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苏州“园区经验”与世界分享

2020年11月27日 08:38:33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记者 刘亢 杨丁淼 何磊静

  700多年前,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发现的“东方威尼斯”苏州,如今成为国外游客的打卡胜地。不单美景让人流连,苏州还聚集了中国大陆近十分之一的外资企业,连续9年入选“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十大城市”。

  开放的苏州,是中国走向世界舞台的缩影。从中国新加坡首度合作的苏州工业园,到牛津、哈佛顶尖高校落户江南水乡;从明轩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完美落成,到加拿大逸园开门迎客;从助力埃塞俄比亚工业园区建设,到“长三角地区对接东盟货物贸易平台”运行……一座城市精彩演绎了自觉学习世界、自信融入世界、自强增益世界的开放之道。

  开放如何赋能一座城市?本报记者走进苏州,探寻这座东方水城怎样描绘绚丽的开放画卷。

这是2019年5月22日无人机拍摄的江苏苏州网师园。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摄

  时间为经,伍子胥建阖闾大城,岁月流转千年;空间作纬,长江奔腾而过,大运河纵贯其间,时空坐标锁定有着“中国最强地级市”之称的苏州。这样的时空经纬,织出了苏州的“双面绣”。

  一面是“骨子里的中国”。若不是空间独特,北方文化不会随着运河开凿浸润深厚的吴文化,甚至自然界植物——白皮松不再向南,芭蕉不可更北,方在此处交汇出苏州园林独有的韵味;也正是时间陈酿,才有古时“衣被天下”的一根蚕丝绣中国,到如今幻化出光纤、化纤两根“智造之丝”蜚誉全球。

  另一面是“潮流上的世界”。13世纪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就把“水道纵横、桥梁众多”的苏州比作”东方威尼斯“;如今汇聚116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320亿美元投资,超过2万外国人在此工作生活,高度开放的苏州还要“再出发”。

  古城东南隅的“网师园”,是苏州园林“以少胜多”的典范,被誉为“小园极则”,一如这座城市。苏州园林善于“框景”,不妨就以网师园为框,体味苏州。

 这是2019年5月22日拍摄的夕阳下的苏州网师园。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学习世界:启发中国的“种子”

  1994年,网师园集虚斋。

  自上一年年底起,中新双方已在此谈判近10次。

  集虚斋内的二层小楼民间俗称“小姐楼”,两国代表会晤和商议的是苏州工业园区合作事宜。成本收益、原则底线……双方唇枪舌剑,思想的火花在这里碰撞,争执和礼让在闺阁中调和。

  谈判的选址折射苏州人的心景与情商。彼时中新两国在城市建设发展和规划治理水平上实在相差较远,但置身网师园,是泱泱大国的文化自信。吵累了,就在小姐楼听一曲评弹,或在园中漫步,心景变了,往往取得意想不到的进展。

  经过多轮谈判,1994年2月,两国政府在北京正式签署协议,苏州工业园区成为中新“深层次合作试验场”——既是中国了解世界的窗口,也是世界启发中国的“种子”。

  这颗“种子”,其实早已埋下。

  中新两国不以山海为远。1978年11月,邓小平对新加坡进行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访问,和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建立起长期的友谊。同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征程,也拉开了中新合作发展的序幕。

  1992年的春天,邓小平南巡途中,多次提到新加坡,谈到了学习与借鉴;1993年,李光耀来到苏州考察,决定在此打造另一个“新加坡城”。

这是7月30日用无人机拍摄的苏州工业园区夜景。新华社记者 李博/摄

  这颗“种子”,已是参天大树。

  从苏州古城沿金鸡湖湖滨大道一路向东,古朴的宅院、园林被抛在身后,城市的天际线陡然增高,小桥流水的古典江南风情,变成车水马龙的现代城市风貌,恍若转眼千年。

  曾经郊外的水塘创造着惊人的财富:平均每天创造国内生产总值7.5亿元,累计为中国创造超1万亿美元的进出口总值、8000多亿元的税收……

  26年前,当这片低洼水田里,发出了第一声打桩机的巨响,苏州人以为政府要开始盖楼了,但随后的两年里却没有看到一栋建筑。其实,看似平静的地面,地下机器轰鸣,“九通一平”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标准推进。

  “地下管廊犹如城市的血管和心脏,决定一座城市健康与否,”原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副书记潘云官告诉记者,“先规划、后建设;先地下、后地上”,新加坡政府将规划及管理城市的经验倾囊相授,时间越久越见妙用。

  记者在园区规划展览馆看到一张20多年前的手绘图,承载着园区人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今天站在东方之门对岸隔湖相望,当年的手绘图竟与眼前景象几乎一致,犹如梦想照进现实。

  除了规划先行,政府的“亲商”理念也被充分借鉴:企业不应是被管理,而是被服务。潘云官回忆,本世纪初园区大量产品要出口,通关却要3天,企业抱怨影响竞争力,“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最终向国务院申请批准综合保税区试点,把上海通关功能延伸到园区,3个小时就能通关。”

  苏州工业园区起步相比中国首批园区晚了十几年,然而如今在国家级经开区综合考评中“四连冠”,生物医药产业竞争力在中国高新区中名列第一,牛津、哈佛等顶尖科研机构先后落户。

这是9月25日拍摄的苏州城区。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摄

  这棵“大树”,又在开枝散叶。

  将中新合作的成功经验分享出去,是双方一直以来的希望。

  2006年起,苏州工业园区探索多种合作机制和模式,形成了一批将园区经验和中新合作模式推广的“飞地经济”样板,缅甸、印尼、阿布扎比和白俄罗斯的产业园区相继开园,12个境内外合作园区快速发展。

  从借鉴经验,到“不特有特、比特更特”的试验田,近年来,中国和新加坡经贸领域的合作进一步加强,中新文化交流官方渠道与民间渠道并举;两国教育合作、互惠培训项目更是不胜枚举。

  2019年9月,中国(江苏)自由贸易试验区苏州片区挂牌成立,成为中新合作的新平台。“园区既是中新合作的‘探路者’,未来也一定拥有更广阔的的前景,”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吴庆文说。

这是6月29日拍摄的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新华社记者 李博/摄

  增益世界:开放苏州“再出发”

  2020年,网师园中部水池。

  吴琛瑜走在园中,游客问她,网师园的“网”是什么意思?一个小朋友抢答“互联网的网”。

  “非常对!”吴琛瑜毫不犹豫地肯定了这个答案。

  面对记者的不解,吴琛瑜说,为了纪念明轩40周年,筹备了一场中美线上联动的艺术展“网明春移”,虽因疫情取消,但这里的“网”既是网师园又是互联网,“解读园林一定要强调当下性、时代性和开放性。”

  “世界文明历史揭示了一个规律:任何一种文明都要与时偕行,不断吸纳时代精华。”对时代性和开放性的追求,融入了苏州的城市气质。

  今年初,苏州召开“开放再出发大会”,向全球首发中、英、日文版《苏州开放创新合作热力图》,生动、全面推介营商环境、投资政策和投资信息空间布局,为全球资本定制“一揽子”投资攻略。据统计,今年苏州实际利用外资涨幅翻倍,创改革开放以来的新高。

  对外谋求开放,对内修炼内功。从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到改革开放后形成的“三大法宝”,苏州人在每个时代都追求定义新的可能。

2019年6月11日,姚惠芬在刺绣双面绣。新华社记者 杨磊/摄

  “日出万绸,衣被天下。”清末民初的吴江区盛泽镇已是远近闻名的绸都。然而直到上世纪末,当时全球每年2400万吨的市场,中国只贡献540万吨,且全部为市场中低端产品,高端纺丝完全依赖进口。

  100多年后,“古绸都”走出两位“新巨人”,短短30年内,盛泽孕育出盛虹、恒力两家世界500强企业。它们的发展轨迹相似:都从乡镇企业起步,在纺织端不断聚合资源往产业链上游攀登,最终形成一条从纺织、化纤到石化、炼化的新型高端纺织产业链,构建起从“一滴油”到“一根丝”的产业航母。

  不只化纤,另一根“智造之丝”同样不同凡响。亨通集团已构筑形成光纤光缆全产业链,是全球最大光纤光棒制造基地,中国四分之一的光纤刻着亨通制造。随着亨通不断在光纤通信领域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光纤价格已从最初的超过1000元/芯公里,降至目前最低不足20元/芯公里。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从优到特,苏州并非一蹴而就——很多地区基础条件并不好,例如昆山,从排名最末的“小六子”,白手起家的“昆山之路”不断延伸拓展,如今已在中国百强县头名“霸榜”15年。

  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苏州发展的经验能否复制和推广?近年来,昆山市持续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加强交流合作,把40年来开发建设的成功经验引入当地建设中。

  从2015年起,“昆山之路”的缔造者之一宣炳龙退而不休,多次往返埃塞俄比亚当地工业园规划落地、运营管理和招商引资提供指导。

 江苏昆山花桥经济开发区花溪公园及其周边景色(2019年11月16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摄

  2016年,江苏省发改委与埃塞国家投资委签订合作备忘录,支持昆山开发区向埃塞输出管理经验。此后多年,宣炳龙和专家组一起,先后四次“请进来”、四次“走出去”,手把手传送经验,为埃塞培训了150名园区管理人才。

  “解无解之解,答无问之答”,为中国填补空白,为世界探索未知,苏州之所以能够将经验输出,内生动力源自于自身机制创新。

  今年6月试运行以来的“长三角地区对接东盟货物贸易平台”(简称“昆盟通”),实现进出口货物490票、货值2.02亿美元。该平台以昆山综合保税区为依托,专门打造对接东盟南向物流通道;叠加海陆空及公路铁路多式联运等方式,辐射长三角,以区域整合实现规模效应。

  这一旨在助力长三角企业贸易成长,积极融入双循环的平台日前已正式上线。昆山市委书记吴新明说,“昆盟通”将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国际竞争力,增强抵御风险挑战的能力和水平。

2019年10月30日,车辆在江苏太仓港集装箱码头里运输货物。新华社记者 李博/摄。

  融入世界:中国元素绽放海外

  1977年,网师园殿春簃。

  方闻站在庭院之中,“明澹舒朗”的感觉令他觉得不虚此行。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派出考察团,中国古代艺术史专家方闻作为艺术顾问随团出访,先后考察了福建、浙江、北京等地的古建筑,此次考察中国各地古建筑内的陈设,是要为一批明代黄花梨家具寻得最佳的衬托环境。方闻认定,殿春簃就是他心中想要的样子。

  1978年春,美方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名义致信中国国家文物局,请求帮助建园。如今张慰人已从苏州园林设计院院长岗位上退休多年,时年34岁的他接到任务时,发现这个庭院建设极为特殊:不是建在地上,而是二层楼板上。“既要体现中国文化神韵,还要将建筑揉进特有的空间。”张慰人建议,采取“一勺代水,一拳代石”的手法,实现“咫尺之内再造乾坤”。当年底,中美正式签约,项目命名为“明轩”。

2017年4月21日,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参观者在“明轩”内拍照。新华社记者 王迎/摄

  历经实样工程建设、构建远渡重洋,1980年初,明轩正式在大都会博物馆内实施安装。在工匠的巧手下,线条细腻的花窗、吴王靠悄然而出,韵味非凡的飞檐翘角逐渐生姿,一座优雅、精美的明式风格园林在5个月的时间内于纽约落成。

  时光更迭流转,明轩的参观者络绎不绝,在西方最负盛名的博物馆向世人展示“最中国”的瑰丽艺术。

  苏州与世界的同频共振,不仅是经贸往来,更有文化交流。作为一个民族的血脉认同、思想归宿和价值依托,文化能否走出去,就看有没有吸引力,能不能得到其他文化体系的认同。

  “苏州古典园林经过几十乃至上百年的雕琢和调整,才能让视觉空间里的景观比例、尺度如此和谐,这种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境界超越时空,也超越了东西方文化界限,”网师园管理处主任吴琛瑜说。

  明轩的一角,至今立着两块英文碑记,其中一块写道:“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衷心感谢中国苏州园林局的能工巧匠,他们以高超的技术,构成了本园不可缺少的部分。”

 这是2017年4月21日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拍摄的“明轩”内的冷泉亭。 新华社记者 王迎/摄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馆馆长何慕文认为明轩“规模不大,但影响极为深远。”明轩的成功开启了苏州园林艺术出口海外、走向世界的先河。

  40年来,已有40座苏式园林先后落户全球30个国家和地区,美国的兰苏园、寄兴园,加拿大的逸园,新加坡的蕴秀园,马耳他的静园……西方园林“整理自然,井井有条”,中国园林讲究“模拟自然,宛若天成”,浓缩中国文化精华的园林艺术绽放全球。

  今年10月9日,位于美国洛杉矶亨廷顿植物园的“流芳园”正式开门迎客,这座“海外拙政园”去年底完成了扩建工程,建九园十八景,由苏州园林集团派出香山工匠一砖一瓦“原味”打造,是苏州园林最大的海外项目。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主厅堂前的地雕惯例向内,流芳园却选择向外。“过去向内是朝向园主人,现在要面向游客,新时代的苏州园林不再是为少数人服务,而是要满足大众的欣赏需求。”苏州园林设计院设计总监沈思娴说。

  从虎丘与比萨斜塔的遥相互动,到宋锦闪耀米兰时装周,再到昆曲青春版《牡丹亭》海外巡演时的座无虚席,苏州的江南文韵一次次印证着中国元素的魅力。

这是2019年5月22日,昆剧演员在江苏省苏州网师园排练。新华社记者季春鹏/摄

  苏州是继北京、上海之后,唯一同时拥有交响乐团、民族管弦乐团、芭蕾舞团的城市。2007年,李莹从美国回国后,就一直探索在西方芭蕾中融入中国内涵,从2015年第一次出访波兰演出,如今已经走过了13个国家。

  “中式芭蕾”一定要有中国味道,为了融合东方韵味、西方音乐和现代舞元素,在苏芭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没有了神父,取而代之的是一棵古树见证两个家族的恩怨;没有阳台,两人的山盟海誓都是对着一轮圆月,在全剧高潮时皎洁的月亮变得鲜红,借鉴了传统“血月”意向……

  类似的编排,在海外出人意料地大获成功。“这是一场充满奇幻色彩的演出。”原创芭蕾舞剧《唐寅》海外首演后,拉脱维亚专业芭蕾舞协会主席丽塔·贝里斯在留言簿上写道。

 这是2019年5月22日无人机拍摄的江苏苏州网师园夜景。新华社记者 徐亮/摄

  “今日之中国,不仅是中国之中国,而且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未来之中国,必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以更有活力的文明成就贡献世界。”

  今日之苏州,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学习世界、融入世界,未来之苏州,必将更好地增益世界、赋能世界。

  有人说,在网师园里,走过一扇门宇,就能看到三种截然不同的美景。一如我们透过苏州,看见中国与世界的交融。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6791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