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代表死去的三十万同胞说句公道话

新华网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夏淑琴,1929年5月出生在南京,今年88岁,是唯一活着看到对日诉讼终审胜利并获得赔偿金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2017年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夏淑琴向镜头诉说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幸存者口述
1
夏淑琴
等了80年,也没等到日本政府承认南京大屠杀
等了80年,也没等到日本政府承认南京大屠杀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70433
在美国录幸存者证言的时候,他们问我代表谁,我说我是代表南京大屠杀期间,三十万死去的人说两句公道话,因为这三十万人里面,包括我家七口人。1937年12月13日,日本兵冲进来的时候杀死了我家七口人。当时我躲在床上的被子里,由于恐惧,吓得大哭,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三刀,我当时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4岁的妹妹的哭声惊醒,看到周围全是亲人的尸体,我们俩哭喊着要妈妈。我们到处找吃的东西,幸好家里有些炒米、锅巴,渴了就在水缸里舀冷水喝。就这样,我们与亲人的尸体一同生活了14天。后来,我俩先后被“老人堂”(慈善机构)和舅舅收养,舅舅一家生活也很贫穷,从12岁开始,我不得不自谋生计,卖过菜,做过佣人。就这样,我家9口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日本兵杀死了7口人,我一想起,就忍不住流泪,眼睛都哭坏了。我真没想到自己还能活到八十几岁,现在还这么健康。但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没能让日本人承认南京大屠杀是他们干的,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等到他们承认。
1
夏淑琴
现在的日本人民对我很友好
很多日本人民都对我很好,每年日本的援助会代表都会来看我,我说你们不要来,但是他们坚持还要来。人民对我们好 ,国家却不敢承认,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从1994年开始就讲我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经历了,去了日本六个省。1998年右翼分子骂我之后我打官司,很多日本人民都帮助我,都在为了我的这个事情奔走,但每次面对这些,我感到特别的痛苦。那次日本地震的时候 我也做了一些捐献,他们就表扬我,我说你们不要表扬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想,日本人民想到历史上的那些事情,其实也很痛苦。
1
我的内心在流泪
我的内心在流泪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70432
2014年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时候,我内心非常激动。我想,我们国家对死去的同胞是这么尊重,给我们这些死难者的家属带来了很多的温暖、很多的热情。但是,日本政府却还是没有承认。这次到美国的时候,我就想,这回我能完成我的任务吗?但我还是没有完成。八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承认南京大屠杀。我没有文化,也不会写东西,只能依靠我的头脑和回忆来说这些话,我很着急,我的内心也在流泪。我希望后辈们能记住历史,不要让历史重演。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