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的交给下一个600年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故宫的三年“大整治”带来了三年“大开放”,现在故宫博物院的开放面积已经达到80%以上。单霁翔认为,故宫宫殿建筑群被保护修缮得如此之壮美,如此之有尊严,如此之健康,是中国对世界文化遗产所作出的积极贡献。 一个好的博物馆,就是需要不断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资源和理念,凝聚起强大的文化力量。
精彩观点
1
单霁翔

环境大整治带来大开放 从故宫走向故宫博物院

环境大整治带来大开放 从故宫走向故宫博物院
扩大展览区域,提升参观感受,这是故宫博物院需要充分发挥的博物馆职能。曾经,故宫的大部分区域都没有对外开放,对外展出的文物数量也很少,大多数游客进了故宫都是听着并不完全专业的讲解,所以我们就喊出了一个口号:从故宫走向故宫博物院。这个口号在当时让很多人觉得奇怪。其实从1925年10月10日开始,故宫就开始被称为故宫博物院,那为什么还要走向故宫博物院呢?因为我们在重新审视之后发现,故宫博物院距离博物馆应有的职能还相差很远,所以我们启动了为时三年的“环境大整治”,在消除隐患的同时,争取能够扩大开放:室内10项内容,室外12项内容。
比如我们清理了散落在房间里还没有归档和研究的文物藏品,把它们细心地修缮好之后,放入馆藏,一共55000件藏品。其次,我们整理了那些被门窗、箱子占用的空间,修缮古建筑,妥善保管古人使用过的物品。由于开放的需要,被卸下的门窗占用了很多通道和几十个房间,但其实它们也是古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们进行了修复,并专门成立古建筑馆。此外还有将近200间房子都堆积了很多箱子,这些樟木、紫檀和皮革做的箱子也带有很多历史记忆,也应该被好好保护,于是我们在北苑区建立了三个大型的箱子仓储库房以便进行保存。这样,很多古建筑就得到了合理的利用。 
 经历了三年的环境整改,我们终于使故宫博物院9371间房子变得干干净净。这个时候我们又进行了扩大开放,室外的整改环境比室内的环境更加艰苦。比如过去很多非开放区的建筑上长满了杂草,我们整整用了两年时间来清理杂草,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对社会宣布,故宫博物院1200亩古建筑上没有一根草。在环境整改前,我们曾喊出“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的交给下一个600年”,应该说我们没有食言,经过三年的努力,我们终于改变了故宫的环境。
1
单霁翔

文物有自己的生命历程 科技提升文物修复力量

文物有自己的生命历程 科技提升文物修复力量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影响很大,豆瓣评分达到了9.4,最让我兴奋的是,给这部慢节奏的纪录片点赞最多的居然是年轻人。这部片子激励了数以万计的应届毕业生从事文物修复工作,但是大家真的理解这项工作的意义和真实状况吗?文物修缮工作需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我更希望年轻人能够默默无闻地择业,在各行各业做出一番事业来,实现就业总体稳定增长。
在今天,我们对待文物的态度应该更进一步,不仅要有热爱与激情,也要有理性与冷静。文物是有生命历程的,在修复它们之前,我们要掌握它们身上的所有历史信息才能进行修复工作。就像我们到医院看病,都要先进行检查,确定了病因和治疗方案才能治疗,所以我们专门成立了故宫文物医院,希望能够以更加专业、理性、全面的角度修复文物。
至今为止,我们为故宫文物医院不断增添了各种实用的先进设备,比如进行分子结构分析的设备、进行三维扫描和打印的设备等。当这些设备与科技运用到修复工作中的时候,我们修复的力量和水平也大大增强。比如曾经挂在符望阁墙上的一幅画,它曾在解放战争的时候跌落下来,碎成了上千片。当时我们没有条件进行修复,但是现在在计算机系统和辅助设备的支持下,我们进行了长达一年的科学修复,终于让这幅画起死回生。
 除了故宫文物医院外,我们还为故宫博物院建立了23个科技实验室,用以支撑我们的文物修复平台,在这样强大的科技支持下,一批又一批的文物经过修复之后,走向了展厅,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就是因为科技提升了我们修复文物的力量与水平,我们才能更好地进行建筑修缮,才使故宫有更多的区域能够开放。
1
单霁翔

以新理念建设新型博物馆 以文化使命促进社会发展

以新理念建设新型博物馆 以文化使命促进社会发展
故宫所呈现出红墙、黄瓦、蓝天,其实代表了三原色,这三种颜色可以画出世界任何的色彩,而我们世界必须是绚丽多彩的,不能只有单一的颜色。每个民族都有他们自己值得骄傲的历史,每个民族也应该有他们向往的未来。这里的宫殿建筑群被保护修缮得如此之壮美,如此之有尊严,如此之健康,是中国对世界文化遗产所作出的积极贡献。
从故宫走向故宫博物馆,其实是不断地建设出一个“好的博物馆”、呈现出“好的文物保护状态”的过程。什么才是好的博物馆?不断地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资源理念,输出强大的文化力量,不断举办丰富多彩的展览,不断推出引人入胜地活动,这样游客才会流连忘返,甚至把博物馆当成生活的一部分,这才是一个好的博物馆。
什么是“好的文物保护状态”?不是把文物锁在库房里面死看硬守就能够将其称之为“好的保护”,而是当文物经过修复以后,能够重回人们的生活,为人欣赏。文物本来就是社会的创造,只有在人们的关注下,才会成为有魅力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才能给我们城市带来活力,才会有“文物尊严”,这才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所以我觉得,建设和发展新型博物馆需要有新的理念,坚持这样的理念并不是追求博物馆有多少藏品,不是追求我们拥有多少关注,而是把重心放在应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怎么样把博物馆的文化传到千家万户,这才是博物馆真正的使命与责任。不论是新型博物馆的建设,还是传统的综合类的博物馆、艺术类的博物馆或其他类型的博物馆,只有坚持引领、共同发展,才是全新的博物馆发展趋势。
单霁翔
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南艺国际博物馆学院名誉院长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