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江苏首页 | 要 闻 | 专 题 | 评 论 | 政 务 | 舆 情 | 爆 料 | 各 地 | 图 片 | 教 育 | 财 经 | 娱 乐 | 体 育 | 健 康 | 论 坛 | 税 务 | 汽 车 | 法 治 | 访 谈 | 微 博

第十期

非遗传承人王高飞:“烙”出传统民俗的味道

王高飞是典型的工人艺术家,他对艺术的理解源于生活。“瞎琢磨”是王高飞给自己的评价,作为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烙画”的代表性传承人,他对这门手艺的参悟完全靠自学。他的手艺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这也是大部分民俗手工艺人的共同特征。

关于创作 “艺术的创作应当从现代材质向原始材质回归了,从大自然中‘回收’传统文化” 。

关于愿望 用烙画还原南京传统的老“四十八景”,体现南京的特色文化。

  • 王高飞工作室内摆满了稀奇古
  • 王高飞为外国友人“雕龙画凤
  • 制作烙画的工具叫“电烙笔”
  • 这些形态特殊的葫芦都是王高
  • 工作室的两扇红木门是王高飞
  • 这是王高飞创作的第一幅烙画
  • 烙画葫芦画
  • 雕刻葫芦画
  • 王高飞烙画的类型很多
  • 制作戏剧脸谱的材质竟是风干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非遗传承人王高飞:“烙”出传统民俗的味道

新华网南京2月15日电(戚轩瑜 文/图) 这几天,王高飞还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忙碌着,他在赶一幅“龙凤呈祥”的漆画。临近春节,一些对中国民俗文化有着特殊情结的外国友人都慕名向老王定制“吉祥物”,尤其是有着“福禄”寓意的葫芦烙画,很是抢手。

“瞎琢磨”是王高飞给自己的评价,作为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烙画”的代表性传承人,他对这门手艺的参悟完全靠自学。在老王的工作室里,杂七杂八地摆满了多种质地的手工艺作品,形态各异的葫芦、废旧的破木板、光彩亮丽的漆器、风干的甲鱼壳,都能用来烙画。

王高飞是典型的工人艺术家,他对艺术的理解源于生活。“以前在工厂上班,为了区别各自的饭盒,就用钢锯在铝制饭盒表面作标记,有的写个名字,有的刻上画。”这是老王与烙画结缘的开始,真正启蒙他的却是老南京艺海琴行里的那几架钢琴。“那几架钢琴的表面都烙了些简单的画作,这让我第一次发现还有这样的工艺,我就琢磨着自己也试试看。一开始在价格最便宜的纤维板上烙画,后来在材质稍好点的木板上烙画,慢慢地找到了感觉。”王高飞回忆道。

王高飞从身旁的书架上拿出一块扇形的木板,木板上烙刻着一株“凌寒独放”的梅花,木板的自然纹理与梅花的柔美身姿相得益彰。这是他第一幅成型的作品,经过30多年,木板的表面已形成包浆,有一层自然的光泽。“我喜欢梅的品格,我总把这幅作品拿出来看看,提醒自己不忘初心,做纯粹的艺术。”王高飞一边摩挲着木板,一边讲述它的来历。

说话间,他的老伴儿何桂容拎着水壶进了工作室。王高飞指着妻子笑着说,自己会做的东西妻子都会做,刚上初三的儿子也懂一些。“我也没有刻意去传承什么手艺,只要是感兴趣的人,我都愿意教他。但钻研一门艺术需要有一颗纯粹的心,浮躁的心态是学不好的。”王高飞坦言还没有寻觅到合适的“接班人”,儿子现在的主业也还是在校学习。他说:“我爷爷是走街串巷的剃头匠,我父亲是搬运工,都谈不上有什么艺术细胞,但我上学时就是喜欢用圆珠笔画画,画抗日的解放军,画日本侵略者。我父亲看不惯我的‘不务正业’,越是逼我放弃,我越是爱学。”谈及自己年少时的叛逆经历,王高飞脸上掩饰不住笑意:“我儿子不像我,对烙画没那么感兴趣,我也不强求他。”

王高飞自学“烙画”这门民俗手工艺并不容易,当时的江苏省美术馆、新华书店都是他常来常往的地方。那段“省吃俭用就为买本书”的经历让现在的他仍觉得“很有意义”。“我在医药系统的一个工厂做工,26岁那年得了重病,险些送了命。但这场病过去之后,我才真正开始琢磨自己画过的画。工作室里的这些作品都是我做着玩的,我什么都喜欢试一试,一方面是兴趣,另一方面也是受生活所迫。”王高飞的这门手艺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这也是大部分民俗手工艺人的共同特征。

在南京,一些较有名气的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主要靠到学校上课,以及参加一些文化活动,售卖自己的作品谋生。王高飞正在创作的一副“龙凤呈祥”漆器烙画已耗时三个月,虽然售价高达一万,但与付出的心力相比,这样的价格也就没那么可观了。

在王高飞的工作室里,占据了大部分地盘的是形态各异的葫芦,其中两对“双生葫芦”尤其显眼。“这种相互缠绕的葫芦并不是天然长成的,是一个熟悉葫芦生长习性的农民帮我培育的,但存活率也很低。”为了寻找好材质的葫芦,王高飞跑过新疆、甘肃、内蒙古、西藏等地,到农村、大山里“淘宝”。“葫芦被视为吉祥之物,孕育着许多佛家、道家文化,有‘福禄’的意思。”老王很喜欢葫芦,认为艺术的创作应当从现代材质向原始材质回归了,从大自然中“回收”传统文化。

老王转身指着屋子角落里的两块石头,这是他第一次去妻子老家四川背回来的。“这石头可真美啊,有那种原生态的美。当时我看到当地人用这种石头盖房子,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真是心疼啊。”王高飞说,他指不定哪天就跟老伴儿回山里住了,去专门“玩石头”。但眼下,他还有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完成:“我在尝试用烙画将南京传统的老‘四十八景’还原,充分体现出南京的特色文化。”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