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经典性的作品有助于培养读者博大的悲悯情怀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日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出席第八届江苏书展,为首届“曹文轩文学奖”获奖作品颁奖。他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优秀的作品需要具备文学性,文学需要强大的想象力,但对从前生活的记忆,对当下现实的记忆,这种记忆力比想象力更重要。
精彩观点
1
曹文轩

记忆力比想象力更重要,建议写作从写实练起

记忆力比想象力更重要,建议写作从写实练起
记忆力比想象力更重要,建议写作从写实练起
我相当数量的作品都是写自己家乡的生活。因为一个作家最宝贵的社会经验,可能是他的童年那个部分,《草房子》里面有一句话:“一个人永远也走不出他童年”,就是这个意思。但一个人写他的家乡生活,或者说是他记忆中的那份惊艳的时候,肯定不可能是一个原封不动的状况。他在写作过程中会根据故事情节的需要等方面,对那个家乡,对那个所谓的童年,进行一定的修改或改造,让它更适合自己的故事。
我想对年轻的作者们说的是,无论你是在写童话也好,写长篇或短篇也好,你一定要想到自己写的是一部文学作品,“文学”这两个字是每时每刻都不可以忽略的。因为只有当你的作品成为文学作品的时候,它才有可能穿越时间、空间,能够活到明天,甚至活得更长一点。如果一部书,一部所谓的“文学作品”,它的文学性很差,那么这本书很快就会“死亡”的。另外,一定要记住的是,一个写作的人不能总是写作,他必须拿出足够多的时间来用于阅读,我是七分阅读三分写作。只是不停地写,可能也只是在“复制”,并不会有所前进。
现今,我们谈论更多的话题是“想象力”,文学需要强大的想象力,但我们很少记得还有一个叫“记忆力”的东西。可是在我看来,记忆力是一种比想象力更重要的东西。所谓的“记忆”,就是对从前生活的记忆,对当下现实的记忆。现在的一些年轻作者在这个问题上不是很清楚,他们把更多的时间用到了幻想上天入地、装神弄鬼,这个可能是存在些问题的。所以我一直主张从写实练起,但这只是我的个人建议,每个人的情况都会有所不同。
1
曹文轩

作家的社会责任感基于充分尊重自己作品的文学性

作家的社会责任感基于充分尊重自己作品的文学性
作家必须有社会责任感,但这种责任感是在“充分尊重自己作品的文学性”这个前提下来体现的。因为一部文学作品不是一次简单的说教,不是来表达自己的某些看法,不是这样的。正如我经常说的,一个作家和一个知识分子,他们是有区别的。作家承担的责任和一般知识分子承担的责任是有区别的。作家要通过自己的作品告诉了人们,美是什么,爱是什么,善是什么。
只要人类社会往前走,只要人性不变,那么每一代的读者们与《草房子》之间的联系就不可能断裂。因为它写的是基本人性。基本人性就是昨天存在,今天还存在,将来也一定会存在的本质性的那些方面。当一个作家的文学作品扣到这个底部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这部作品是会永远活下去的。
当我们已经泛泛地谈论到阅读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的重大意义之后,我们现在还要谈什么样的阅读才是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这就回到了阅读质量的问题上,那么也就自然回到了图书的质量问题。现在正处于一个商业化的社会,出版的门槛很低,市场上的图书很多,但并不是所有的书都值得人们去读。一个人的生命长度是有限的,怎么在这个有限的时间长度里读到最值得读的书籍?于是我们非常尊敬地称这些书叫“经典”。这些具有经典性的作品,有正当的道义观,能够帮助我们培养高雅的审美情趣,有助于我们培养博大的悲悯情怀。
1
曹文轩

中国的发展历程为作家提供了无限丰富的写作资源

中国的发展历程为作家提供了无限丰富的写作资源
中国的文学现在处于“最好的时期”,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不是守旧是改革,不是闭关是开放。那么这几十年的经济成果、思想成果、精神成果都得益于什么?得益于不停的进行着的思想解放运动。正是因为我们现在背后有一个宏阔的国际文化背景,我们反而强大,我们能够与世界对话,有了走向世界的力量。这样的一个辩证关系是不可忽略的。现在我们可能应该从接收世界文化,转而谈一谈给予世界文化这个话题,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
我们的作品能够走向世界,许多作家也走向世界,这是因为我们国家整个平台的提高。假如说要让我来给年轻作家提些什么建议的话,话题又回到了“文学性”。只有艺术,只有文学,它才能找到与世界交流的一个契合点。中国这些年来的发展历程,为中国的作家提供了无限丰富的写作资源,这份资源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但需要一个作家从民族的立场上升到人类的立场,用人类的主题去回看这些中国故事,只有这样写,这个写作资源的价值才能被世界认可,这是毫无疑问的。(戚轩瑜/文 唐杨 席航飞/图)
曹文轩
儿童文学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