙前忙后,结果反倒是自讨没趣,有点心灰意冷。第五个层次,于思禾想到“曾向组织把决心表,扶贫攻坚不落一人定目标”,就又鼓起勇气,知难而进,真正把何爷爷当作自己的爷爷,希望通过祝寿,给他老人家带来快乐,也以此弥补自己无法给逝去爷爷祝寿的一个遗憾。这是一个来自孙女内心的真实心愿。“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何爷爷这时确实挡不住不停涌来的真情实感,终于被于思禾的真诚所打动,手慢慢地伸向大门,轻轻拉开门闩,但忽然听到她说了句,“我陪您田里种首乌”,这似乎又出人意料地触动了何爷爷的敏感神经,他脸色陡变,又重重地拴上门,直接说出,“姑娘,你的好意心领了,乡野老头,收受不起,你回去吧!”第六个层次,于思禾实在无奈,只有打开蛋糕,放在门边,插上花形蜡烛,然后转身离开,这时何爷爷终于打开了一直紧闭的门,轻轻地捧起蛋糕,顿时泪水盈眶,感受到了一份久违的浓浓亲情。

    正如莎士比亚所说,“戏剧是时代的综合而简练的历史记录者”,这段戏确实非常出彩,一门之隔,一老一小,一内一外,一推一挡,字字句句,婉婉转转,声情并茂,流光溢彩,通过小细节彰显大情怀,通过小空间凸显大魅力:一是注重冷热碰撞。通过老书记的介绍,我们已经得知何爷爷是个怪脾气,与村里人很少罗嗦,这是性子冷;于思禾提着勇气、扛着真诚、握住信心,是带着温暖来的,这是情感热。冷热相遇,必有风雨,或暴风骤雨,或微风细雨,冷中有热,热中会冷,让我们体会到了“理想很丰富,现实很骨感”。二是强化波澜跌宕。因为彼此的年龄、经历、心境不一样,双方对许多认知确实有所不同。没有阻力的情节,就不可能具有戏剧的张力,正是因为种种阻力的存在,这才成为矛盾冲突的孕育之所。所谓“文似看山不喜平”,就是希望通过这些矛盾冲突的跌宕起伏能够达到引人入胜的审美效果。双方素昧平生,初次接触,沟通不畅,非常自然,不足为怪,这就是真实生活的呈现,从中我们也不难发现情感波动的美丽曲线,也能够比较正确地打准人物愈演愈烈的内心节奏。三是突出层次分明。从不认识到认识,从不认亲到认亲,从不认同到认同,层层推进,拾级而上,层层垫高,箭在弦上,控而不发,不得不发,但又能循规蹈矩,循序渐进,循循善诱,循环往复,我们也因此能够按图索骥,按迹循踪。

    应该说,这一段戏蕴含非常丰厚,也非常吃功夫,“拉弓靠膀子,唱戏靠嗓子”,“演员不动心,观众不动情”,崇蓉和曹阳这两位演员对角色定位比较准确,唱做念打,既打外也打内,面对波涛汹涌的内心,他们乘风破浪,努力调动自己的情感,从灵魂深处唤起角色的自我感觉,互相刺激,互相飙戏,眼是魂之窗,身是魄之镜,惟妙惟肖,配合默契,细致入微,丝丝入扣,让我们不得不为这段精彩纷呈的细腻表达而叫好点赞。

    同样在于思禾和母亲这组人物关系中,该剧在情感的把握上也显得游刃有余。应该说,于思禾在来到了大淤村之前之后,都得益于母亲的谆谆教诲和及时指点,母亲成了她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通过女儿问候的方式,我们也知道了母亲身体不好,这也预先作了铺垫。所以突然有人来告诉她,母亲住进重症监护室,命悬一线,她立刻不顾一切地开车往回狂奔,但在路上看到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她深感村里何首乌可能会受到威胁,这时又心急如焚,只得“暂将那忧母思母想母念母,万般牵挂压心窝”,立马调转车头折回村里组织抢险。等到雨过天晴,水排了,缺口堵上了,何首乌也安然无恙了,她也因此错过了与母亲相见最后一面的机会。

    海堤下,一弯新月隐现于碧空中,海风轻轻地吹拂大地,于思禾精疲力竭,双泪涌流,五内俱伤,悲恸欲绝:“噩耗传来惊雷震——”,她踉踉跄跄,走在大堤上,“脚飘飘身沉沉,神恍恍意冷冷”,又悲又恸,悔恨交加,一边是母亲的危在旦夕,一边是何首乌的危在旦夕,她深知使命如山,必须选择后者,相信这样的选择,母亲的在天之灵,也不会怪罪于她,但她也深知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女儿,“心歉疚妈妈多病我难照顾”,因此也无法原谅自己的不孝,母亲对自己舔犊情深,无微不至,自己却疏于照顾,不能报答于万一。“子欲养而亲不待”,往事不堪回首,千头万绪一起涌上心头,终于忍不住地喊出了“妈妈,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发自肺腑,撕心裂肺,就像山石崩裂,好似惊雷掠空,滚滚而来,一泻而下,直接撞开了我们的心扉,立刻打开了我们的泪腺。母亲时时刻刻都在关心女儿,女儿却在母亲的最后一刻也不能看上一眼,在这种极大反差中透露出来的是母女情深,也映现出了“群众利益无小事”的高贵灵魂。这不仅让观众情难自已,也赢得了乡亲们的由衷敬佩,大家纷纷前来关心:“于书记,你要节哀”。这时春苗喊了声思禾姐,抱住于思禾哭泣不止。吴望有主动安排车子准备把于书记送回省城。

    但于思禾没有走,还是留下了,只是在堤上独自垂泪,不断呼唤着“妈妈……妈妈……”,这时上来的却是何爷爷。他的出现主要是补叙之所以不敢种何首乌的缘由,我们知道他的父母曾被当作资本主义的尾巴,因此他们家自留地上的何首乌全部被毁,他们还被当着反面典型揪到台上批斗,最后他们不忍其辱,双双喝农药而死。他从此也就患上何首乌“恐惧症”。事实上在讲这个前因的时候,我们还沉浸在于思禾的情绪世界里,忽然让何爷爷插上这么一笔,开始觉得好像有点不太搭调,甚至有点不伦不类,莫名其妙,但随着接下来的情节发展中,我们逐渐发现,南辕北辙有时反而能够相得益彰。不论是何爷爷从过去阴影中挣脱出来,还是于思禾无暇顾及病重的母亲,这两者都是因亲情引发的种植何首乌的感人故事,亲情的抒发是这场戏的灵魂,也是他们之间的无缝焊接点,更重要的是,这种亲情所呈现出来的本质内涵,原来都殊途同归地定格在“舍小家为大家”的博大情怀和宽广格局上,这恰恰又为实现脱贫致富的人间大爱做出了水到渠成的情感铺垫。

    应该说,“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极致旋律”,通过两年的时间,大淤村终于脱贫了,从不解到曲解到辩解到了解,从劝解到缓解到化解到理解,最后千辛万苦种出来的何首乌,终于绽放出笑容满面的幸福花,“人逢喜事精神爽”,于思禾大步流星来到台上,豪情满怀地唱起了《盼望家乡都进幸福门》,荡气回肠,激动人心,这不仅是这场戏的神来之笔,也是整出戏的点睛之笔,我数了一下,唱词里足足用了31个“门”字,门门都是有看头,门门都有盼头,门门都有干头,一扇扇家门次第打开,一扇扇心门豁然开朗,“千户万户曈曈日”,“万紫千红总是春”,整个唱段催人奋进,感人至深,有感情,有深情,有激情,“得之在俄顷,积之在前戏”,无论是在逻辑上的呼应、还是在戏剧上的张力、或是在情感上的爆发,这里都是顶峰上的戏,风光无限,一览无余,这也是到达了戏的顶峰,掀起了不可逾越的最高潮,如浪滔天,如涛拍岸,掷地有声,曲尽纤毫,有情有义,有声有色,随着唱腔的越来越快,掌声也越来越响,大家不约而同,异口同声,俨然获得了满堂喝彩:

    一声谢,喊开我五味闸门,

    一个躬,鞠得我愧冲脑门。

    一番话,打开我思绪之门,

    一群人,走进了我情感的心门。

    曾记得,当初整装离家门,

    扶贫走进大淤门。

    曾记得,当年慈母送出门,

    殷殷远嘱倚在门。

    曾记得,乡亲们村口迎进门,

    寄望我助力他们破穷门。

    谁知道一提首乌关了门,

    于思禾只得逐户去敲门。

    多少次独自流泪锁房门,

    多少次心灰意冷独对门。

    多少次想离村中陌生门,

    多少次想回家中熟悉门。

    多少次擦干眼泪走出门,

    用耐心遍遍去叩乡亲门。

    多少次强颜欢笑去登门,

    用真诚走进乡亲的心门。

    现如今即将走出贫困门,

    终将迈进幸福

    终于苦涩要离门,

    终于希望来敲门。

    听到了多少歌声飘出门,

    多少欢笑传出门。

    多少生机盈满门,

    多少喜气溢出门。

    盼只盼大淤村——

    家家都是甜蜜门,

    户户都是发达门。

    道道都是兴旺门,

    扇扇都是逐梦门。

    这时,于思禾缓再登高台,只见万家灯火一片辉煌,首乌康养基地喜气洋洋。“高高的枝头喜鹊叫,富饶的村庄歌声飘”,到处都是红红火火,到处都是生机勃勃。她心花怒放,感慨万千,充满感情地朝着村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丰硕成果来自于齐心协力,眺望未来还需锲而不舍,在小康路上携手共进,明天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全戏到此戛然而止,但我们好像意犹未尽,还感余味无穷,仍然沉浸在《首乌花开》的艺术氛围中……张永祎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孝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11126586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