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砌筑“状元”为啥不想做瓦工?传统技艺面临失传风险

2020年11月24日 07:56:29 来源: 新华日报

  抹水泥、放砖、刮浆……在第五届江苏技能状元大赛上,一群“00后”展示娴熟砌筑手法,引人注目。这是江苏首次在此项大赛学生组推出砌筑竞赛项目。

  这一砌筑项目取名“传承”,主办方希望通过大赛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中国古建筑的精巧构思,将建筑文化传承下去。

  不过,记者现场采访发现,这些技法娴熟的年轻人却少有未来从事砌筑的想法,就连此次大赛的砌筑冠军也表示,希望未来从事一些与现代建筑设计相关的工作,自己不会满足于做一个瓦工。参加砌筑项目总决赛的有14名选手,记者随机采访其中6位,只有一人明确表示未来想从事古建筑砌筑,一些选手认为纯粹的瓦工活太苦、也不太体面。

  大赛砌筑项目裁判长、全国技术能手、“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代表性非遗传承人张喜平对此表示理解。“我已经无奈了很多年。”从业近40年的张喜平说,面对建筑业“招工难”现状,建筑施工企业纷纷通过产业化建造、“机器换人”等方式减少对传统技术工人的依赖,但一些高端建筑、古建筑领域依然需要大量技术精湛的工人。

  因为从业人员少,这几年瓦工收入不断增加。张喜平以古建筑领域为例:一个会铺屋面、做墙角的瓦工,一天至少可挣300元;会做老寿星、鱼龙纹的话,每天可以轻松挣到800元。“如果工作年限再长些、技术再精湛些,各工程队抢着要。”但许多家长宁愿孩子少挣钱,也不愿意让孩子学这种“苦脏累”的技术活。现在无论是普通建筑工地还是古建筑行业,瓦工年龄大多在45岁以上。

  砌筑项目多次被列入江苏技能状元大赛,刚开始有近30人参赛,今年只有14人。因为缺少年轻人,“香山帮”传统技艺面临失传风险。苏州市去年专门制定出台“香山人才计划”,投入1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传统建筑营造技艺人才的培养。

  “我收徒弟,一般收已经有女朋友或者已婚的,因为现在女孩子不愿意嫁‘泥瓦匠’,我担心徒弟学手艺的心不定、难以成才。”张喜平解释说,传授古代砌筑工艺,带一个徒弟比带一个研究生还要费功夫,除了基础理论,更多的是实践操作,徒弟出师挺难。

  职技院校是培养技能人才的摇篮。据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建设工会工作委员会主任佘玉龙介绍,目前省内仅3所学校开设有砌筑相关专业,“不是学校不愿意开,而是实在招不到人。”此次参加大赛的选手,很多来自建筑工程技术、施工技术等建筑相关专业,有的甚至从事物业管理,“砌筑”只是他们平时的一门实训课程,一些人甚至为了参赛临时训练。从最终参赛作品看,这14名选手技艺水平相差也很大。

  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江苏选拔赛教练、南通职业大学老师曾庆杰表示,目前建筑企业一名熟练砌筑工月薪上万元,拥有大专学历的施工管理人员月收入也就四五千元。可即便这样,许多年轻人及其家长还是觉得施工管理岗位“更体面”。其实不仅是瓦工,不少木工、钳工、焊工等也都面临同样的情况。(黄红芳)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6777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