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开放”意味着我们可以和世界在一起了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近日,当代作家毕飞宇出席第八届江苏书展,并在“书香中国大讲堂”为当地市民送上“精神食粮”。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坚持写作的动力源自“虚构的愿望”,“读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精彩观点
1
毕飞宇

我的写作在一个精神性的空间里展开

我的写作在一个精神性的空间里展开
我的写作在一个精神性的空间里展开
有许多作家是从他的故乡开始写起的,如果是这样,为了突破这个地理的局限,他就必然存在一个回归或者超越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写过所谓的故乡,但我写作的重点从来不在这里。我的写作都是在一个精神性的空间里展开的,然后把它拉回到一个现实空间里来。
当然我也必须承认,作家的故乡都有特殊的含义,当他写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会回过头来看看他的故乡,这也是题中之义。不过我还是要强调一点,当一个作家开始书写他的故乡的时候,这个也许就是“托梦”,你千万不要把他笔下的故乡和地理意义上的故乡结合起来,你要是到他的故乡里寻找他的小说人物,你十有八九是找不到的。
1
毕飞宇

‘虚构的愿望’是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

‘虚构的愿望’是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
对我来说,最难忘的当然是八十年代的亲身经历。在我的青春期,我赶上了改革与开放,由于年纪的缘故,我对“改革”的体会比较肤浅,对“开放”的印象却是异常的深刻。“开放”意味着一件事,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地看世界了。这句话还可以说得更动人一些,我们可以和世界在一起了。这样的感受,新一代的年轻人不一定能够感受得到,但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可以这样说,没有开放,就没有我,就没有我们这一代作家。
我是一个热爱写作的人,具体一点说,就是喜欢写小说。这个是由我的神经类型决定了的,只有在虚构的时候我才可以感觉到充实。如果问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是什么,我觉得就是“虚构的愿望”。我也不指望人人都能理解,你坐在那里做白日梦能有什么乐趣呢?我有,我乐此不疲。
1
毕飞宇

读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读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在我看来,任何时代的作家都要诚实,都要讲良知,都要说符合内心实际的话。说到底,考验一个作家不只是当下,还有未来,还有历史。作家的责任很具体,那就是对读者负责,读者觉得你在说人话。读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现在人们发表作品的途径更加多元化了,如果没有网络,许多人的作家梦是不可能实现的,更不用说取得那么好的发展。我是传统作家,传统作家有传统作家的成长脉络,必须经历出版社、刊物和报纸编辑的挑选,这是非常苛刻的,许多人都死在了路上。新一代作家也有他们需要面临的挑战,这个是自然的,但无论挑战有多大,机遇一定比挑战大。
我特别想对参与江苏书展的父母亲说一句话,我当然希望你们带着孩子来参加书展,但是我想知道,你做好准备了没有?你打算给你的孩子做一个榜样么?如果能,你就来;如果不能,那就等等,等上两三年也没事。书展是培育心灵的地方,是养成好习惯的地方,是训练举手投足的地方,是自律的地方,是生活的地方,然后才是求知的地方。(戚轩瑜/文 )
毕飞宇
当代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