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关注不同年龄层儿童的心理,创作适合孩子的高质量读物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近日,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祁智出席第九届江苏书展。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儿童作家应该拿给孩子看的,是体现“回来”和家人在一起美好相处的读物。作家既要学会写故事,也要充分尊重孩子的心理,创作出适合孩子阅读的高质量作品。
精彩观点
1
祁智

要具备在生活中发现真故事、好故事的能力

要具备在生活中发现真故事、好故事的能力
要具备在生活中发现真故事、好故事的能力
我们的孩子永远不要去羡慕前辈,觉得他们的少年时期多好玩,其实你现在所处的时代比他好玩多了。我们也永远不要去羡慕着宇宙之外的世界,它固然是可以充分想象的东西,但不知道哪天才能实现。而我们现实的生活,它本身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要珍惜它。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现真故事,发现好故事,这是大家要具备的能力。我们的孩子不一定要做个作家,但孩子们写作文都要具备这样的能力。
那么,我们作家也要在孩子当中发现故事,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写作,我们有些作家很可能忘记了这一点,就是我们作家要给孩子做一个榜样,做一个典范,告诉他我怎么在你身边找到故事的,你的故事是什么,我怎么把你的故事找出来,而且能够写成书。我身边没有故事,你能找到故事,这个故事还能写成书,孩子会感到很惊讶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作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到孩子们当中去,要虚心地向孩子去学习,要和他们的情感相吻合,和他们的视角相吻合,和他们的需求相吻合,和他的欲望相吻合,一旦接近他们靠近他们,其实满眼都是故事。
1
祁智

孩子需要的是连贯的阅读、成本的阅读

孩子需要的是连贯的阅读、成本的阅读
孩子需要的是连贯的阅读、成本的阅读
碎片化的阅读也是阅读。就是说,如果我们把碎片化的时间利用起来进行非连续性的碎片化阅读,这种阅读方式可以让我们充分利用起日常生活中短暂的空档时间,形成一个便捷的阅读方式,这也挺好的。但是孩子的阅读不能是碎片化的,长此以往,它会影响孩子的思维,造成孩子的思维是非连续性的、碎片性的,这对他们的未来成长而言是很麻烦的。
那么,我们大人在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来阅读,孩子看到你在这样阅读时,怎么办?其实我们需要跟孩子做一个解释,告诉孩子:“我有我的阅读方式,你有你的阅读方式;我有我的阅读时间,你有你的阅读时间;你的阅读时间是连成块的,我的阅读时间不是连成块的。我是把不连成块的时间集中在一起进行阅读,这是适合于成年人的一个非专业的阅读方式。”要跟孩子把这个道理讲明白。
另外,我们成人除了碎片化的阅读之外,我们还是要有连贯的阅读、成本的阅读,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地发挥好阅读的作用。我们要把碎片化的时间充分利用起来,进行一个非碎片化的阅读,主要是读纸质的书,基础的阅读应该是从书本开始的。好的阅读习惯是从纸质书阅读开始的,我一直是这样子说的。
1
祁智

作家拿给低龄孩子看的读物应该是体现‘回来’的

作家拿给低龄孩子看的读物应该是体现‘回来’的
作家拿给低龄孩子看的读物应该是体现‘回来’的
目前,市面上给孩子写书的作家或专家有一些是不符合条件的。一个要为孩子写作的人,他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什么叫很好的人?他选取的故事要好,他选取故事变成自己书中的那部分内容要好,它的立足点要好。
我举个例子,假如有一个作家或者专家,他给低龄的孩子写一个蒲公英的故事。蒲公英生长了之后,风一吹就随风飘散,开始去闯荡。它看到草地,看到鲜花,看到小河,看到蜜蜂,看到树林,看到人。这个作品很好吗?它是不好的。因为给低龄孩子看的读物,不能是一个倡导离家走的读物,应该是“回来”的读物。这么大的孩子一看外面的世界多好,可以像蒲公英一样去浪迹天涯,孩子有这样的心思是不好的。
我们作家应该拿给孩子看的,是体现“回来”和家人在一起美好相处的读物,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或许注意到文章的美感,甚至注意到了弘扬正能量,但是提供孩子的思想精髓是有问题的。因此,我们作家需要学习教育学,还需要学习我们的幼儿心理学。
1
祁智

儿童作家要会写故事,教孩子们使用传神的动词

儿童作家要会写故事,教孩子们使用传神的动词
儿童作家要会写故事,教孩子们使用传神的动词
市面上很多作品缺少故事,主要在写情绪。当然,不是不可以写情绪,但如果作家不会写故事,光写情绪会比较麻烦,他会使喜欢阅读的孩子越来越少。因为我们孩子在最初的阅读时是要看故事的。为什么孩子们喜欢四大名著,尤其是《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因为其中有情节、有故事、有鲜明的人物。
我们的作家为什么现在故事讲不起来了?为什么发现了故事却舒展不开?这是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动词。小说找不到动词还行吗?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就是,孩子会离开你的小说或者他会模仿你写心情,却不再去关心故事、关心自己的身边。所以很多孩子的作文写不长是因为没有情节,没有动词。为什么不生动?是因为他不会使用传神的动词。譬如描述“打”这个动作,可以有很多种表现方式。“打”有高高扬起、轻轻落的,有用手指点点的,有请你吃个“毛栗子”的。当然我不是说提倡打,我只是举个例子。使用动词传神且准确,这对我们儿童文学作家来说是一个挑战,我们要提高自己的本领。
我们的作品是呈现给孩子看的,孩子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的体验性、猎奇性、模仿性都很强,他的随从心理、崇拜心理也很强,所以我们要充分尊重孩子的这些心理,创作出适合孩子阅读的高质量作品。
祁智
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