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杨筱艳的创作经历和感悟,倾听她的儿童文学故事!

杨筱艳

本期嘉宾

人物介绍 杨筱艳,儿童文学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冰心奖、金风车奖、华表奖获得者,儿童文学作家。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网访谈,我是主持人许任芳。今天我们非常容幸地邀请到了儿童文学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冰心奖、金风车奖、华表奖获得者,儿童文学作家杨筱艳女士走进我们新华网访谈间,与广大网友一起聊一聊她的创作经历,创作感悟,以及对儿童文学的看法等等,欢迎您杨老师。

杨筱艳: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杨老师您是一位教育工作者,那么您是何时再一个什么样的契机下,开始儿童文学创作的呢?

杨筱艳:是这样的,其实我少年时代就很热爱文学,但是要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呢,真的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一个机会。是这样的,2006年的时候,我接受到学校的一个任务,让我去带一个问题班级。所谓问题班级大家都明白,其实里面有很多问题孩子。那么在长达三年这样一个跟他们相处的过程当中,我想了很多的办法,去帮助他们,去改变一些性格上面一些缺陷,然后提升这个学业。跟他们可以说是朝夕相处,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也发现,所谓的问题儿童,他们身上的那些闪光点,温暖之处,以及个性美丽的地方。所以我就很有感触,然后呢我就用这种故事的形式,我就把这些事情都写出来,然后我就贴到了个人的这个博客上。实际上是一种自娱自乐,另外一个就是对我的教学一个反思。但是令我非常意外的是,我有了很多的读者。

主持人:大概有多少呢?

杨筱艳:就是一开始,就是有一些回帖,随着你不断地去发表这个故事的话,越来越的,他会给你留言。大部分是家长,大部分是妈妈,然后他们会问,说老师你这个故事写得真好,是真实的故事还是纯粹的虚构性的东西?然后我会跟他们进行一些交流,然后我就觉得这个事情做得特别有意义。我记得大约我连载到23个故事的时候,然后有一个出版社的,儿童出版社的编辑,就在下面给我留言。说老师你这个故事很精彩,说我想呢,把它经过修改以后,把它出版发行,就作为校园小说。这就是我第一部小说,然后之后就开始儿童文学的创作,这一写就是十年。

主持人:那这十年之中,您肯定有很多的代表作,那如果要列出您的代表作,您会列出哪一部?或者说是哪几部,为什么呢?

杨筱艳: 我觉得如果让我讲出我的代表作,或者是我最喜欢的,应该第一部是《五四班那些事儿》,第二部就是《我们班的哈皮事儿》。这个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五四班的那些事儿》,其实是我第一部的作品,就是我刚才讲的我接触的这个问题班级。然后亲身经历去写的,而《我们班的哈皮事儿》是我跟我的一个班级的孩子们的一个约定。我当时那个时候五四班已经出版发行了,获得了很好的社会的效果。然后我的孩子们都知道了,他们也都读过。然后就是说杨老师你给五四班写过一本书,能不能为我们二班也写一个。我说行没问题,等你们毕业的时候,把它当做毕业礼物送给你们,这就是《我们班的哈皮事儿》。这个《五四班的那些事儿》其实出版以后,大概两个多月的时候,就接到了这个曲江影视公司的一个来电。他说这个故事确实是很生活化,也很有现实的意义。然后就想把它拍成儿童电影,然后由我执笔,后来就拍成了儿童电影,《孩子那些事儿》就获得了2011年的华表奖、金鸡奖,这些有很多传媒大奖。然后《我们班的哈皮事儿》呢,也是我现在目前最受欢迎的一套书,基本上我出去做讲座、跟孩子们见面,参加读读书节,他们都知道这本书,然后都会跑来跟我讲,老师我好喜欢这本书。我们班的谁谁谁,就像你书中的那个人。我想可能就是说,它来自于生活,可以说书中的每一个人物,老师也好学生也好。然后每一件事情,它都是也原型,有依据的,是这样。

主持人:那您在儿童文学界中获得国各种奖项,那这些奖对您的写作意义是什么呢?

杨筱艳:我写作十年,现在基本上获得了一些荣誉嘛。就是比如说学院杯的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大奖,还有华表奖、金鸡奖、最佳编剧提名,还有咱们上海国际书展的金风车展等等。其实我觉得,说起来奖项肯定首先是荣誉,一个鼓励,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是一个荣誉,一个鼓励。但是它也有更深一点层次的意义,首先第一个就是它对一个写作者来说,它有约束力,它有强大的约束力。因为给了你这些荣誉了,那么你对今后的写作,你不可能粗制滥造,就是你自己就过不了这一关,你说某某奖的获得者,怎么可能再去粗制滥造,或者像流水线一样地去。

主持人:对。

杨筱艳: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它促成你一种社会的责任感。因为我获奖的几个作品,都是属于很贴近儿童现实生活的,也反映了儿童的一些心理、成长当中的一些问题的。所以它是有意义的,它们也促进我去进一步地思考,我怎样把这个它的社会价值更加深化一点。还有一个呢,就是说它会促进你思考,就是我怎样把我的这个作品写得更好。另外你的视野会更宽广一点,因为你在获得这些奖的时候,你无形当中就会接触这类奖项的其他的非常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你可以从他们的作品当中学到很多的东西。所以来讲,大奖对我来说极有意义的一件事物。

主持人:杨老师我们知道,您提出了您提出了成长小说的理念,也提出了儿童文学也需要沉重悲伤,甚至可以说是可以表达一些阴暗面。那这个呢,在国内的儿童文学界也是比较独特新颖的,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那请问您提出这样的理念,是基于何种思考呢?

杨筱艳:其实我们大众,提到儿童会有一种什么观念呢?觉得儿童无忧无虑、天真可爱。这是常规的一种想法,我觉得是非常正常的,但是作为我是几十年来在一线和孩子们密切这种接触,这样一个。我是首先是一个教育工作者,然后是一个儿童文学的写作者。那我会发现,其实在儿童的成长过程当中,他确实是有一些烦恼的。特别是随着时代的发展,随这个变化,对儿童以后的进一步的提高。他的生存状态,发生了很大很大变化,我们常常也承认说,我们现在的孩子,现在孩子跟我们小时候太不一样了,跟您比如说许老师您小时候就完全不一样。就是时代它在变化,一代一代社会给予孩子的这种压力不一样,所以在儿童的成长过程当中,他的苦恼是很多的。来自于学业、家庭的一些问题,还有社会上的一些影响,包括他心理上的一些自我认同和他人认同,造成的一种矛盾。那么孩子他是有烦恼的,有悲伤的,他是有苦恼,他需要人们去理解他。同时我觉得在儿童的世界里,他也有阴暗的东西,他有的。有一些还是比较严重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这么小就会有。

杨筱艳:对,会有的。但是我认为我们在儿童文学作品当中,去反映儿童世界这个阴暗面,绝对不是为了批判。因为他毕竟是未成年的孩子,他需要一种引导,不是批判而是正视他,然后改进他,给他一些改进,然后让他向上,向善良、向光明的地方去。所以我提出来,我说一定要反映一些。另外呢,就是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儿童它这个儿童文学。它的这个素材它应该更广泛,它不应该是一点点小趣味,小乐趣,看完了哈哈一乐就完了。它包括对自身的这种反思,包括对过去的回望,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所以在去年的时候。就是我是开始创作一部与战争有关的。

主持人:战争。

杨筱艳:对,因为咱们南京是一个特殊的一个城市。那么在这个战争当中,它是一个饱经摧残的一个城市。那么我们今天的孩子,他不一定会理解,那就需要一个文学工作者,他去引领孩子,去了解这些事实、史实,让孩子同中受到一些触动。所以我会关注,另外呢,我还开始关注,就是一些社会热点问题。比如说我去年,有一部小说也是非常受欢迎,就是描写的就是单亲离异的家庭,那么再组合起来,他这种异性的孩子,他成为兄弟姐妹,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就是很多孩子看了以后,觉得包括家长真的很有感触。另外我是觉得儿童文学,他有了这些对社会的思考,对历史的反思,他不再会轻飘飘。他会厚重,而且我热切地盼望,能够用我的小说,家长能够也来读,老师也来读,这样达成一种师长、孩子之间的一种沟通,一种交流。它是一个等于是一种用文学的方式来达成一种相互的谅解,是这样。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杨老师您同时也是创作都市长篇小说,那这个与儿童文学的创作,是什么样关系呢?

杨筱艳:我其实我的都市文学的这个创作,只有一个主题,就是对平民生活的一个反映。比如说我的这个长篇小说《乔家儿女》,它主要的反映的就是咱们普通一个人家,5个孩子在漫长的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初期,这个漫长的三四十年之间的这种生活的状态,它的改变,有的是变好了,有的是变得可能会糟糕一点。然后它包括这个亲情之间的力量,其实大时代背景之下,小人物的生活是我最最感兴趣的一个内容。然后我今年下半年,年底的样子会出版一个新的作品,叫《以子之名》(音),它也是关注一个社会热点问题,就是孩子的教育到底会对家庭、婚姻有什么影响。孩子的教育,就是一个组成的家,因为爱情而结合,之后可能会有很浪漫的生活,很快乐的日子。但是不免的它是柴米油盐要上来了,孩子一上来他们生命当中最主要的问题就出现,最主要的矛盾就闪现了。到底怎么样去面对这些问题,就是我用长篇小说的形式来去反映。那么它对于儿童小说呢,其实我是觉得,我把它比喻成我的写作,如果是一个硬币的话,儿童文学小说的创作,和长篇都市小说的创作,它是硬币的两面。很有意思,它紧密相连,密不可分。另外一个我是觉得,我尝试用一些文学化的叙述手段去运用到儿童文学创作当中。因为我觉得孩子能懂,因为我在作品当中,比如说会遇到一些倒叙、闪回、插叙、平行线条的叙述。那么事实证明,孩子懂,他们是一个最好的文学评论家,他们也许讲不出来高深的词汇,发表一些非常深刻的理论。但是他会用很朴实的语言说,好看。对他来说就是好看,他确实有所收获。

主持人:那杨老师,今后几年你有什么样的创作计划呢?

杨筱艳:下面的这个创作呢,我大概是定了一个五年的计划,在这五年当中,我可能要专注地去写我的成长系列小说,我的所有提纲已经报给出版社,已经审查过了。就是主要要关注一些特殊儿童,我们教育当中的特殊儿童、特殊家庭和平时在我们的教育当中,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容易被忽视的那一群孩子。所谓中等生,我写过很多中等生的故事,就是他并不特别突出,但他也不特别有问题,这个才是我们的一个纺锤形的一个中间,最值得关注的这一部分。所以今后这一但时间,主要是成长系列小说的创作。而且它会是出版社一个重头项目,编辑们也给了我很多的帮助,也很多的鼓励,也有很多鞭策,他希望你能够把这个书真正地给他完成好。

主持人:好,那非常感谢杨老师给我们做出如此精彩细致的借读,那再次感谢杨老师,做客我们新华网访谈间,也感谢网友们的收看,本期节目就到这里,让我们下期再见。

杨筱艳:谢谢主持人,网友们,再见。

  • 访谈现场

  • 访谈现场

  • 访谈现场

  • 访谈现场

  • 访谈现场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