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我想守住“城市的眉毛”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江澄波的一生,都与古书为伴。从16岁开始,他就在祖父和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对古籍旧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此后在古籍修复领域也颇有建树。江澄波总是把书店比作城市的眉毛,“眉毛看似并不重要,但缺了它,五官再精彩看着也乏味”。
精彩观点
1
江澄波

在书香苏州开书店要具备‘一文一武’两种本领

在书香苏州开书店要具备‘一文一武’两种本领
在书香苏州开书店要具备‘一文一武’两种本领
苏州文学山房从我的祖父开始,已经延续了整整一百二十年。我16岁进入书店学徒,跟着祖父学习收书、补书和古籍知识,从此与书店和古籍结下不解之缘。我刚到店里来的时候,祖父同我讲,我们干古书行业是比较高尚的。
在书香苏州开书店要具备“一文一武”两种本领,“文”即熟悉古籍,“武”则是修补书籍。破书边边角角都需要补,浆的浓薄,纸的色泽、软硬,衬页的大小都很讲究,缺字的地方要用近色墨仿照字体一笔一划添上去。补书,是件费心劳神、细工慢作的差事,有些坐不住的人就不能干这活。但最难的还是鉴定书籍。
收购旧书的时候又不能带着所有的目录去,它有多少版本?每版的区别是什么?每本书的最后一卷是什么?都要印在脑子里。收购旧书就像上考场,出去拜访藏书家,他就要考考你,先给你两本书看看。你看不懂就不给看了,感觉你懂的,那再拿点出来。
为了让我们江家几代人传承下来的这门手艺不失传,我的子女从小耳濡目染,也都掌握了修补古籍的技能。但因为现在很难再见到古籍原本,“鉴定书籍”的本事难以教授给子女了。
1
江澄波

书店是城市的眉毛,我要搞古书终身

书店是城市的眉毛,我要搞古书终身
书店是城市的眉毛,我要搞古书终身
搞古书的“ABC”就是补书,一扎进去这个行业就要从补书做起,这是最基础的。补书的时候,我就把破损的书页摊放在桌面上,用毛笔蘸上浆糊,在破洞处小心涂抹,随后快速拿起毛泰纸,覆盖在破洞处,用报纸压在纸上用手掌来回压抹几次,破洞处就被新纸粘合了,再撕去周围多余的纸,一个破洞就这么补好了。一本古书常常有几十页,每页都这样耐心地修补,得花上大半月的时间。
各地的蛀虫也是不同的,最怕的是白蚁。白蚁蛀的书,从外面看,那书套子还是很好的,但是扒开书瞧,就只剩一层皮了,书的里边都被蛀空了。每天除了必要的休息外,我就是和这些残损的古书打交道,让这些旧书焕新颜。
无论科学技术再怎么发达,修补古书一定要进行人工补。我把书店比作城市的眉毛,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眉毛看似并不重要,但缺了它,五官再精彩看着也乏味。文化故里没有古代的文化,就好像缺了点什么。文化古城里的旧书店对我们苏州来讲,等于是眉毛。那么人家问我,你要做到什么时候结束,我的回答是:“到生命最后一息,搞古书终身。”
1
江澄波

我对修补古书有感情,让各地文献回归到最好的地方

我对修补古书有感情,让各地文献回归到最好的地方
我有空的时候就搞修复古书。人家北方人是盘胡桃活络经络,我修补书也是活络手上的经络。把古书修复好了以后,提供到国家去,把书留在最好的地方。我就是这样想的,这是传承苏州书香啊。读者找书,书也找读者。让各个地方的文献回归到所属地,这就是归到最好的地方去。我现在还是这样干。
经过几十年的实践,我也收到不少好书,最好的是宋版书。宋版书是指我国近千年的木刻书籍。我从小出生在文学山房,跟随祖父和父亲学习修补古书技术和鉴定古籍版本知识。这些年先后为国内的几家省市图书馆提供了十分珍贵的宋版古书,譬如苏州图书馆、苏州博物馆,宋版古书也成为这两家机构的镇馆之宝,为苏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增添了光彩。
虽然这些古书收来时是破破烂烂的,但不把它修补好,这对国家来说也是可惜的。70多年了,我对修补这些古书也有感情。把它修好送到各省的图书馆去,我心里也安乐。我到有的单位去,他说这个东西是你送来的,你看看嫁出去的女儿待在我们这里好不好。这样很好。
江澄波
古籍版本学家,苏州文学山房旧书店第三代传承人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