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最忙”昆曲小生遇上美好时代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昆曲低迷了数十年,在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后,迎来复苏。身为80后的施夏明没有经历过昆曲的萧条时期,三十已过的他身上已有7台大戏,被称为“最忙”昆曲小生,他感慨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精彩观点
1
施夏明

寻找能够让昆曲更好更快推广的方式

寻找能够让昆曲更好更快推广的方式
寻找能够让昆曲更好更快推广的方式
当下,能够展示昆曲的平台还是太窄了,它已经不再处于“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的那样一个年代了。我们势必要寻找到能够让昆曲更好更快推广的方式,我也在一些与众不同的方面去尝试推广昆曲,譬如通过影像去揭示昆曲人在后台的生态,在摇滚乐中吟唱我们最原汁原味的昆曲,参与昆曲题材的电影拍摄等。
我工作之余在幕畔、后台拍摄昆曲人的工作状态。世人多看到昆曲演员在舞台上的光鲜亮丽,鲜少见到昆曲演员背后付出的艰辛与努力,而我生活在其中,每每被一些细微的瞬间所打动。起初,我主要拍的是我们昆曲人在上台之前的准备工作,这都是一些不可复制的瞬间。从去年开始,我觉得既然是以一种影像的方式去留存昆曲人的瞬间,何不把这项工作做得再具体一些。于是,我把这些昆曲人每演的一出戏、一个人物,通过打光的方式把它记录下来,留存下他们最好看的状态。我用镜头去讲述那些昆曲人的故事,有机会记录下这些让我心头一动的时刻,希望它们能够打动更多的人,让他们也走进传统戏曲的剧场里来。
1
施夏明

几代昆曲人的坚守让600岁的昆曲重焕新生

几代昆曲人的坚守让600岁的昆曲重焕新生
几代昆曲人的坚守让600岁的昆曲重焕新生
昆曲在2001年5月18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但是在2001年,尽管我们这些从事昆曲表演艺术的演职人员,乃至剧院的工作人员,听到这个消息时知道它是个利好,但是还不清楚它能够为我们带来什么实际的改变。现在回过头来再去看,其实就是从昆曲申遗成功开始,曾经萧条、受冷落的昆曲获得了新生,开始渐渐起步了。
昆曲能走到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全国这么多的昆曲院团,这么多的演职人员,这么多台前幕后的人,一直都在坚守着,从来没有放弃过。正是因为几代昆曲人对昆曲这个有着600年悠久历史的剧种的坚守,排出剧目并不断地推向大众,昆曲才能够度过难关,才能够走到今天。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离开昆曲,总想着既然学都学了,那就把这一行学好、做好,总是不想辜负戏校里面吃的苦。
我所从事的昆曲对于当下的意义,其实一部分就是在于此:它不仅仅是让观众来欣赏表演的一份艺术,更是通过舞台上这么多演员演绎出来的一个个人物,一段段故事,来拉近昆曲与观众之间心与心的距离。这些年,国家的支持,时代的发展,让昆曲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年轻人群越来越关注昆曲。在整个社会、整个国家都在传承弘扬传统文化的进程当中,我相信昆曲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知所喜欢。
1
施夏明

老师‘言传身教’的不仅是艺术,更是艺德

老师‘言传身教’的不仅是艺术,更是艺德
昆曲有深厚的文化历史底蕴,作为它的传承者,最好的传承方式就是向老师一招、一式、一字、一腔的去传承,去学习。这也是梨园行里所遵循的一个规律,就是老师口传心授。所谓“口传”就是老师用声音,用嘴巴去告诉你怎么表演,怎么塑造人物,那学生也必须要用心去领会。
我在2011年的时候正式拜石小梅老师为师,时至今日还在传承着石老师的很多经典剧目,到现在才刚刚算有点底气,可以说我是石小梅老师的徒弟。做石老师的徒弟,压力挺大的,她的那种一丝不苟时时刻刻都能够影响到学生,这就是“言传身教”。“言传身教”传的不仅仅是艺术,更是艺德。进了排练场,到了舞台上,你必须要认认真真地演绎每一个人物,她把这样一份艺德也传授给了学生。
一个剧种的生命力就在于剧目的传承,对昆曲来说,挖掘整理那些已经失传,或者濒临失传的老戏就是一种重要的传承。这个担子很重,但我们必须承担。我们也有这个责任将我们中国最古老的、最优美的这种曲艺剧种——昆曲,从老师那里传承好,并且一代一代地再往下传。
施夏明
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副院长,国家二级演员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