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柳色早黄浅,水文新绿微
2021-02-03 09:23 来源: 江苏省语艺委


 

    东风吹散梅梢雪,一夜挽回天下春。千呼万唤,节令终于踏进春天的门槛。“山色如娥,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构成了这柳色早黄浅,水文新绿微的律动与诗篇。

    一

    两千多年前,《诗经》这样记载春天:“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初春采蘩的姑娘兴高采烈,黄莺鸟在枝头唧唧啾啾的歌唱,好像要把闷了一冬的话,一次唱完。春天是充满诱惑的,即使端正严谨的孔夫子,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率性与震颤。“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每每读到此,总是心向往之,仿佛能感受到孔圣人及其弟子们那种安适的生活状态,以及蛮有情趣的洒脱与乐观。

    一年之计在于春。南梁·梁元帝萧绎的《春日》一个“春”字竟重复了二十三遍。“春还春节美,春日春风过。春心日日异,春情处处多……” 除了春节、春日、春风、春心、春情外、诗中还用了春花、春时、春意、春人、春光等等。大有繁琐堆砌之嫌,实在令人读罢不敢再言“春”了。后来,西蜀词人欧阳炯写了一首《清平乐》 “春来阶砌,春雨如丝细。春地满飘红杏蒂,春燕舞随风势……自是春心撩乱,非干春梦无凭。” 词中同样用了十个“春”字,却立意新颖,突出伤春之情,简洁明快,也颇有余味。可见文人对“春”的热爱非同一般。

    二

    春到人间草木知。阳和起蛰,万物皆春。但真正的立春莫不附着于生命的脉动和人的情感上面。春意,在大地的眉眼间跳动;春光,在画家的宣纸上点染;春情,在诗人的字里行间撩动;春潮,在音乐家的指尖上流转。有人说,每到春天,好像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可等春天整个都过去了,除了树木繁荫,满眼苍翠,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变与不变,只是相对而言。

    尽管春天来了,还有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不要因为寒冷的过往,就失去发芽的心情;不要因为曾经的伤痛,就爱的有所保留。生命中总有人陆陆续续地走进,而有些人将与我们渐行渐远。那些离去和被离去的,还有终将离去的还会离去;那些被遗忘的,就让它遗忘;亦如一指流沙,苍老的只是一段华年。

    三

    在乡下,立春,是从每一棵树密匝匝的花骨朵开始的。那小小的花蕾,藏着一冬的心事,苦寒太久,丝丝缕缕的春意都会令人躁动不安。小村安静,信步田野,但见喜鹊在河岸的树木上下翻飞,喳喳的鸣叫,偶有乌鸦闪过,麻雀喜欢成群结伙,围着树梢吵吵闹闹,仿佛你一语来,我一言。杨树的芽苞已经膨胀,榆树的花蕾也长成豆子样大的颗粒。柳条上探出头来的小骨朵,嫩于金,软如丝,上面还有白绒绒的小毛毛,揪下一个小骨朵,忍不住闻了又闻,一股清香顿时沁入心田。他们从冬天醒来,生命的姿态在风中翩跹。春天真的来了,没有浮在表面,在时光深处暗长,穷且弥坚。

    四

    这是随意取一根枝条,埋在土里都能发芽的季节;这是畅快呼吸,就能闻到香气的季节;这是可以听,可以唱,可以跳,可以吃的季节;这是可以到田野里撒欢,在草地上打滚的季节。

    春天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每一步都有不同的体验。淡看岁月更迭,还灵魂一份洒脱。此间繁华,不负流年。

    立春的重点不是“春”而是“立”。宋代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已经把一个“立”字活脱脱地展示给世人。有立就有梦,就有真正的人生和春天。(策划:赵金宝  作者:王晓霞  朗诵:杨波)

朗诵者杨波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