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从“上山找矿”到“下山进城” 创新是江苏地质人的生命和使命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江苏省地质调查研究院紧贴国家、省重大战略部署和全省自然资源事业发展需求,讲政治,勇担当,走在前,坚持产学研用系统化思维,创新性地提出“中央牵头,地方配套,公益先行,市场跟进”的发展模式,构建了需求调研与成果对接、联合实施与协同创新的长效机制,相继打造出了城市地质调查、区域综合地质调查、生态地质调查等品牌名片。
精彩观点
1
朱锦旗

地质工作服务江苏区域安全可持续发展

地质工作服务江苏区域安全可持续发展
我是在1986年进入了地质调查的行业,距今已经有33个年头了。那时的地质调查工作更偏重于地质基础条件的勘察,以及矿产资源的发掘,相对游离于社会之外,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也未密切联系。另一方面,我们当时掌握的技术手段较为单一。随着现代科技的不断发展和进步,我们的调查手段、调查方法、调查技术,甚至包括调查成果的表达,都获得了跨越式的发展。传统的地质调查工作依靠三件宝“罗盘、地质锤、放大镜”,新时期的地质调查工作已围绕深空、深地、深海,立足于遥感卫星技术、北斗导航定位、地球深部探测、海洋科考船舶、潜龙系列无人下潜器、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等等先进的地质调查手段,技术创新更迭日新月异。
江苏的地质调查工作与全国的其他地区相比,具有特殊秉性。因为江苏是全国的先行区,很多方面的工作都走在全国前列,经济水平也相对发达,这也决定了江苏在发展的过程可能会先碰到一些亟需解决的地质方面的矛盾和问题,促使我们不断创新。譬如说,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在江苏尤其是苏南地区的乡镇企业众多,企业发展用水多通过开采地下水井来解决,这就导致了地下水的开采量特别大。任何资源的开采都必须是科学有节制的,过量开采必然会带来后遗症,部分地区出现了区域性的地面沉降问题。当时,我们地质工作者关注更多的是怎样把地下水资源找出来,然后科学开采、科学管理,但忽视了地下水的环境属性。
我们江苏处于长江下游地区,苏南地区的地表水网密集,却出现了区域性地面沉降,这说明我们忽视了资源和环境协同发展,亟需改变我们传统的管理方式。我们在第一时间将调查成果写成专报向有关省领导汇报,建议在苏南地区重视此类问题,科学划定地下水的超采区、禁采区和限采区。2000年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颁布在苏锡常地区限期禁止开采地下水的决定。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意识到地质工作能够服务于区域安全,这也是地质工作者对江苏区域安全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大贡献。
我们作为江苏省地质灾害应急技术指导中心,承担着全省地质灾害监测、预警、防治等任务。近年来,全省群专结合的突发地质灾害监测网络和气象风险预警取得实效,成功处置各类险(灾)情200余起,避免人员伤亡1400余人,挽回经济损失2.1亿余元,实现了十五年地质灾害零伤亡。
1
朱锦旗

‘下山进城’服务江苏城市化进程

‘下山进城’服务江苏城市化进程
原来我们注重的是上山找矿,现在我们要下山进城。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原来我们注重的是资源勘查,现在我们更注重服务好生态文明的建设,贯彻好“人地和谐”理念。
近来年,我们工作的重心从山地逐渐转到经济活动的主战场——城市。过去我们在城市开展的地质调查工作主要集中于工程勘察等,集中于解决“点”上的“战术”层面的问题。现如今,我们以前瞻性、战略性、科学性为指导,积极围绕空间布局、资源保障、环境安全三大目标,按照基础性、应用性、战略性三个层面构建技术及成果应用体系,搭建好地质调查服务人民的平台。进一步贯彻落实好“山水林田湖草”这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从城市发展的“千年大计”角度来考虑它的资源禀赋怎么样?整个区域的条件怎么样?城市的发展方向往哪边走?城市开发建设中会出现什么问题,怎么来控制?
江苏地区发展较为完善,所以我们必须要科学地规划它的发展方向,提前考虑它在发展过程当中会碰到什么样的问题,怎么去回避。我们需要从资源、环境条件等多方面来考虑如何使地质调查工作服务于城市建设。我们的调查成果应当服务于数字城市的建设、智慧平台的构建,真正做到人地和谐。另一方面,这些年我们先后开展了江苏沿海地区综合地质调查和苏南现代化示范区综合地质调查,为我省沿海大开发和苏南现代化示范区建设破解重大资源和环境问题,服务国家重大战略。深入开展了江苏省耕地质量提升与生态修复示范工程,建成了全国首个省级耕地质量与生态安全监测网,保障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开展城市应急水源地调查,建成覆盖全省的国家级地下水监测网络,保障我省水生态安全。
1
朱锦旗

这里走出了48个院士,是我们的骄傲也是工作的动力

这里走出了48个院士,是我们的骄傲也是工作的动力
在江苏开展的地质调查工作体现了我们江苏的资源特点,我们现在正在开展的工作也更加强调资源的协同利用问题。我以地下空间资源为例,早些年我们观念中的地下空间资源往往指的是挖建地下室作为城市的一个综合体,现在我们以一个更加开放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譬如我们发现连云港地底下的岩体比较完整,地下水的条件也比较稳定,我们就突发奇想是否可以将一些能源储备在地下的岩体里面,这可能会对当地化工产业的支撑,甚至对国家层面的战略事业的安全都有裨益。毕竟江苏人广地少,空间资源太宝贵,怎样才能做到地表、地下的空间协同利用起来,对我们的城市发展空间以及各方面的工作都有所推进。
江苏土地面积小,传统资源少,跟着别人后边搞地质工作肯定是没有出路的。江苏的省情逼着我们转变传统工作思路,我们必须要改革创新。我们现在身处的这个大院原来叫中央地质调查所,她是我们中国地学的摇篮,2016年恰逢中国地质调查100年,中国地质调查局开展了一场叫“寻根之旅”的活动,第一站就到我们院里的博物馆。从这里已经走出了48个院士,他们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工作的动力。
创新是时代的要求,作为全国文明单位,连续三年蝉联中国地质调查局评选优秀省级地质调查院(地质环境监测院)第一名,我们的使命要求我们必须深入践行科技创新,使江苏地质工作在全国有所引领。当然,我们也不希望做一件事情刚开了个头,后面就偃旗息鼓,这就说明我们的科技创新方向存在问题,我们对社会需求的判断存在问题。我们希望一项工作做好以后能在面上推广,在省内可复制,省外愿意借鉴,这才是我们工作中的一种布局,也可以说是顶层设计。
朱锦旗
江苏省地质调查研究院院长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