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泽山

追求真理、强军报国,这一生矢志不渝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价格观察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成长在动荡年代的王泽山,少年立志“不做亡国奴”,投身冷门专业火炸药,在“看不见的领域”耕耘60余年,做强中国国防的坚固屏障,让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在世界舞台上重焕生机,在火炸药研究方面的贡献堪称“中国的诺贝尔”。
2018年1月8日,王泽山光荣摘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站在学术领域的巅峰,这位院士老人谦逊和蔼的背后,依然燃烧着少年时代的拳拳之心 :荣誉属于祖国与集体,我愿继续追求真理、强军报国 ,这一生矢志不渝。
精彩观点
1

对真理的追求,强军报国的愿望成为支撑我工作的动力。

对真理的追求,强军报国的愿望成为支撑我工作的动力。
对真理的追求,强军报国的愿望成为支撑我工作的动力。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80054
1月8日,我在人民大会堂接过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证书,内心是激动的,我想这个荣誉属于给我以诸多帮助扶持的国家、江苏这片培育科研的热土,以及与我一起奋斗的所有同仁。
1935年,我出生在吉林市的远郊,我少年的时候,父亲跟我说“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是中国”,这句话在我心里回响了一生。
1954年,我考取了哈军工,并成为班上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那时大多数考生在蓝天大海的召唤下,填写了与空军、海军相关的专业,我的专业显得冷门。但我想,不做亡国奴,就必须要有强大的国防支撑,只要祖国需要,在任何专业领域都可以发光发热,重要的是你要做出东西、做出实实在在的成绩。
1999年,我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我把这件事视为我这一生路线图中的重要节点。那时我已经年逾六旬,很多人说我已经到退休年龄,可以适当休息或者参加社会活动了,但我依然愿意沉心继续搞科研。因为也是在那一年,我见证了侯祥麟等老一辈科学家他们对事业的追求,在科学面前,白发苍苍的他们依然保持敬畏与严谨的态度,他们谦虚而进取的奋斗姿态无疑成为我心中的榜样,鼓舞着我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这一生,对真理的追求,强军报国的愿望成为支撑我工作的动力。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研究方向,这当中也饱含我对科学事业的追求。建立创新型国家,我们需要先成为国际上的科技强国,在使命召唤下,科研工作者必须要有担当的勇气与责任感。
1

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添砖加瓦,我很骄傲,我很自豪。

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添砖加瓦,我很骄傲,我很自豪。
从战备的角度,我国必须生产并储存一定量的火炸药,但这些火炸药的储存周期一般是15年到20年。在和平年代,一旦火炸药过了存储周期后,怎么处理便成为难题。此前的做法是烧毁或者深埋,既有很大的危险性,也是资源的重大浪费。我们的团队花了十年的努力,解决了退役火炸药再利用中的若干技术关卡,将废弃火炸药开发成民用产品,成为有重要经济价值的“宝贝疙瘩”。1993年,这项技术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我国幅员辽阔,同一时间段温度差异非常大,比如,在冬天,东北的气温低至零下三四十度,海南的气温则在零上20多度,温度的差异对军械性能的发挥产生重要影响,这一问题也困扰世界军械行业上百年。我们需要想办法,避免武器装备、环境温度影响装药效果。经过不断尝试,我们构建了火药燃速与燃面的等效关系,并发现了能够弥补温度影响的新材料,并应用在我国武器装备上,攻克了环境温度对武器装备的影响这一难题。1996年,低温感含能技术摘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火炮的威力与射程又与其含能材料火炸药的性能和使用方式息息相关。之前,各国火炮都是“双模块装药”,即为了满足火炮远近不同的射程要求,装药发射前需要在不同的单元模块间进行更换,如此操作既繁琐又费时,成为困扰世界军械界的一个难题。而我们的团队历时20年攻克了这一难题,研发出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低过载等式模块装药技术。这项技术在不改变火炮总体结构、不增加炮管压力的前提下,通过有效提高火炸药能量的利用效率来提升火炮的射程。这样一来,火炮只需用一种操作模块即可覆盖全射程,从而大幅度提升了远程火力的打击能力。通过实际验证,火炮在应用该技术后,其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或最大发射过载有效降低25%以上;应用此项技术使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火炮。这项技术也获得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火药是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见证了华夏古老文明的辉煌;在现代,火炸药是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体现,没有它,常规武器、尖端武器都难以发挥作用。我们在科研的道路上攻坚克难,既是让老祖宗的智慧重焕生机,也是壮大升级中国兵器的内在能量,筑起13亿人和平美好生活的国防保障。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添砖加瓦,我很骄傲,我很自豪。
1

为祖国国防事业贡献源源不断新生代的能量。

为祖国国防事业贡献源源不断新生代的能量。
为祖国国防事业贡献源源不断新生代的能量。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80053
作为一名高校教师,我很重视科技钻研,更重视人才培养。我上课照本宣科的很少,更多的是阐述国际上刚刚产生的新技术和研究成果。学生具备广阔的国际视野也很重要,在上世纪80年代,我在南京理工大学做化工系主任,便与瑞典隆德大学签订了合作培养博士研究生的协议。我也组建讲师团队走进企业,向技术人员讲述火炸药专业的理论知识。从教以来,我很高兴能培养出100多位硕士、90多位博士。如今,很多学生已经成长为中国火炸药领域的中坚力量。希望他们能站在现有的火炸药理论基础上,看得更多,走得更远。
获得荣誉后,现在我的内心又平静了下来,我在琢磨下一步的科研方向。因为在8号的大会上,我也邂逅了火炸药企业的负责人,了解到火炸药在生产工艺中的一些安全问题还有待解决。回校后我想组织南理工校内多学科力量,共同完成这项课题的研究,进一步提高学校解决实际问题的科研应用能力,培养一流的人才、一流的成果。
这次获奖拿到的500万元的奖金,我也想好了,要成立奖励基金,服务于科研,造福于社会。如今我的年纪大了,我也有培育新人的任务,在下一步的科研中,我会根据需要更多的完成助力工作,支持年轻人快速成长,培养一流的人才、一流的成果,为祖国国防事业贡献源源不断的新生代能量。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