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铁腕治污 江苏省“黄金水道”焕新颜

2020年11月14日 08:43:35 来源: 新华日报

  八百里长江,串起我省沿江八市,润泽两岸5000多万人。与昔日“化工围江”问题突出、污水废水常排不断、流域生态功能退化严重的严峻挑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今,长江沿线移步易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已在江淮大地生根发芽,“黄金水道”已是旧貌换新颜。

  观旧貌,“化工围江”痼疾频现

  北起运盐河,南至长江,青龙河全长18.79公里,曾是南通市海门区内兼具航道和排涝功能的重要入江河流。

  “青龙河流经区内三厂化工园,两岸分布着居民居住区、散乱污企业和养殖场等,沿河有大量排水口,很长一段时间,各类污水都是直接排入青龙河。”海门区生态环境局局长张健介绍,加上河道淤堵等问题,青龙河的水质问题日益严峻。

  “河里有很多死鱼,河边到处都是破房子,像个垃圾堆一样。”回忆起以前的青龙河,家住三厂镇镇西村的张洪郎老人扼腕叹息。

  我省是化工大省,化工园区、化工企业数量位居全国前列,精细化工点多线长、面广量大。在长江流域,化工产业更是星罗棋布,密集区不断向上游、支流拓展。

  从海门溯流而上,泰兴市“化工围江”问题一度同样痼疾难去。2018年6月,泰兴经济开发区内两处环境污染问题接连被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长江内侧芦坝港违法倾倒数万吨污泥;开发区长江岸堤内侧填埋了3万多立方米化工废料和其他固废。

  在芦坝港污泥池旁,多位附近居民曾向记者反映,“水废混杂、恶臭难闻”状况一直未改,是群众再次举报的主要原因。原来,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时,督察组就已经通报过这两处问题。

  上世纪90年代起,泰兴致力于建设以精细化工为产业特色的经济开发区。到2010年,化工园区已初具规模,产业链条逐步形成。而发展化工产业,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环保问题。2018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时任泰兴市市长刘志明坦言,“两项问题的曝光,的确反映出我们在处理环保问题上过多把目光聚焦在处理、防范新增问题上,忽略了历史遗留问题也亟需处置的紧迫性。”

  从地图上看,泰兴经济开发区距离长江不过5公里,而在江对岸,常州市新北区滨江化工园区离江更近。对于化工企业的痴迷,同样使得这里陷入“开发-污染-再开发-再污染”的恶性循环。最典型事件是:2019年9月12日,常州市新北区滨江化工园区利用防洪闸口,把含致癌物的废水通过涵道直排长江。这一问题,在当年11月12日召开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现场会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全体会议上被披露出来。

  焕新颜,“铁腕治污”一着不让

  “青龙河现在是真的变好了,水清了,大鱼小鱼越来越多。破房子拆干净了,种上了绿植,连空气都变清爽了。”面对焕然一新的青龙河,张洪郎有说不出的喜悦。

  “三厂化工园区排污单位众多,是向青龙河排放污水的大户,园区整治是青龙河整治任务中一块难啃的大骨头。”张健说,今年3月他们成立专门的青龙河整治指挥部,制定详细计划展开全面整治。工作人员日日跑现场,夜夜整台账。最终,化工园区7家企业关停、8家企业整治提升。青龙河沿线河道不再淤堵,碧水重现,变成了“景观带”。

  痛而奋发谋绿色、谋转型、谋发展。泰兴遭遇环保问责之后,市委、市政府痛下决心,打响环保整改攻坚战,并以此为鉴,系统谋划,统筹兼顾推进全市高质量发展。该市明确规定将全市所有化工企业集中到经济开发区内,在沿江一公里内和区外不新上化工项目,长江干流岸线、清水通道沿线一公里内不得新改扩建化工项目。

  “强化源头控制与从严监管缺一不可。”泰兴市生态环境局局长郑逸新介绍,“我们正积极推进经济开发区全面实现封闭式管理,建成园区危废管理系统,实现危废从车间到仓库到出厂的视频、计量全过程实时监控。”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一个细节:过去,江苏人谈得最多的是GDP、是如何开发;而现在,江苏人讲得最多的是环境、是如何保护。这一点,常州的干部群众感受最深。

  “9·12”事件“当头一棒”之后,常州痛定思痛,坚定整改决心,多次召开“9·12”深刻反思研讨会和整改工作推进会。常州市滨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姜浩坦言,“9·12”事件发人深省、引人深思,表面看是园区管理的问题,但根子上是思想认识、发展理念问题。

  “围绕‘减总量、优存量’目标,我们正在加快破解‘化工围江’难题,目前沿江一公里内已关停化工企业20家,剩余11家企业正在评估,10月底前全部签订腾退关停协议。”姜浩说,截至目前,共投入约25.63亿元加快落实问题整改和推进长江大保护工作。

  着力破解“化工围江”突出问题,我省重拳出击,一着不让。2018年、2019年国家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警示片披露的我省28项问题均已完成整改,在沿江省市中率先实现问题整改清零。长江江苏段入江支流断面全面消除劣Ⅴ类。

  见长效,“合纵连横”标本兼治

  聚焦长江突出生态环境问题,这几年,我省接连实施“两减六治三提升”专项行动、污染治理“4+1”工程等,整改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成效之显前所未见。

  然而,资料显示,我省近70%的化工园区处于沿江八市,产业层次偏低、雷同等问题突出,仍将导致“化工围江”环境风险隐患较大。

  省生态环境厅环评处处长戴明忠提醒,应当清醒认识到,沿江化工产业环保整治提升工作依然存在一些薄弱环节:一是结构布局不够合理;二是部分地方发展理念存在偏差;三是园区基础设施存在短板;四是环保主体责任仍需进一步压实。

  长期来看,彻底破解“化工围江”问题是一项立体化工程,需要不断强化系统思维——

  “治标”更要“治本”。省生态环境厅综合处处长张雷认为,打好沿江化工污染防治攻坚战,不仅要在“治标”上解决整改、清退等棘手问题,更要在“治本”上下功夫,从“根子”上想办法,算好“环保账”的同时算好“经济账”。

  “开发区正在以更高起点打造特色绿色产业,坚持链式发展,推动主导产业向高端化迈进,构建以精细化工为支撑、以新材料和健康美丽(医药日化)为主导、以现代服务业为保障,自主可控、特色鲜明的‘1+2+X’现代产业体系,冲刺千亿级和百亿级产业集群。”泰兴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吉勇说。

  “合纵”还需“连横”。“近三年来,我们参照国家模式,先后制作了两期省级生态环境警示片,主动披露36项问题,并发动地方自查发现突出生态环境问题68项。”张雷说,做好生态环保长效机制“合纵”文章,必须进一步优化建立发现问题、交办问题、整改问题的常态机制,变“问题找上门”为“上门找问题”。而在“连横”方面,从强化部门联动角度看,我省已较好实现生态环境问题整改由“单打独斗”向“联合作战”转变。接下来,必须压紧压实政府和企业的整改责任,把两个整改主体的积极性主动性充分调动起来,形成合力、同向发力。

  “跳出过去看过去、站在未来看现在。破解‘化工围江’,彻底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仍需久久为功。”戴明忠说。(王建朋 田墨池 吴 琼)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71126738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