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传统书法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延续与流动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刘灿铭的书法并不仅仅追求风格上的独特和形式上的美观,而且重在其作品传情达意上的功能,让观者得到内心的平静,精神的皈依,并从中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涵和力量。
精彩观点
1
刘灿铭

展厅文化与客厅文化相辅相成

展厅文化与客厅文化相辅相成
展厅文化与客厅文化相辅相成
在中国文化日益崛起的今天,书法艺术重新回归到百姓生活之中,从展厅走向客厅。所谓“展厅文化”,就是我们的书画作品从书斋走向社会,走向美术馆,走向大众,大众通过观展这种形式来了解书画家及其作品。这是书画家与社会大众交流的一种重要方式,它也促进了我们当代书法的发展。
传统文化需要发扬,同时更需要我们来传承,因此从展厅再回归到书斋,或者说回到普通大众的客厅,这也成为了我们当今书法家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这种形式的转化不仅是一种观念的转变,也体现在作品本身的转变中。书画家创作的作品,从追求鸿篇巨制的创作转向一些适合普通家庭悬挂的精细作品,让更多文雅的作品能够进入到每家每户。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展厅消失了,展厅依然存在。展厅文化与客厅文化这两者并不矛盾,它们相辅相成、相互支撑、共同发展,这也使我们中国书法能够呈现出多样性的发展趋势。传统文化最终是要回归到每个人的心里,回归到每一个家庭,这非常有积极意义。
1
刘灿铭

敦煌写经与当代书法的结合体现出时代性

敦煌写经与当代书法的结合体现出时代性
敦煌写经与当代书法的结合体现出时代性
自魏晋始,为了传播经文,写经体逐渐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同时也在无形之中影响着书法领域。从2002年开始,我把敦煌写经作为书法创作的一个重点,这也是因为当时工作繁忙,我为了让自己的内心能够得到及时的平复,因此把敦煌写经小楷作为一个取法和创作的对象。我在研究敦煌写经书法的同时,事实上也在思考当代书法的发展。
敦煌写经与当代书法的结合,它体现的是一个变化的过程。这其中要增加当代的审美,增加当代的创作形式,增加当代的思考方式,从而能够形成一个有别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敦煌写经,有所不同的书法风格和样式,使它体现出一种时代性。那么,不变的又是什么?不变的就是我们对传统文化核心内涵的继承,这种发扬与传承的精神是不变的。
2005年的时候,我从西安开始走丝绸之路,2017年再从敦煌出发来到新疆,我也是希望通过对文化遗存的挖掘,去引领当地对这部分文化资源的进行发掘和整理。同时,丝绸之路之行也是我进行自我修炼和学习的方式,它使我的作品内涵更丰富一些了。从2018年开始,我还沿着这条丝绸之路走到了国外,将斯里兰卡作为我的海外书法行的第一站,这既是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是为了讲述中国的故事。事实上,我认为外国人拿起中国的毛笔写中国的汉字,这本身就是一种很重要的传统文化传播方式。
1
刘灿铭

在书法创作中提炼出自己的语言和风格特征

在书法创作中提炼出自己的语言和风格特征
在书法创作中提炼出自己的语言和风格特征
就我个人来说,我在学习书法的早期,或者说在广泛学习的阶段,必然要做加法。只有学得更加全面,了解到中国文化传统里面的精华,有了这样一种底气以后,才有可能做减法。那么,为什么还要做减法?这是因为我们在学习传统文化的时候,还要找到自己的语言,形成自己的风格。因此,我要减去那些跟我无关或关系不大的,提炼出自己的语言和风格特征,这个时候做的减法更有价值和意义。
我们对当代书法有两种不同的创作取向,一种仍然是对传统书法的延续,以传统书法、经典书法为主体,另一种就是我们所说的现代书法。现代书法确实受到了西方文化和大艺术背景的影响,出现了一种在传统基础之上充分利用汉字作为资源,来进行艺术创作的方式。
这里面包含着我们书法的这种当代性,譬如一些当代的书法家把书法分解成各个线条,这是我们传统书法的一种延伸,一种补充,一种探索,一种包容,我认为它的存在是合理的。因为有一部分人为此而探索、努力,也推出了很多作品,它们是客观存在的。或许再过50年以后,当这些作品创作得更加成熟的时候,它还是有价值的。
刘灿铭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南京书画院院长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